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谓我情衷•3

躺在病床上的日子是以小时来计算的。

正对着的墙上挂着只钟,他看着分针一格一格的走,脑中的时间概念愈发模糊。

卓以浑浑噩噩睡过了一个多礼拜,闭眼时是深夜,再睁眼时依旧是深夜,这让他有种在倒时差的错觉。

陪在他身边的人都小心翼翼的,一句话也不肯多说,他问五句对方能回答上两句都要谢天谢地,几次问下来的琐碎信息不足以拼凑眼前的情形,拖拉敷衍惹得心烦,索性也不再询问他们关于在这之前的事。

毫无目的的打发时间让恢复期显得漫长无比,经过卓以的再三要求,他们才默不作声的将手机和笔记本电脑带过来。

手机是之前的同一型号,但显然并不是原先那个,里面的电话卡约莫也是张新的。他摆弄几下把它搁在床头柜上,打开电脑。

他打开搜索引擎迟疑了半晌,点开了热搜。

“……大学教师因不雅视频泄漏在家中吞下大量安眠药?”

卓以看着新闻标题愣了愣,先前的梦被他暂时搁在了一边,连同那些来路诡异的记忆与情绪悉数被锁死在某一个角落——这些几乎被他遗忘的东西此刻一股脑儿的涌了出来。

人对于未知的事物总归是有好奇心的,既然遇上了,又实在忍不住想要探求一番。

卓以打开页面,目光在置顶的视频上扫过,不加迟疑的点下播放的三角符号。

——带着哭腔的呻吟声夹杂不堪入耳的下流话被笔记本音响以最大音量毫无征兆的扩了出来,卓以一抖,险些把电脑掀下去。

他手忙脚乱的按了暂停键,又急慌慌的调低音量,敲门来查房的护士进来看了眼记录板,在本子上划了勾低头匆匆忙忙的走出去,卓以看在眼里,窘迫得耳尖发烫。

他听着走廊里的脚步声趋于宁静,深吸了口气点开视频。

视频不过短短三分半,拍摄角度堪称巧妙,很难让人觉得这并非刻意为之——视频里背景模糊,四个人戴着面罩,就连声音都做了变声处理,与其说是施暴,更像是场淫乱派对。被压在身下的人清晰露出正脸,表情痛苦却又享受,哭喊出的求救声不免有种欲拒还迎的意味。

若不是这段视频显示在头条新闻的链接里,卓以险些以为自己错点了三级片网站。

“现在的媒体尺度还真是越来越大了。”

他这么想着,脑中莫名浮现出视频里那张脸,强烈的不适让他胸口发闷,难言的复杂情感猝不及防冲得鼻腔酸涩,他把电脑推到一边,抬手点按着太阳穴,这种难以控制的情绪着实不好过。

床头柜上的手机震了一下,屏幕闪了闪又暗了下来,卓以侧过身去看,胸腔轻微的刺痛让他微微皱眉,这才迟钝的回想起之前护士说他伤了肋骨。

是一条短信,简短的两个单词,Call me.

陌生的号码。

手机上的时间恰好落在十一点整,他迟疑了片刻,点下拨号键。

电话的忙音持续了几声后才被接起,卓以没有说话,简短的沉默后对方率先开口,是个沙哑好听的男声。

“欢迎回来,卓以。”

他说。

TBC.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