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春]曾经少年(51)

马骁在哄笑中极力镇定着自己的情绪,想尽快入睡。

可是事与愿违。

总是这样,在人们极力追求和梦想的事情上,老天总是那么吝啬给予,以至于处处都充满了事与愿违。

“砰砰砰”,隔壁宿舍大概受不了吵闹,决心给点威力瞧瞧。所以,墙上隔空响起了“砰砰砰”的敲击声。

毫不示弱,靠墙的小布也“砰砰”砸了两拳以示还击。

“砰砰砰”,更强的声音连续回击过来。

“砰砰砰”,“咚咚咚”,两个人一起捶打回去。

对方安静了,没有回声。

“砰砰砰”,“咚咚咚”,又是一阵双打。

对面还是很安静,没有回声。

正当小布和马骁准备再次敲击的时候,一束刺眼的手电筒灯光从门洞里扫射进来,像一束精准的激光瞄准器,直直盯在小布和马骁举起来的胳膊上。

“你俩过来!”退伍的体育老师话不多,但是每一句都是命令。

小布和马骁穿着内裤,抱紧上半身,在宿舍门口被冻得瑟瑟发抖,等着这个老师说第二句话。

半个小时后,手电筒在马骁和小布的脸上扬了扬,像是特意定格了两个特写,“回去睡吧!一人罚十块钱,明天交到班主任那里……”

小布缩缩冻硬的脖子,想赶紧溜回宿舍。

马骁站在原地,想要理论一番,想要一个说法。

小布拉了拉马骁身上惟一的衣服,“算了、算了,走走,睡觉睡觉……”

“为这种人,犯不着!……啊?”

手电筒慢慢扫向走廊另一端,马骁强忍心中怒火,被小布拉扯着回到宿舍。

两个人浑身冰凉,全都麻溜钻进被窝,互相抱着脚跟取暖。

床板被两人瑟瑟发抖的身子直震得“扑簌簌”响个不停。上铺的大耳睡意模糊着说,“睡吧,睡吧,别晃了……床快塌了……塌了……”

马骁深吸一口气,使劲按捺住心中的不平,将开始恢复热气的身体死死捆住,像用心里的绳索捆住一条挣扎不已的巨龙。

小布仍然蜷缩着,难以自已的任由身体抖动。

马骁一边抱紧小布的臭脚,一边在心里羡慕着大耳。

“真好,这个家伙,想睡就能睡着,而且一睡,就睡着;上课时想画画就画画,想休息就休息,吃饭就是抢着吃,……什么都不在乎,活的自由自在。”

“哪像自己,处处活得小心翼翼。”

“冻得睡不着也要强忍发抖的身子;被无理罚款也要咽下心里的怒火;认认真真上课就是为了老师那一抹赞赏的口头语;费心尽力去考试似乎就是为了博取一个好学生的名头。再回过头来想想上学,纯粹就是为了父母眼中的一丝期许,一丝空洞的毫无意义的期许。正如这世上很多人强颜欢笑,和人打成一片,实则心里迷茫不知所向,更不知所终。一直秉持男女授受不亲,就是为了向老夫子的传统道德看齐。总是以一副古代士人的脸色来要求自己,要求自己一定要知道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的意思,到头来却不知道自己每一天过的日子的意义。”

人就是这么个奇怪的东西, 你越在乎,你就越是痛苦,越是难过,越是迷茫。

你越没心没肺,什么事都不放在心上,那反倒快活了,能吃能睡了。至于意义和迷茫,根本就没功夫想,因为压根就没放在心上。

人哪,就是像马骁这样,或者像大耳这样,猪一天,狗一天。一天是好好学习、天天向上,一天是胡思乱想、天天向下,直到有一天,终于把日子过成了吃啥啥不香,睡哪都睡不着的地步。

这就是意义。这就是没经历,想经历,却怎么也经历不了的所谓意义。

马骁一边想着,一边陷入模糊的睡意。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