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了双胞胎女儿后,我被婆婆丢在产房里

01

徐冉的女儿终于上幼儿园了,这让徐冉觉得终于可以活得像个女人了。

出门的时候也有时间收拾一下自己了,不像以前带着女儿的时候出门都是灰头土脸的。

以前出门的时候包里放的水壶,奶瓶,尿不湿,纸巾林林总总的一大兜子全是女儿的东西。

徐冉觉得女儿上幼儿园之后终于可以好好地放纵一下自己了,也可以好好地休息一下了。

就在徐冉打算重回职场找回那个光鲜亮丽的自己的时候,婆婆来催生了。

来催生二胎了,而且婆婆的说辞让徐冉找不出一丝反驳的理由。

老公家三代单传,到老公冯超这一代是绝不能断了香火的。

婆婆家的“不孝有三无后为大”思想根深蒂固,短时间内根本不可能改变。

老公虽然年轻,但是受婆婆的熏陶,思想和他妈妈的一模一样,女儿都是给别人养的,只有儿子才是给自己养的。

当时生下女儿的时候,婆婆虽然有点失望,但是对徐冉和女儿总体来说还算不错,毕竟第一胎是女孩,还可以再生一胎,到时候儿女双全岂不更好。

婆婆因为徐冉生的是女孩,照顾徐冉到满月就借口公公没人照顾回老家了。

而冯超也在徐冉满月之后就去上班了,徐冉一个人带着孩子,艰辛可想而知。

动一下身都得抱着孩子,就连在家上个厕所都不敢太久,生怕女儿磕着碰着。

女儿三岁了,冯超抱女儿的次数屈指可数,每次宁愿在家玩游戏,也不愿带女儿出门玩。

婆婆和老公的态度让徐冉的心拔凉拔凉的,经常偷偷地看着女儿可爱的小脸独自垂泪。

02

为什么婆婆之前不来催生呢?很简单徐冉生女儿的时候是剖腹产,必须等三年以后才能怀孕。

婆婆一看到三年了,立马来催生了,徐冉想到以前他们对自己的态度,就不想再生了,万一在生个女孩怎么办?

婆婆和老公轮番劝说徐冉趁年轻赶紧再生一个,不然过了三十以后生孩子就受罪了。

奈何徐冉的态度就是不冷不热,婆婆和老公说多了她就直接回房,不听他们叨叨。

反正生孩子这种事只要徐冉不答应,婆婆和老公就没辙。

实在没有办法的婆婆只好请了徐冉的妈妈劝她。

徐冉的妈妈虽然不像婆婆那样封建思想严重,但是也建议徐冉趁年轻再生一下,不管男女,到时候给女儿做个伴,省得女儿孤单。

徐冉妈妈的话让徐冉觉得也是这个理,徐冉是独生女,从小到大都特别羡慕别人有姐姐妹妹或者有哥哥弟弟。

徐冉给冯超说了打算要孩子的决定,冯超很高兴,把家里的套套都扔了,一心一意地开始了造人工作。

冯超在婆婆的逼迫下开始戒烟戒酒,早睡早起,这样徐冉觉得要孩子这个决定还是不错的。

就是婆婆时不时地端来一些黑糊糊的汤汤水水之类的东西让徐冉喝的举动让她觉得受不了。

03

婆婆为了徐冉能一举得男,到处打听生子秘方,只要听到能生男孩,不管什么都让徐冉试试。

还拉着徐冉去寺庙里拜送子观音,甚至还买高僧配制的生子符水让徐冉喝。

徐冉受够了婆婆的神神叨叨,给冯超大发雷霆:“你妈再弄着这些奇奇怪怪的东西给我喝,我就不生了。”

不知道是徐冉的恐吓起了作用,还是婆婆觉得徐冉万无一失地能生男孩了。

从徐冉给冯超说过之后,婆婆就没有再逼她喝那些奇奇怪怪的东西了。

很快徐冉就怀孕了,这次怀孕和怀女儿的时候完全不同,怀女儿整个孕期都没有一点反应。

这次怀孕恰恰相反,刚开始就吐的稀里哗啦的,婆婆高兴地推断,这胎肯定是男孩,不然不会这么闹腾。

再加上徐冉现在吃饭除了喝稀饭不加醋,吃饭的时候恨不得把整瓶醋都倒进碗里。

老话说的好酸儿辣女,徐冉这胎准是男孩没错了。

怀孕三个月的时候,婆婆偷偷地找熟人看了胎儿的性别,医生给了两双蓝色的小袜子。

徐冉居然怀上了双胞胎,还都是男孩,这让婆婆高兴地合不拢嘴。

徐冉的婆婆认为是她们的诚心感动了送子观音,屁颠屁颠地买了很多东西去庙里烧香了。

确定怀的是男孩的徐冉享受的简直是皇后的待遇,就连冯超也一改往日的懒样。

徐冉的一切都被包办了,吃饭端到面前,水果洗好放在徐冉触手可及的地方。

徐冉的任务就是可劲地吃,养好身子骨,到时候生两个健健康康的大胖小子。

04

月份越大徐冉的行动越笨拙,六个月多的时候徐冉的肚子看起来比别的孕妇八个月的肚子还要大,大的徐冉已经看不到脚尖了。

出门的时候都是婆婆和冯超轮替扶着,生怕徐冉万一看不清脚下绊倒了。

随着肚子一天天地变大,徐冉的情绪也越来越焦躁,她害怕万一生出来的是女孩怎么办?

徐冉和很多孕妇一样患上了产前忧郁症,她开始患得患失,情绪很低迷,就连胃口也没有之前好了。

婆婆只是发现了徐冉吃的没有以前多了,但是不知道是什么原因?只能变着花样地做更多好吃的。

徐冉看着婆婆忙里忙外心里更郁闷了,这都是给她孙子准备的,万一生出来是孙女怎么办?

徐冉每天忧思过虑的结果就是她早产了,本来双胞胎能撑到足月的就不多,加上最近徐冉的情绪起伏不定,所以早产也很正常。

得知徐冉提前生产,正在外地出差的冯超马不停蹄地赶了回来。

由于是双胞胎且是早产,医院提前预备了好几套方案。

徐冉的婆婆和冯超在产房外边焦急地走来走去,婆婆更是念念有词地说着菩萨保佑之类的话。

剖腹产手术很顺利,徐冉生了一对漂亮的小公主,护士告诉婆婆和冯超可以进去看孩子的时候,婆婆第一时间检查孩子的性别,发现是两个女孩。

徐冉的婆婆一下子跌坐在地,哭天喊地地大嚎起来:“我的大胖孙子呢?你们把我的孙子弄去哪里?”

05

护士上来制止徐冉的婆婆:“你好!这里是产房,产妇还没有过麻醉期,请保持安静。”

徐冉的婆婆拉着护士不放:“你们是不是把我的孙子换走了?我们之前做过B超的,检查是男孩,现在怎么变成了女孩了?”

护士听到徐冉的婆婆的话哭笑不得:“我们没事换你的孙子干嘛?再说产房里就你儿媳妇一个人,我们怎么去换?”

徐冉的婆婆终于接受了徐冉生的是两个女孩的事实,她一把拉过冯超就走:“这种只会生赔钱货的女人要她干嘛?”

或许是徐冉在昏迷中感应到了什么?下身居然开始流血,护士按响产床旁的呼叫铃开始呼叫医生:“产妇有大出血的迹象。”

医生匆忙赶来,马上给徐冉输上血,但是出血的速度马上就赶上了输血的速度了。

医生让冯超去续费的时候才发现找不到人了,打电话给冯超,他居然不管,让医生看着办。

没有办法的医生只能打通了徐冉妈妈的电话,让她赶紧过来续费。

徐冉的出血症状一直止不住,很快就输了3500毫升的血,这等于把徐冉全身的血都换了一遍,再这样下去,徐冉就会有生命危险。

医院方面迅速组织了专家会诊,经过讨论,一致认为是徐冉的凝血功能出现了障碍,从而才止不住血,现在只能注射凝血酶。

就算注射了凝血酶之后也不保证能快速止血,如果凝血酶不起作用就只能注射缩宫针了,但是注射缩宫针可能会有后遗症。

幸运的是徐冉的出血量慢慢减少了,医生们长出了一口气。

徐冉终于从死神的手中挣脱了出来,只是她醒来就要面对被老公遗弃的事实,不知道她能不能受得了?

06

徐冉醒来已经是第二天的事了,没看到婆婆和冯超的身影,这让徐冉很奇怪。

病床前只有妈妈再照顾自己,徐冉感到了有些不对劲。

“妈,把孩子抱给我看看吧!”徐冉似乎感觉到了什么?

徐冉的妈妈把一对孩子抱了过来,果然没出徐冉的所料,真是因为是女孩婆婆和冯超才没有在医院照顾她。

徐冉的妈妈看到徐冉难过的表情安慰她:“囡囡,冯超听说你要生了,直接从外地回来了,你生完了他就赶紧走了,领导一直再催。”

“你婆婆回家给你们娘三准备东西了,很快就会来了。”徐冉的妈妈说完替徐冉掖了掖被子,然后让她赶紧休息,免得落下病根。

徐冉的妈妈借口去买老母鸡到了徐冉家里请求徐冉的婆婆和冯超去看看徐冉,以免徐冉胡思乱想。

谁知徐冉的婆婆一脸刻薄地说道:“谁有时间去看那两个赔钱货,有这时间我还不如好好地歇会呢?”

徐冉的妈妈看到徐冉婆婆的态度,心凉了半截。

徐冉的妈妈见劝不动徐冉婆婆,只能希望冯超去医院看一下徐冉。

但是冯超以出差没有时间为由拒绝去医院,徐冉的妈妈彻底绝望了。

徐冉还在医院,她不能出来太长时间,害怕徐冉在医院里万一出个什么事,徐冉的妈妈匆匆忙忙地又赶到医院照顾徐冉。

07

徐冉生下孩子差不多一周了,医生建议徐冉适当下床运动。

徐冉的妈妈却只让徐冉在病房里走动,从来不让她出去,徐冉觉得很奇怪。

徐冉的妈妈害怕徐冉听到那些话会受不了,那天徐冉婆婆和老公的行为被很多人看到了,大家都替徐冉不值。

徐冉在妈妈抱着孩子去洗澡的功夫出了病房,奇怪的是每个人看到她都带着怜悯的目光,这让徐冉觉得莫名其妙。

“就是那个产妇,婆婆知道生出来的是两个女孩之后直接拉着老公就走了,当时她还大出血呢,婆婆一家真不是人。”两个护士聊的正投入,没看到徐冉的到来。

两个护士看到徐冉之后满脸的尴尬,徐冉假装没有听到护士的话,转身回了病房。

徐冉终于知道了从她生下孩子冯超没来的原因了,这个没主见的男人肯定听婆婆的话才不来医院的。

徐冉先拨通了婆婆的电话,婆婆的态度异常坚决,回来可以,把两个女儿送人接着再生。

如果不行就不要回来了,冯超可以再娶,反正愿意嫁给冯超的女人多了去了。

徐冉给婆婆挂了电话之后故意停了一会才给冯超打电话,好让他们母子有通气的时间。

果然不出徐冉所料,冯超的态度和他妈如出一辙。

孩子洗澡回来以后,徐冉告诉妈妈冯超他们一家的态度,徐冉的妈妈先是沉默不语,然后坚决地告诉徐冉:“这样的婆家我们不要了,把大妞的抚养权要回来,回家来住。”

08

徐冉惊讶与妈妈的态度,她以为妈妈会劝她忍忍就过了。

没有父母愿意自家捧在手心里娇养着的孩子被别人家这样糟蹋。

看这态度徐冉的婆婆能好好地照顾徐冉月子才怪,是以徐冉的妈妈坚决要求徐冉回娘家住。

徐冉同意婆婆把两个女儿送送出去的决定,并且要求必须让她见到两个女儿的养父母。

婆婆觉得徐冉小题大做,反正都送人了,见不见又能怎么样?

无奈徐冉一再坚持,婆婆只好同意让抱走女儿的两家人来和徐冉见上一面。

徐冉看到两对夫妻都是敦厚老实人,且都是因为身体原因不能生孩子的时候就放心了。

徐冉红着眼眶依依不舍地把女儿递给了他们,收养孩子的两对夫妻一再保证孩子跟着他们绝不会受苦,让徐冉放心。

本来孩子的事情到这里就结束了,不料徐冉的婆婆居然向他们一家索要一万元的营养费。

徐冉当场不愿意了:“你这是在卖孩子。”

婆婆牙尖嘴利地反驳:“说话怎么这么难听?什么叫卖孩子,把孩子送给他们,索要一点营养费过分吗?”

两对夫妻也比较明事理,没说什么一家拿出了一万元给了徐冉,让她好好地养身子。

谁知婆婆却把钱接住了:“这次住院花了不少钱,都是借的,钱我拿去还账。”

09

徐冉从来没有见过这么无耻的人,不但嫌弃她生的是女孩把她丢在医院,还在她需要救命的时候置之不理,现在居然还卖孩子?

徐冉的妈妈也气得大骂婆婆的不要脸,婆婆才不管她们怎么说呢,拿着钱就走了,压根没说让徐冉回家坐月子的事。

气得徐冉的妈妈一把拉住她理论起来,徐冉对妈妈摇摇头,示意让婆婆走。

徐冉的妈妈不知道女儿葫芦里卖的什么药?怎么能就这么便宜了这对恶心的母子。

徐冉告诉妈妈自有打算,让妈妈放心即可。

回到娘家的徐冉拨通了已经当律师的同学的电话。

以遗弃罪把冯超告到法院,并且向冯超提出离婚,又已贩卖婴儿罪把婆婆一起起诉。

并向法院提供了医生的证词,还有徐冉手机的录音。

徐冉在婆婆向那两家人要钱的时候留了个心眼,偷偷地把谈话内容录音了。

有了这些证据法院很快做出了判决:冯超先是不要孩子犯了遗弃罪,又对徐冉的大出血置之不理构成了故意伤害罪,两罪并罚,判处冯超有期徒刑五年。

鉴于徐冉婆婆不是主观犯罪,法院酌情处理,对她进行了批评教育,责令把两万元送还回去,并处罚金五万。

而法院也同意了徐冉的离婚请求,并把大女儿的抚养权判给了徐冉。

至此这场荒唐的闹剧终于落下帷幕,但是在这场闹剧中没有一个人成为真正的赢家。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