孤寂死亡(3)

图片来自网络

费了一番功夫,彦介才找到了孔倩接走高治时登记的那个地址,这是个偏僻地普通居民区,小区所有建筑都是六层,楼与楼间十分拥挤,房子有些年头了。部分楼体墙面白漆早已脱落,有些人家外露的阳台铁栏杆,生了厚厚地铁锈。

来到登记所在的单元,他抬头看一眼楼房,306室,便往三楼走去。


这里一层楼梯两户人家,彦介刚走到二楼楼梯口,就听见二楼左边203房中传来一阵狗吠,他放轻了些脚步,狗吠声还是继续,听起来是个活泼可爱精力旺盛的宠物小狗。


彦介来到三楼敲响了房门,但是开门人声称,之前的住户已经搬走,他们是新租客,情况不清楚。彦介问他要房东的地址,得知房东就在隔壁单元。

来到隔壁单元一楼左边一家,彦介敲了敲房门,听见里面有脚步走动声,随后门被打开。


“什么事?”一个头发花白的老太太谨慎地欠出半个身子,一边打量彦介一边问道。她大概六十多岁,身形富态,眼神精明,态度还算温和,声音洪亮。

“我向您打听隔壁单元搬走地房客孔倩,我是他丈夫的亲戚。”彦介为省去一些解释的麻烦,便称自己是亲戚,但并不能肯定孔倩他们对外声称是不是夫妻,只能试探一下。

“她丈夫?已经死了呀,你是他亲戚不知道吗?”

彦介一愣,随即看到老太太变得有些警惕的眼神,补充道:

“哦,是远房亲戚,常年不走动,许久没有他们的消息,况且表叔本来剩的时间也不多了,所以并没有想到已经···。”

“倒也在理。”老太太的表情松下来,敞开了话匣子。


“她那个丈夫呀是肝癌晚期,唉,早知道,我是决不答应他们住在我家那房间的。大概半年前,那女人来租我的房子,当时并没有说她带着生病的丈夫,我看她又干净又漂亮,一分钱不还价,给钱还特别爽快,就立即把房子租给她了。

谁知道两三个月后,她把丈夫接来了,我才知道,她丈夫得了癌症,只剩几个月的活头了。她把他从医院接出来,想在我们这个山清水秀的小城里度过最后的清净日子,我心里不痛快,可是看她哭得眼睛都红了,又心软同情,而且她为了表示歉意又多给了我一个月的房租,并答应我,只要她丈夫一咽气,她立即把丈夫抬走,绝不在我家那房里办丧,我才同意的。”


“那您还记得,她丈夫去世的具体日期是哪天吗?”

“具体哪天?是上个月15号或者16号,应该是16号,错不了,那天是我小孙子接种第三针疫苗的日子,我还觉得特别晦气呢,记得很清楚。孔倩告诉我她丈夫是凌晨一点左右去世的,她倒是也麻利,第二天一大清早,七点不到就有一辆灵车把尸体装殓之后拉走了,就像她当初答应的一样并没有给我添麻烦。不过两三天后,我见到有两个亲戚模样的人来过她这里,走的时候眼眶都红红的,好像哭的很伤心呢。”


“哦?你确定两三天之后,来过亲人哀悼?”

“是的呢,我确定。他们家呀,大门不出二门不迈,从来不与小区人有过接触,所以有人去她那里,我记得很清楚呢。尤其是她丈夫从来都是不出门的,瘦骨嶙峋病怏怏的样子,出来倒吓着别人。我和他也就只见过两三次面,还是刚搬来时,当时看起来还似乎有些血色。”

“唉,那女人对他丈夫算是尽心尽力了,她因为要工作经常出差,每个星期只能两三天在这边,还专门请了一个男护工照顾她丈夫呢。啧啧,那样一个漂亮的女人,守着一个重病丈夫,也真是好人呀。”老太太唏嘘。


“男护工?”

“是的,三十岁左右吧,人很结实,高高大大的。”

“那之后呢?”

“那之后一个星期孔倩就匆匆退房搬走了。临走时也没让我退房租,还对我表示感谢。我倒也有些不好意思呢。”

正说着,隔壁房间开了门,一个中年妇女出来倒垃圾,她个子很高,脸颊瘦削,身上还记着围裙。

“阿婶儿,在聊那家子癌症的租房客呀?”那个瘦削脸颊的妇女转着细长的眼珠打量着彦介,然后对老太太说道。

“是的呀,这是那家丈夫的远房亲戚,来看表叔呢,却不知人都已经死了,还真是奇事儿一桩呀。”

“诶,这样啊,人死了没收到通知,不知道也正常,没啥奇怪的,倒是那天我儿子说的话才奇怪呢。”

“哦?什么话?”彦介追上去问道。

“我儿子说那晚,就是她丈夫死的那晚,他亲眼看到他们夫妻二人楼下散步呢。”

“哦,会不是是看错了?”彦介问道。

“我倒是希望他看错人了呢。可我儿子信誓旦旦的说不可能,肯定是他。”

“这么肯定?”

“说实话,那家丈夫虽然很少出门,但刚搬来时邻居还是见过几面的,那瘦骨嶙峋的样子,病怏怏的,个子又高,如果不是生病,长相也是蛮英俊的,确实令人难忘呀。”

“那您儿子是什么时间见到他们呢?”

“他说是凌晨一点左右。”

“凌晨一点?”

“我儿子呀,正在读高中,功课很紧张,熬到后半夜是常有的事儿,那天夜里他正挑灯夜读,听见外面有说话声,抬头从窗口看了一眼,见到孔倩和她丈夫俩人散步呢。”瘦削的妇女耸耸肩,撇撇嘴,打了个机灵。

“第二天听隔壁阿婶儿说起那女人丈夫夜里死了,我儿子还不相信,说凌晨才看见他们夫妻俩并排回去,感觉男的感觉身子硬实,我儿子还诧异她丈夫病好些了呢,怎么就死了。我说这孩子肯定是看书看懵了,那家丈夫癌症在身,本来也没几个月活头了。”


“唉,阿婶儿呀,你当初就不该让她留下,害我家儿子肯定是看到些不干净东西。佛祖保佑,佛祖保佑,我家儿子。”瘦削妇女嘴巴不停的念叨着,双手合十虔诚的拜了拜。

老太太白了她一眼,没说话,似乎心中也暗自生气懊悔。

“那您儿子在家吗?”彦介想亲自听一听他的说法。

“我儿子在学校,很晚才回来。”瘦削妇女道。

“孔倩临走时有没有提过她将会去哪里?”彦介向她二位打听道。

“从未听说,她也很少出门的。”老太太已经有些不耐烦。

“那他们在这里与楼上楼下邻居相处怎样?”彦介仍在坚持。

“诶,这个我知道。”瘦削妇女抢话道。

“那女人和他们二楼那家的女人呀,可是处的不怎样,我听说俩人还吵过架呢?”

“吵架原因想必您听说吧。”

“这个倒是不怎么知道,不过就是狗在楼道拉屎撒尿的小事儿,可都是仗着长得有几分姿色,性子烈的很。”瘦削妇女撇撇嘴,言语变得刻薄。

“哦?”

“不过,现在丈夫死了,人也搬走了,说什么也没用。具体我也不清楚,你愿意打听就自己去打听吧。”说完不再理彦介,关门进屋了。

老太太又白了瘦削女人家一眼,没有再说什么,也关门进屋了。


彦介敲响瘦削妇女嘴里和孔倩有过节的203室时,并未有人应答,只有第一次上楼时那条狗隔着门不停的狂吠。

高治真的在最后日子里遇到了幸福吗?彦介觉得事情好像没有那么简单,他又看了一眼203室,只能明天再来碰碰运气了,转身走出了小区。


“彦介,情况怎么样?”与昨晚差不多同一时间,高崎的邮件再次发来。

“高治已死,肝癌晚期。”彦介简单回了几个字。并未打算跟高崎多说其他内容,毕竟明天他还有不少事情要去确认。

“用我过去处理吗?”

“暂时不用。”

“有异常吗?”高崎斟酌许久才敲出这几个字,看到彦介的回复,他总觉得内心很不安。

“嗯,我会联系你。”

看到彦介的这几个字回复,高崎料想肯定有事,‘嗯’,这个字就是彦介暂时无法言明的犹豫,再也没人比高崎更懂这个‘堕落天才’兄弟的邮件语言表述了,对,‘堕落天才’高崎为又新发现一个适合彦介的名号,开心了一下。


不过,随后他就陷入了对高治表叔的同情之中,并带着‘高治到底发生了什么的?’疑问,久久不能入睡。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我找连艾警官。”彦介对最前桌坐着的,一个身着警服的年轻小伙子说道。年轻警官抬头看了彦介一眼,又仔细盯了几秒,翻了...
    班芙小羊阅读 199评论 0 0
  • 谢谢你,没放弃 | 目录 上一章 | 新人汪洋洋 (二十一)尺素传心意 唐雪特意向毛大大请假去了机场,在接机口张望...
    辰小夕阅读 259评论 10 8
  • 这次读书会是讲书里66-70题,其中有分析到在亲密关系中“忠诚”和“争吵”这两个常见且非常困扰的问题。待给大家...
    sohee阅读 787评论 0 50
  • 目录 1. 现象... 1 2. 解决过程... 2 2.1 常规检查... 2 2.2 查看更新历史... 3 ...
    APEOA阅读 2,137评论 0 0
  • 我有一个不太敢打开的抽屉。里边有小学到高中时代的胸章、纪念册和集体毕业照,还有初中要好的朋友和远方的笔友写给我的信...
    wu枫阅读 147评论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