慈悲心的考场

  我有個西藏朋友住在印度,他的鄰居養了一條脾氣很壞的狗。印度跟其他國家不太一樣,前院的圍牆都很高,出入口是大門,不是柵門。我朋友家前院的大門和鄰居前院的大門距離很近,每次他從家裡出來,這只狗就會從鄰居家奪門而出,對他咆哮狂吠,齜牙咧嘴、毛髮倒竪的模樣很可怕。這還不夠,這只狗後來還養成了一種習慣,即乾脆衝進我朋友家大門到院子里,咆哮如雷,造成可怕的騷擾。

我朋友花了很多時間思考如何處罰這只狗的惡行,最後他靈機一動,用棍子將前院大門推開一條縫隙,而且松垮地堆了幾個小而重的東西在大門上方,下次這只狗再推開他家大門的話,重物就會掉落下來,狠狠地教訓它一番,讓它永生難忘。

安置好陷阱之後,我朋友坐在窗邊,等著這只狗闖入院子里。時間一分一秒過去了,狗卻一直都沒有過來。一會兒之後,我朋友打開他的日修儀軌,開始念誦,不時還抬頭看看窗外的院子,但狗仍然沒有出現。念到一半的時候,剛好念到一段非常古老的「四無量心」祈願文,其中說到:

願一切有情眾生皆具樂及樂因,

願一切有情眾生皆離苦及苦因。

念著念著,他突然想到這只狗也是有情眾生,而他剛才小心翼翼設置的陷阱會讓這只狗受苦。「如果我再繼續念誦這偈言,」他想道:「我就是在說謊,也許我不該再念下去了。」

不過這也不太對勁,因為四無量心祈願文是他的日修儀軌之一,於是他又開始念誦,誠摯地祈願對這只狗生起悲心。但中途他又停下來,想著:「不要!這只狗很壞,帶給我那麼多傷害,我不希望他遠離痛苦或得到快樂。」

他想了這個問題好一會兒後,終於想到一個解決方法:改動祈願文中的幾個字不就得了!因此他便開始這樣念誦:

願某些有情眾生具樂及樂因,

願某些有情眾生離苦及苦因。

他很高興找到了這個解決方式。念完祈願文,吃過午飯,也忘掉了關於這只狗的事情,他決定在天黑之前出去散散 步。匆忙之間,他忘了曾經設下陷阱一事,因此一拉開院子的門,堆放在門上的所有重物便統統掉落在他頭上。

我們可以說,這至少是個猛然覺醒。

不過,我的朋友從這痛苦的結果中瞭解到一件非常重要的事實——把任何眾生排除在離苦得樂的機會之外,其實同時也排除了自己。意識到自己成為自己缺乏悲心的受害者之後,他決定改變策略。

隔天早上他出去散步時,帶了一小塊糌粑,這是一種用大麥粉、鹽、茶和奶油塊做成的面團,也是西藏人早餐吃的一種食物。他一踏出家門,鄰居的狗馬上就衝了過來,跟往常一樣狂吠嚎叫。不過,這次他沒有再咒罵這只狗了,反而把帶出來的糌粑丟給它。才叫到一半呢,這只狗驚訝地停了下來,以嘴巴去接糌粑,開始咀嚼了起來。雖然還是齜牙咧嘴地咆哮著,但它已經因餵食而分了心,並停止攻擊。

這個小遊戲持續了好幾天。我朋友一踏出院子,狗就會衝出來,邊咆哮邊去接他手裡丟出來的糌粑。幾天之後,我朋友注意到,狗嘴裡嚼著糌粑時,雖然還是會齜牙咧嘴地咆哮狂吠,但已經開始在對他搖尾巴了。一個星期過後,這只狗看到他時,已經不再作勢準備攻擊,而是跑過來迎接他,快樂地等著被餵食。到最後,他們的關係已發展到每當他念誦每日祈禱文時,這只狗便會安靜地快步來到他的院子,和他一起坐在太陽底下。現在,他可以很安心地祈求「一切有情眾生」的快樂與解脫了。

一旦我們可以認出其他有情眾生,諸如人、動物甚至昆蟲等,其實也都跟我們一樣,基本動機都是想要得到平靜、避免受苦,那麼,即使有人做了跟我們意願相左的事、說了不中聽的話,我們也能夠打從心底瞭解到:「哦,這個人(或這個眾生)的出發點是如此這般,就像我一樣,他們也想要快樂,也想要遠離痛苦,這是他們的基本目地。他們並非真的想要為難我,他們只是在做自己認為該做的事而已。」

悲心是心自然發生的智慧,無時無刻與我們同在,一直以來都是如此,而且永遠都是如此。當悲心在我們心中生起時,就是我們已經學會看到自己其實是多麼強壯且安全無虞。

吉美多吉 语自在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