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好,谷先生(一)

96
我曾走过你
2016.04.03 21:05* 字数 1000

   就连当初誓言要老死不相往来的Mr.黄也对我点头微笑,虚伪!我心里骂道,却又不好意思说出来 我知道骂出来的后果只会使那讨厌的陈年旧事给托出,让在场所有人都尴尬,又瞧见包间内中间的泰瑞向我招手示意我过去

   满脸的兴奋模样像级了我高中时答应请她吃东西的样子,那是每个放学后映着黑夜在橙黄灯光下骑着自行车回家的日子里常看到的爽朗笑容。

   很久不见,甚是想念。

  索性向Mr.黄咧了咧嘴,勉强回了一个礼,表示友好。还没等我走到泰瑞那,泰瑞已经在我身旁,亲热的挽着我的胳膊。

  嗯,恶习不改,我一向讨厌别人挽我的,可是泰瑞总喜欢挽着别人,照她以前说的,这样可以更拉近人与人之间的距离,以前的我一定会立马拉开她挽我的手,可这次我却没有做声,也没拉开她的手 只是任着她把我带到包间中间坐好。

于是乔安和赵烨立马把我围了起来,开始没头没脑的问着我这两年的生活,我也逐个耐心的回答着,不时的开些玩笑,可是我并不瞎,也算的上对他们了如指掌,我看得出他们眼角一致的不自在和慌张,直到她们把我那个三年前的得癌症死得叔叔的妻子都问候了之后,我终于挑明了问:你们到底在瞒我什么?

这句话接着的是便沉默,她们俩先是对视,然后一脸真诚的看着我,眼睛里好像都放着星光点点。那就一定有事瞒着我了,我起身,站起来环视这个包间,都是我的狐朋狗友们了解到不能再了解的样子,在可忽然我看见了一个并不熟悉的背影时,赵烨已经站起来,遮住了我的视线,她比我高一个脑袋, 近一米八的身高足以完全遮挡住我的视线。

啊…我终于明白了她们俩鬼鬼祟祟的原因了,我拉住她们的手,轻轻的说:我知道了Mr.黄的事,萝卜青菜各有所爱嘛,我还是走吧。她们征了征,不敢吭声,抬起温厚的手把我眼角的湿润逝去。

  真好,至少还有人愿意接住我的泪

  是啊 ,我还是那么喜欢流泪,屁大点事都要哭的我,到这时还是会哭,可为什么会哭呢?是伤心吗?

 现在我的脑里只有毕业旅行时六个人盘坐在地上仰头看香格里拉的天空的星光点点,凌晨的风把我们吹的连声鬼哭狼嚎,叫得身后酒店里二楼的大妈打开窗子朝我们扔易拉罐,嘴里骂着听不懂却又充满满腔怨气的上海腔方言。我们却还是继续叫,好像叫的是放肆,叫的是洒脱,是对这个我们还懵懵懂懂的世界的问好。那时的我眼角也是像如今一样湿润,同样都是与他们在一起,可那时泪水有一种独特的温柔在心头的地处缓缓流淌蔓延,好似大理酒吧里舒缓浅吟的爵士乐在耳边环绕。

   当时一致觉得自己一定是疯了,可现在看来当时得眼泪真是流得其所,


 

日记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