二十一岁的生日愿望

波澜壮阔的二十岁马上要结束了,下一年却依旧忙碌到可怕。

相比于考研,我更想去英国读书。我更喜欢国外的教学环境,也更喜欢一个人独居,尽管这常常意味着更大的学业和生活压力。

当然,不可能跟父母说,毕竟去英国太贵了,我的家庭负担不起。

雅思成绩也很垃圾,一次比一次低,到最后干脆连8分都上不了了。

我也不想学翻译,因为我不喜欢翻译。大量重复的练习、庞大的行业竞争以及工作时长压力都不是我的长处。

当然,这也不敢跟父母说。

毕竟说了,也只能挨一顿骂而已,自讨没趣作什么?

说真的,二十岁这一年,我去了这么多地方,认识了这么多人,经历了这么多事,却从来没能静下心来好好看看书。

学术书籍、历史典籍、论文素材、课本——这些书几乎囊括了我所有的阅读范围,仅有的文学书籍也都是老师课上讲过的荷兰语文学,至少是我欣赏不来的类型。

如果真的能许一个愿望,我希望能安安静静地扔下手机看会儿和学业无关的书:不是翻译理论,不是考研练习,不是荷兰语课本也不是屏幕上的文字。

而是学校图书馆里的那种纸质书,可以捧在手上捻起一页在手中摩挲,可以嗅到油墨的清香,可以耐心地一面练字一面做摘抄,一写就是一下午。

是尼采和叔本华、是雪莱和济慈、是雨果和拜伦、是沈从文和张承志、是《静静的顿河》和《这里的黎明静悄悄》。

我诚挚地请求上苍不要让我小憩一会儿就有几百条新消息,还不得不回复的那种。

我就想当个闲人,能吃饱饭,还能安安静静看书的那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