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镇颜

水墨烟雨间,

醉入你华丽的素颜,

西镇的桥段,

演绎出浓墨重彩的孤篇。


青瓦下白墙边,

一抹茶香晕染开的绿意,

在古树间荡漾了千年,

白发鹤颜的渔樵翁,

悠悠道起几个甲子间的乌篷船,

樯橹间,

摇出大半个江南。


天青过雨,

枯槁了女子清丽的容颜。

水面清圆,

桥上的人临江而仙,

轻舒玉腕,

慢转明眸中,

石桥已为她等了五百年,

没有沧海桑田,

只有风月沉寂了几多钱,

石桥的前世今生,

悲怆了古镇于年华中沉淀。


朦胧的月带着梦起航,

在没有月的夜,

萤火虫被传诵千年,

另一个月亮,

晕开在红灯笼下的漪涟。


倘若没人去捞一把月色,

浪漫就会少何止一点点,

谪仙人也不过过眼云烟,

吾辈又岂能留名青史红尘间,

唯留吟在西镇的一曲琐窗寒。


夜好深了,

遥望西窗,

应是满月如吴钩,

夜半的钟声寻到了江畔的乌篷船,

没有石头城的铛铛血史,

只有西镇的淡淡哀愁,

寒意随风送来,

问一句,

何处可暖酒,

叹一句,

小唇秀靥今在否?


几时终了西镇颜,

芳华一去十五年,

繁华散尽归园田,

唯有西镇闲,

置舟抛身章台端,

微醺兴起作此篇,

浅吟稚声诉心缘,

谁来残垣续断片。

@阿蛮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