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花男孩”父亲申请贫困户被拒,得知真相网友很气愤

还记得“冰花男孩”王福满吗?王福满是云南昭通一名留守儿童,是云南省昭通市鲁甸县新街镇转山包小学三年级的学生。2018年1月9日,王福满因头顶风霜上学的照片走红网络。


根据相关资料介绍,王福满一家住在破旧不堪的土坯房里,家里没有像样的家具,在外打工的父亲是主要家庭支柱;但现在,他们一家住进了160多平方米的两层楼房,门口就是新修的水泥路,走20多分钟就能到学校,王福满父亲名下还有两辆车。


自从“冰花男孩”走红以后,引发更多关注,社会各界纷纷捐资捐物,云南青基会启动“青春暖冬行动”,学校设施、校舍大幅改善;得益于相关补贴政策,他们家盖了新楼房;王福满父亲换了工作,每天有200元左右的收入。


最近,有网上爆料,王福满父亲在网上发帖,称自己申请贫困户被拒。那么,事情的真相是什么呢?


王福满的父亲王刚奎向村主任申请贫困户,并要求给自己的妻子和母亲安排村里扫地的工作。该村村主任,在核实了王福满家的条件以后,得知王刚奎名下拥有两辆机动车,不符合贫困户申请要求,所以就拒绝了他的请求,此外,只有贫困户才能申请扫地等公益性岗位。


那么,问题来了,贫困户的申请条件是什么呢


相关资料介绍:1、拥有当地农业户籍并在当地常住;2、共同生活的家庭成员申请前12个月家庭年人均纯收入低于当地农村低保保障标准;3、没有经济来源且自身无劳动能力的;4、身体或精神残疾无自理能力的;5、孤寡老人或者是子女无法尽赡养义务的。


国家对贫困户的划分是,绝对贫困人口(年人均纯收入低于627元),相对贫困人口(年人均纯收入628—865元),低收入人口(年人均纯收入866—1205元);一般收入和高收入(年人均纯收入1205元以上)。通常把年人均纯收入低于1205元的家庭人口统称为弱势群体。


再根据王刚奎的家庭客观情况,很显然不符合贫困户的申请要求。而王刚奎在网上发帖的做法,其实就是想利用“冰花男孩”的名气,向村主任施压,获得贫困户名额。


对于王刚奎提出的其母亲和老婆申请到村里参与扫地的要求,村主任耿涛说,这是村里提供的公益性岗位,是用于照顾村里的残疾人和五保户的,王刚奎的母亲和妻子身体健全,不符合标准。得知真相的网友,对于村主任的公事公办,都表示支持。


从“冰花男孩”父亲发布的帖子中,我们没有看到他对社会的感恩,反而是更多贪婪的味道。在现实生活中,还有很多类似的投机分子,已经脱贫摘帽,却总盯着贫困户身份的好处,企图钻空子,这样的做法是受到谴责的,也不利于更多真实贫困的群众受到救助。


除了“冰花男孩”父亲的事件以外,在生活中,还有很多人,利用自己特殊身份,甚至编造特殊身份,进行诈骗行为。


昨晚8点夜跑回来,在一家刀削面馆吃饭。在吃饭的过程中,一个聋哑残疾人模样的年轻人走到了我的身边,然后拿出他手中的小本本,想告诉我他是一个残疾人,然后向他捐款。我没有理他,然后,他立刻识趣地离开了,继续寻找新的“目标”。


对于他的行为,当时感到非常生气。你和我都是同样的年纪,有手有脚,就因为自己是聋哑人身份,就可以随意拿这个名头骗钱吗?不管是真是假,这种行为都会让人敬而远之。别人的同情心都是有限的,尤其是在上当受骗以后,对捐款会更加谨慎。


有一次,年底前回家,当我坐在大巴车上等候的时候,同样的一位少年走到人群中,手里拿着自己的小本本,我看他的表情和动作,以为他是一个聋哑人,于是心生怜悯,就给他捐了20块钱。后来,旁边有人提醒我说,他可能是一个骗子。我心里想,算了吧。


人可以被骗一次,绝不会被骗第二次。有时候,我们觉得很多路人非常冷漠,其实,人的冷漠就是这样变成的。


在抖音上,我看到一位真实的聋哑少年,比较励志。他在某电子厂打工,依靠自己的双手来赚钱,而没有利用自己的特殊身份来进行乞讨,我感觉他活得非常有志气。人活一世,贵在志气。虽然后来,因为受到歧视,他离开了电子厂,对他的经历感到非常同情。


人的同情心都是可贵的,也是有限的,对于那些确实丧失劳动能力的弱者,是可以贡献的爱心的,但是对于那些有手有脚的人群,尤其是年轻人,笔者不建议向他们捐款。因为这样做,会更加纵容了他们的惰性。如果自己都没有上进心,别人的帮助有什么意义呢?


在水滴筹平台上有过几次捐款的经历,求助者其中有陌生人,也有自己曾经熟悉的人。但是自从得知一些投机分子利用平台实施诈捐事件以后,不仅对水滴筹平台没了好感,对公益捐款也变得小心翼翼了。也希望相关平台更加完善,重点在于监督到位,不要让网友寒心。


对于“冰花男孩”父亲的事件来说,同情他的家庭,但是也要懂得感恩。一个懂得感恩的人,才会受到别人的尊重,不然,只会让网友感到寒心。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