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若在,梦就在

福州长乐这些天连着气温高达38,39度,因为一直没有装空调,店里两个风扇整天转过不停。

吃过中饭后的靠椅躺上去是温烫的,我已耐高温多年,就算睡着后,脖子胸口脚杆冒汗不止,也不影响我午睡。门口卖菜的美女在伞布下也能趁着大中午没人的时候睡上一个小时,她说比起纺织厂里四五十度高温,这已算很好了。

日子就是这样,在对比中安于困苦,苦也有一丝甜。

季节是火热的,而生意却差强人意,淡季能怎么样,生活不因为淡季而可以少花一分钱。每个月的4千会钱,到了固定的日子,得一分一毫的转过去,每个月3900的店租,也不因淡季而减少一毛,每个月给孙女的奶粉尿不湿钱2千也要从口粮里挤出送过去,哪怕勒紧裤带,汗可以多流,这些不可以少一文。

这么多年的磨练,我不仅有个抗高温的身子,还有个抗高压生活的耐力,感谢岁月给与我许多值得努力的动力,使得我至今还乐此不疲的在一线辛勤劳作着。

今天在订阅号里看到湖北老家黄梅前几天航拍的滚滚洪水淹没了许多村庄田野街道,当那首背景音乐《从头再来》贯穿整过视频画面,我禁不住热泪盈眶,在外飘荡多年,只要是关于家乡的新闻,总能让我落泪。祝福我的家乡从此安康富裕。

我信佛多年,深信前世今生因果报,我想做一个真正的好人,而我的能力太小,生活原就不易,我愿意在我力所能及的感知范围内给与一点点别人温善。

上午10点多店里没人的时候,去医生姐店里站几分钟时间,看到一个比我小几岁,穿着深色碎花连衣裙的女子在量体温,随后医生姐给她打屁股小针,她身边一个三岁左右的小女孩戴着一顶小草帽,一双眼睛很是明亮,上身套着件大人穿旧的条纹衣服,下摆一直遮到膝盖,有些脏,看不到里面穿的裤子,应该只穿条小内裤吧,我猜测着是女子的孙女,便笑着对小女孩说:快哭,奶奶打针了,会很痛,赶快哭。小女孩腼腆的笑了,在她们旁边还有一个更苍老牙齿几乎全部脱落的老妇,在手提袋里摸索着拿出一个小袋子,从里面掏出一张50元纸币,老妇全身上下黧黑,蓬乱的头发上占着很多白色的屑片,整个瘦小的身子被全部罩在一件看不出色彩的罩衣里面,我问老妇她们是不是曾祖孙四代,老妇说不是,她们是同事,见女人在干活的时候不舒服,她开着电动三轮车送她们来这里看看,我立刻感动老妇,虽然她牙齿几乎全部脱光,仅剩的几颗也似乎沾满黄糊。我说她心真好,老妇说大家出门在外很不容易,能帮就帮下,女人身上没带钱,她先帮垫下。

我转过去问女人,她们在哪里上班,说在垃圾场,室内都38度高温,裸晒的垃圾场那是多高的温度,我问孙女也跟着在那吗,女人怯怯笑着点头说是,她没有妈妈。

当她们三个走出去,我跟着她们来到三轮车边,让她们等我下,我去切半个西瓜来,在回店的路上,脑子在想着店里还有什么吃的没有,因为是夏天,就没怎么买零食,又怕她们在烈日下等得难受,我切好瓜,把大半个装袋提给她们,看着这三个老老小小,我感慨不已懊悔不该切开,就应该把整个给她们。

上周日进货回店的时候,看到一个30岁左右的全身脏兮兮的男子坐在我店门口的砌砖上吃打包的碗面,他看到我开门摆衣服,也对我怯怯的笑了笑,因为店门外上空安装着巨大的遮阳布,男子选择坐在我店门口吃面。

当我把外面的衣服都摆好,他碗里的面还只动几根,他一根根的挑着吃,露出怯笑的牙齿也泛着黄,一身黑色衣服肮脏浑浊不堪。

我觉得我应该为他做点什么,可我却不知道能为他做点什么,后来我选了一套适合他穿的短T恤和五分长的短裤。只有这样我才觉得安心一点。

再前些天,有天中午我正躺靠椅上小眯,进来一对父女,男子三十来岁,小女孩三岁多,男子慢慢的挑着衣服,问了下价格,其实长袖衬衣40几块不贵,但男子随即放下衣服,继续去短T架子上挑短袖,一边挑着一边跟我搭着话,他说2018年来过我店买过一回衣服。

在许多方面我比较迟笨,可是在有些方面,我却天生超强,看着眼前的小女孩,再看了眼男子,我想起来了,那年他老婆抱着这个一岁不到的小女孩,边上还跟着个三岁大的女娃,彼时的肚子里又有了一个,跟着男子来我这里买了三四件衣服,因为女子娘家就在我家附近,也是三溪村的,男子是贵州的,两人谈恋爱后一起跑到广州生了两个女娃才第一次敢回福建娘家,这次他们从广州过来,是因为男子老婆身份证到期要办新身份证,才全家一起从打工的广州回女子娘家。

男子说他们是从三溪走路过来的,天,走路,大中午一点多往这里走,还跟着个三岁多的小女孩,他们就带着一大瓶装的矿泉水走过来的,最少也有八九里路。我不禁心疼起眼前瘦小的小女孩,去后面冰箱拿了一瓶罐装的王老吉给女孩喝。

最后男子挑了两件短袖和一条黑色休闲裤,我按最低价给他,跟他说,不要再走路,花十块钱坐拉拉车回去吧,并去冰箱再拿两个苹果,父女一人一个。

有天我跟朋友说,我五十了,能力有限,这辈子估计就这样了,不饿死就算好,发财的概率在我头上是很小的,但我真的想每天能做一件善事。朋友不置可否,在他看来对人好得有利可图或者有所回报。我置之不理,如果这样,我永远做不了善人,非要进店买东西的才能对他们好,这点功利心太足,现在的我真的不屑。

昨天傍晚附近工厂那个三十多岁的马夹男过来叫我先拿三百块钱他先借用下,过几天工资发了就还我,我迟疑了三秒拒绝了,在生意越来越难做的2020,又正逢生意淡季,我每个月不吃不喝也要开支1万余,我不向别人借就已经很好了。

因为自己内心有那么要求自己能发点热,无论什么时候即使我正在午休,还是正忙着谈衣服价钱,经常有人提着要改的衣物裤子过来问我哪里可以改裤脚边或缝线缝什么,我都耐心的告知,有时差不多要把对方领到医生姐店,医生姐不仅帮人看病抓药,还有台老式缝纫机接些缝缝补补的活。

微信朋友圈有看到水滴筹,根本不认识的我一样会出那份绵薄之力,就算只出10块。

我时常想到在我开店的10几年来,那些照顾我生意的客人,有的进来,选了自己要的号码衣裤,我说出多少价格,他们一分也不还价,非常快的速度买好离去,还有的虽然很刁难,但最终也让我很艰难的赚一点点的离去,还有那么多的缅甸越南客人,他们都那么的信任我照顾我,我更不会黑他们,还有些来了因价格没买成空手而走的客人,无论什么样的客人,我都感恩他们的到来。

人生数载几十年,所有的一切都会成为过去,惟愿自己能安心开心过好余生。

下面是一首录自女声版刘晓的从头再来

https://kg.qq.com/node/play?s=drmdfwdMzHg5ldZN&shareuid=67949f812124378a3c&topsource=a0_pn201001006_z11_u592449018_l1_t1595418645__