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日闲

图片发自简书App


一偏离轨道

我从小都是一个乖孩子,学习成绩优异,孝顺父母。好像没有叛逆期似的就长大了。

唯一的离经叛道是第一次面对感情。而那次不惜与父母、与过往决裂得到的所谓爱情,现在想起来不过是初次遭遇性时的眩晕和迷醉。而对方显然是一位这方面的高手,布下诱饵,让我舍不得松口。哪怕伤得鲜血淋漓,也会为了那一丝如罂粟带来的快感一样,回不了头。

后来我才明白,这样的失败也来源于我的乖。我没有经历过的甚多事,都要等待别人来教会我。我很乖,所以很害怕犯错。但内心深处,却在羡慕别人眼里的坏孩子那样无拘无束的生活。

是的,我就是冲着他的坏、他的离经叛道而去的。我人生的第一次勇敢,以早可预见的狼狈而告终。但它终于摧毁了我前半生既定的成功、乖巧的人设。

感谢父亲在看到我的失败后,找到暗藏在温顺乖巧下几乎被他忽视的鲁莽和幼稚,有的放矢的把他毕生的生活智慧,潜移默化的传授于我。他不再具体的说应该怎么做,而是给我思想,让我自己学会判断。好过强硬的指手划脚,更能让我信服和获益。

好的是我的试错尚早,纠正还来得及。而一场头破血流的撞壁,好过中规中矩的彷徨。

二追逐自我

不知不觉就奔四了,虽然也有很多次偏离轨道的冲动,无奈车上已经载了老小,一大家子人,我得把他们引向安全平稳的航线。

为了生存而不得不去从事的工作,孩子的教育引导,老人的赡养照顾,都是不得不用大把的时间才能完成的事情。

人越来越像一个陀螺一样,踮着脚尖旋转个不停。不管是面对正面还是反手甩过来的鞭子,都欣然接受,变成一种加速度,更疯狂的转下去。

突然身边年纪相仿的同事,因病倒下了,在意想不到的时刻,走到了生命最后的结局。于是,无眠的夜,睁着比夜还黑的眼睛,有了一种恐惧的颤栗。

如果此时是我的生命尽头,我有太多的不舍和不甘,无它,竟然发现自己从未有好好活过。

千篇一律的日子,就像风平浪静的湖面。我一直忽略了水是流动的,水底下肯定会暗涛汹涌。

我有了溺水的感觉,很多想法需要浮出水面。就这样自救般的拼命找稻草。就像神农尝百草一样,试了很多种方法。最终在文字和书籍里找到了安慰和力量。

很多个夜深人静的夜,我完成了白日里的既定角色后,在这里完成变身。那些闪亮的思想有如一道强光,照进了晦暗的内心。我借助光线,一遍一遍的审视自己,也终于找到自己。

三享受自由

我变得阳光,积极了。身边人也享受到我带来的福音。特别是母亲。一辈子都活着别人阴影下的三从四德的传统女性。

父亲的突然离世,就像抽去了她的脊椎。生命的意义在哪里,她再也找不回。试过死亡,救回;醉生梦死,痛苦不减分毫。

通则不痛,痛则不通。她只是有些道理还没有明白。除了安慰和陪伴,我告诉她:父亲只陪伴了她三十多年,以前没有携手父亲的二十多年是咋个过的,现在就咋个过。

人最终都是自个儿走完自个儿的一生,父母代不了,爱人帮不了,子女替不住。经常的叨叨还是起了一定的作用,母亲蓄起了长发,编起了两条麻花辫子,又顺顺的把它们放在胸前。就像她年轻时当姑娘的样子。

我给她说,她还像待嫁的姑娘一样,就要美给自己看。于是,大红大绿大花朵的衣物,赶走了素净的灰扑扑的衣服。我噗嗤笑出声,母亲的审美也太惊世骇“俗”了,但我内心却乐开了花。她终于开始变为她自己了,而不是谁的老婆,谁的母亲。

上一个月,我们在一起生活。父亲已经过世的第七个年头了,有些伤口终于敢撕开来说了。话头深处,母亲轻声说“这几年,我按自己的意愿来生活,竟然比以前和你父亲在一起时更轻松更快活。”

我从不怀疑父母之间曾经的感情,但在父亲下世后,这是我从母亲口中听到的最美语言。那就是两个人在一起很好,但命运捉弄,变成一个人时,记得比两个人时更幸福更快乐。那就是找到自我,才能享受到松弛的自由生活。

偏离轨道,追逐自我,享受自由,实际上一件事物发展的三个阶段。当一条路走到死胡同时,不吝换一种方法试试,哪怕摔得四仰八叉,也比原地打转好,因为它无论如何都会给出结果,是此路不通,还是水路通行。

我们勇于试错,纠错,就在一次次的进退维谷中,越来越明白,什么适合自己,在能轻便快速对下一次行动做出选择之际,越来越发现,从未像如今这样,了解自己。

无论是遭遇困难时的偏离轨道,还是从不放弃的坚持追逐自我,都是为了让自己的生命拥有自由,一种至上的从容淡定和松弛。就像只读了一年半小学大字不识的母亲,通过努力,可以带上老光镜看懂我推荐给她的文章。那些过往,云淡风轻,关于爱情的,关于亲情的。

此刻我正一个人坐在步行街的椅子上,写这些文字。脚边人来人往,影响不了我的自由和闲散。刚从图书馆借来的书随意的放在旁边,我知道我和母亲都有了新的依靠。

下午三点半,我的冥思时间结束,地铁将把偶尔“开小差”的我带回惯有的轨迹。我又偷得浮生半日闲。

禁止转载,如需转载请通过简信或评论联系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