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嫂一家来访

五一三天假,褐锦打定了主意要好好休息一番,最近工作实在是太累了,几乎天天加班,很久没有好好地放松一下,喝喝茶水,看看小说,晒晒太阳了,即便有一些偶然的时间允许她那么做,她心里也总是时时刻刻地紧张着,一种总有工作还没做完的焦灼感紧紧笼罩着她。

“唉,终于结束了。”四月三十日下午五点半钟,她在心里长长地舒了一口气,紧绷的神经瞬间放松了下来,无论如何有什么事情等着假期结束再说吧。她心情变得异常愉悦起来。即使是假期前例行的拥堵也没能扰乱她的心情,为了即将到来的美好的三天,忍忍这一两个小时又何妨。

她坐在公交车上,落日的余晖照耀在前方的大楼上,照耀在街边渐渐浓郁起来的槐树上,照耀在堵在路上的每一辆车上。天边有镶着灰边的淡玫瑰色云朵漂浮,她仰面望着天空,心里惬意极了。安静的思考使得她又开始感慨时间如闪电,迅疾而逝。她陷入沉沉的慨叹中,五一来了又去,去了又来,真的好快!

“我跟人群逆向,在街上……”衣裳兜里震动的手机将她从沉思中拽了出来。她掏出手机看了一眼,是妹妹豆豆。

“姐姐,你下班了吗?晚上吃什么饭呀?喝米汤吧。哦,对了,你要放假了吧,讨厌,我还要上班,哦,妈妈说二嫂五一要来咱家……”

“嗯?”褐锦精神一振,“是吗?真的要来吗?啥时候?哪天来?是已经定了吗?”

“应该是定了,哪天我不知道,妈妈没说。说是来玩儿玩儿……”

“哦,好吧……随便吃什么吧,你看着做吧。”褐锦顿时有了一些小情绪。她挂了电话,轻轻地嘟囔了一句“真是,干嘛要来啊。”

眼见已经快到家了,她却烦躁起来。好好在家呆着不是挺好的吗?干嘛出来凑热闹。粉色云朵几乎被灰色侵蚀地一干二净。天渐渐暗了下来。等褐锦下车,路灯已经亮了起来。

晚上吃过饭,她给妈妈打了个电话,确定了二嫂的行程,果真是要来啊。二哥、二嫂、他们的小儿子小飞、还有二姨,一行四人,放假第一天起早便要来。看样子,是要住一宿才走的呀。

二嫂一家住在阳泉,山西的一座小城,盛产煤,只是近些年煤矿几乎被挖空了,二嫂和二哥工作的单位越来越不景气,二嫂一家同二姨住在一起,最近正在商量着买房子,阳泉房子并不很贵,但对于二嫂一家来说却仍是负担不起。褐锦知道他们有向褐锦她家借钱的打算,但是褐锦的父母是没钱的,钱只能褐锦出。

听妈妈说小飞想要去动物园看看,好在二嫂一家一早直接去褐锦妈妈家,逛完动物园才会来找褐锦。

褐锦想了想无非是第二天晚上吃一顿饭,再睡上一宿,并不耗费很多时间,再说了,五一嘛,总是要玩儿上一玩儿的。褐锦想清楚了,觉得也没什么了。

五一那天,妹妹上班走后,褐锦便起了床,她站在阳台上随便扭了扭身子,拉了拉筋,给她的两盆草莓浇了水,便泡了茶,坐在书桌前,摊开一本新书。张岱的《夜航船》,开篇《序》写得很有意思。

中午她打扫了屋子,自己做饭吃了,接着看了会儿书,心里很满足。

大约下午三点钟,褐锦接到妈妈的电话。

“快点,赶紧去买个西瓜去,热死我们了,赶紧的,把西瓜切成两半,一半放冰箱了冰一下。快点,我们马上回去了,天太热了……”

妈妈的语速极快,褐锦禁不住也觉得热起来,她打开窗户,感受了下温度,今天确实很热呢。她穿好衣服,出去买了西瓜,回来将皮洗干净,切了一半放在冰箱里,另一半切成块放在盆子里。她又出去打了一桶纯净水,回来烧好,从柜子里翻出来三四个不常用的玻璃杯来,洗净了,将烧好的水倒在里面晾着。

估摸着时间快到了,她站在窗户前朝楼下望着,正巧看到背着包的妹妹从楼下经过,后边跟着妈妈和二姨,看来他们恰巧碰到了。褐锦打开窗户喊了一声“妈。”妈妈和妹妹同时抬起头来看了看,冲褐锦招了招手。

褐锦提前打开门,迎接着他们。

不一会儿,妹妹、妈妈、二姨和二嫂一家便进了家门。二嫂手里拎着一袋荞麦面,大约是送给褐锦家的。随着这些人进来的是一阵呼呼热气,整个房间瞬间拥挤了起来,空气随着热气膨胀起来,让人身上发躁。

褐锦紧忙从鞋柜子里将所有拖鞋拎了出来。挨个叫了一遍人,褐锦才去厨房将切好的西瓜端了出来。二哥是个二百多斤的大胖子,一进门他就将衣服脱了坐在沙发上,汗珠子沿着他的脑门和脸颊不停地往下流。

“快,给鹏飞拿个毛巾。”二姨对褐锦妈妈讲。褐锦妈妈去洗手间翻腾了半天,看看这个,看看那个,不晓得到底哪一条毛巾合适。最后重新从柜子里翻出一条新毛巾来递给鹏飞。

小飞五岁,坐在沙发上,有些发蒙,褐锦递给他一块西瓜,他便啃了起来,汁水滴滴答答粘在他手指头,掉了一地。吃完一块,他自己又拿了一块,后来干脆抱着西瓜盆子吃了起来。二嫂本来和褐锦妈妈说着话,突然看到流在地上的西瓜汁,便拿盆子给小飞接着,又用纸巾将地下的污渍擦净。

褐锦性子生就冷淡,坐在一旁默默地听着一家人说话。褐锦爸爸让她订晚上吃饭的包间。正是五一聚餐的高峰期,褐锦找了好几家酒店才订到合适的。

听褐锦爸爸的意思,他们起早去逛动物园,一直没来得及吃饭。褐锦刚要张口问要不要现在吃点,就被妈妈悄悄拉到卧室里。妈妈做了禁声的手势,嘱咐褐锦别提这茬儿,晚上一块儿吃了得了。褐锦撇撇嘴,没再张口。

或许褐锦爸爸太饿了,五点钟,便招呼大家去吃饭。褐锦带着一家人去了附件的烤鸭店。因为人太多,打了两辆车,褐锦妈妈、二姨、妹妹和褐锦一辆车,他们先到了烤鸭店。一进包间,褐锦妈妈看到桌上摆着四盘小零食,就翻了翻,喊了一声服务员。

“这个是白吃的,还是收费的?”

“收费的。”

“啊,那快拿走吧。”褐锦妈妈不等服务员动手便将四个盘子放在服务台上,又冲二姨说:“小孩子可不能看到这些,看到这些就不给好好吃饭了。”二姨频频点头,附和着褐锦妈妈。

服务员走后,褐锦妈妈又围着餐桌走了一圈。

“哎?这个湿巾也是收费的吧?”褐锦妈妈将所有的湿巾收起来,又叫来服务员。

“给,我们不用这个,拿走吧。一会儿别收钱啊。”

“哎呀,行啦,妈妈。”褐锦实在是看不过去,“想吃就吃吧,没事儿……”话还没讲完,就遭到妈妈一记白眼。

褐锦和妹妹对视了一眼,没再说话。

吃过饭,褐锦去结了账。

“花了多少钱?”褐锦妈妈问。

“没多少,五百块钱。”

“五百块钱?没多少?那我得钻到桌子底下去了。”二姨顺势做了一个往桌子下钻的动作。褐锦笑了笑。

吃过饭,家里住不下。褐锦爸爸和二哥直接去了订好的酒店。

妹妹和二嫂带着小飞打车回去。褐锦和妈妈、二姨为了消食,决定散散步。一路上,褐锦妈妈和二姨因为买房子的事情叽叽咕咕地说个不停。

褐锦懒怠听,感受着初夏夜晚舒适的微风。憋了一个冬天的人们像刚刚逃出笼子的小鸟一样雀跃着。广场上一堆堆老太太跳着广场舞,街边有卖唱的年轻人、有唱戏的戏班子、有蘸着水在地下写大字的老大爷。

商场外墙上五颜六色的霓虹灯不停地变换着颜色打在周围的一切事物上,路边的烧烤摊子在初夏时节像雨后春笋般冒了出来,烟雾缭绕在红男绿女的周围。各种小吃摊子前面站满了人。

褐锦走在路上,看着那些欢愉的人们,心里也跟着高兴,她默默想着:这就是生活,这样的生活真好。

等她们到家,妹妹和二嫂已经洗漱结束了。二嫂穿着睡衣照顾着小飞。

褐锦妈妈去卧室准备铺床、拿被子。褐锦走进去,她妈妈放低声音跟她说:“哎,今天给他们花了一千多块钱,好心疼啊。”

“行啦,妈妈,高高兴兴地玩一玩多好。”

“一千块钱啊,好心疼啊。你说那个慧婷,闲着没事在家好好呆着就行了,来啥来,来了还得花钱,给她花钱,心疼的不行啊。还不如给你二姨买件衣服穿。”

“妈妈,真是,你怎么这样呢?”褐锦不想搭理她妈妈,转身走出了房间。

第二天,二嫂一家便要打道回府。小飞走之前将给他准备的零食搜罗了一番,放在她妈妈的包里。手里还拿着一袋薯片。褐锦送他们出门等电梯,一眼看见小飞自己带来的两瓶小洋人忘了装起来。

“哎!二……”她刚想出声喊一下二嫂。妈妈拽了拽她的胳膊,又飞来一记白眼。“放回去,别拿了。”褐锦妈妈吓止了她。褐锦将小洋人放了回去。看着一行人出了电梯。

假期剩下的时间里,褐锦依旧每天起早,做做操,泡了茶,坐在书桌前看书,可惜光阴飞逝,假期很快就结束了。送走二姨之后的几天,褐锦妈妈每次打电话都要抱怨一下“好心疼啊,我的一千块钱。”褐锦就当没听见一样。

隔了一阵子,褐锦有一天接到妈妈电话。

“宝儿,你二嫂要买房子了,跟咱们借钱,想当初咱们买房子的时候,你二姨可是帮了大忙的,现在不能翻脸不认人啊,你有五万的吧,先借给你二嫂用用啊。”

褐锦没办法拒绝,当天就给二嫂打了五万块钱。

后来,只要褐锦妈妈想起来那一千块钱来,总要抱怨一下。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