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月记,和三个妹纸合租的日子

搬到深圳已经有一个月啦,换个完全陌生的地方生活也是种有趣的体验。

来的匆忙,便从某如上锁定了个转租的主卧。转租客发过来的照片看起来还不错,周边环境也符合意向,就私下定了。也为后续埋下了伏笔。

小区是老小区,房子自然便是老房子。老房子是小三房,主卧+书房+次卧的格局,依照某如一贯作风,客厅隔出来做了阳台间,便成了四居。

竟然是和3个妹纸做起了邻居。分别称呼为明、安、和银桑吧。一个月了,似乎和邻居们接触的也不多,有些便记下些吧。

明:

因为初始印象不怎么好,到现在也没和她说几句话。还是路人甲阶段。

那是个黑咕隆咚的晚上,按照转租客给的地址,按了门铃。(转租客已不在房间内居住,还在过来的路上。)
我:“您好,我是新来的租客,麻烦开下门?”
明:“新来的? 哦,上来吧。”

等我哼哧哼哧地提着箱子,汗流浃背的爬楼时,一位提着把普通的买菜用的小塑料袋当垃圾袋的姑娘正要下楼。
狭路相逢,正要转个身让路,“你是新来的?男的啊? 没人给我们说哦。我给你说哦,我们还没同意你住哦。你等转租客过来了,再商量吧。” 说完便慢悠悠的下楼去了。
一脸黑线,什么鬼?闭门羹??下马威???只好在门外等转租客过来,同时,心里十万个草泥马在奔腾...

和转租客草签了一份合同后,便算住下了...

第二天早晨,“咚咚咚”敲门声如闹钟般响起。
明:“有空吗?出来商量点事情。”
我:“什么事啊?”
明:“你现在住在这里是不行的,不能私下转签的。我们不同意的,你们要这样,我是要告发你的!”
我,懵逼。“你等下,我就出来。”
屋外小餐厅。
明:“我给你说哦,你这样是不行的,不允许的。我们不放心,你要继续住,必须签某如合同,还要经过我们同意的。还有哦,你转签的吧,钱你给了那租客,你怎么这么放心啊,你不怕被坑啊,怎么保障你的权益啊。”
我,继续懵逼。一连串的话,这么快说出来,好累的。肺活量肯定不错。
我:“你先别着急,我和转租客再商量下。有结果了告诉你。”

终于,还是走了某如的合同。此事算了结。告一段落。 原来明认为不走合同就是不安全,走了就是安全的了。

后来,还就厨房垃圾、厨房工具摆放、餐厅桌椅摆放、卫生间垃圾等若干重大事项进行了协商,还好都在能接受范围内,便尽量依了她,免得之后麻烦。也明白了她为什么会提着小塑料袋一样的垃圾袋,原来她要的是每人负责自己的垃圾,要泾渭分明。

安是个某著名培训机构的英语老师,因为职业原因,声音经常会沙哑。
和安最多的接触便是早起在厨房碰到时的一句“早安”了。

我:“早上好啊。”
安:“早哦。”
通常便结束了对话。偶尔也会,
我:“早上好啊,又做沙拉啦。”
安:“是哦。”
说完便抱着沙拉回屋去了,留下我继续怀疑自己太不会讲话啦。

安,一位看起来很安静的姑娘,刚踏入社会三两个月,毕业于香港某会大学。对职业、对社会、对未来都抱着好奇心,依旧青涩的努力着。

不工作时,喜欢一个人在屋子里看看英文视频什么的(偶尔瞥见)。

哦,鸡胸肉减肥餐大概是她的最爱啦,几乎每次碰到都是在做减肥餐(虽然她已经是兽兽的了)。

银桑

几乎和我同时入住。和安一样,刚踏入社会。和我一样,是位产品经理。PS,终于遇到一个圈的了。

银桑爱说话,亲和力比较强,和谁都能打成一片。挺符合做产品的特点的。
和明、安都能相处的挺好,什么时候回来遇到了,都能叽叽喳喳的聊好久,关于吃,关于日常小事。

和银桑熟悉起来,是因为一顿午饭。

那是个周末的中午,安让送上门一大堆蔬菜。我呢便顺手帮忙,同时,也在念叨着“中午做什么好呢?”,
银桑便说,“中午一起吃吧,我做。” 是那么自然。
我自然便同意了,“好哇。一起吧。”
当然,是我打下手,洗菜,切菜什么的,她来做。
合作愉快。

青椒肉丝、肉焖茄子、肉丝豆角、北极冻虾、一顿饭下来,便知道了她的工作经验,面试趣闻,果然是爱说话藏不住话的姑娘。

银桑是位二次元妹纸,喜欢动漫、喜欢打王者、喜欢泡豆瓣。《银魂》首映时更是一个人去看了夜场,也在豆瓣中约了陌生人一起打篮球。是的,爱好篮球。

银桑也是位对美有追求的妹纸,挑选的餐盘、刀具很好看,复古中透露出飘逸。果然是产品经理哦。

合租的日子

还想听更多故事?
没有啦,真的没有啦。有也是以后的故事啦。

PS,
住的地方还不错,有深圳湾公园、有书店、有迪卡侬、也有菜市场。对无业的我来说挺相宜。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