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从念起

嘿,大家好,初夏的周末,坐标宁波,孤身一人,想念你们,想念有你们的时光。


今晚喝了牛栏山,所以想起北京的日子,北京的西坝河,北京的小伙伴,那年夏天和冬天,感谢你们。记得在北京第一次喝醉的场景,从六里桥回西坝河的公交车上忍不住要吐,下了车,圣子陪在身边,路边草地上一直吐,吐完在长椅上躺着不愿回去,之后把健健也叫了过来。健健来了之后,发现他也喝多了,不知道最后圣子是如何把我们两劝回去的,只记得走过那个天桥的时候,我们大声喊着一定要在北京混出人样。之后陆续的也有其他小伙伴到北京,也有人离开,最初在北京的见面和离别时的模样都是分外珍贵,北京站、西坝河、招待所、北五环的出租屋。那时的我们似乎比现在年轻不少呢,是这两年我们长得太快了,还是时间过得太快了。北京的日子也有不少欢乐,我们去看降旗,当然也看过升旗,那是我一个人大早上去看的,天安门七月份的傍晚看降旗确实很美丽,站在那儿望着红旗、望着天安门,想着祖国,内心还是很激动的,这份爱是真诚的,长在红旗下的少年的这份多年的热爱第一次真切的感受到。走过其他的地方还有长城、颐和园、西单、后海、雍和宫、奥体、奥森、滑雪场、篮球场,走过的地方不少,但是记得最清的还是你们的模样。想你们,,,,,,,

西坝河的夜景:

离开北京之后的日子里就没有见到过那么多的小伙伴了,但是可以娇羞的跟你们说一声,距离心爱的姑娘近了不少。虽然刚到上海的日子并不好过,但是还是过来了。在上海的日子里多亏了昔日的小伙伴,不然真的不太好过。浦东、松江,如今这两个地方的伙伴也是一个到了宣城,一个到了杭州,而我亦是到了宁波,祝君好前程,江湖再见,多珍重!

其实我们还算是幸运的,毕业两年的时光中,已经去了学校一次,而且是几个伙伴一块去的,当然,有人缺席了——那遥远的汕头的利利、北京的圣子、安庆的帅哥。说起学校,还是那时候简单,谈论的不是车子、房子、商贷、公积金、孩子,虽然那时候也有谈到过,但是谈的和现在的似乎不一样。离开了学校,看山不再是山了,还是在学校就没看清山是什么模样。

送你们女神的话语: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