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景杀人事件

注:本文出现的cn(coser name,主要是cosplay爱好者采用的艺名)人名,地名等均为虚构,如有雷同,纯属巧合

621日,18:30分左右

(黄昏的咖啡厅显得格外宁静,二楼有排包间,最里面的包间只有一位顾客,他看上去20多岁,戴着眼镜,身材肥硕。)

服务员:您好,辛先生,这是您要的巧克力无粉蛋糕和美式黑咖啡,咖啡是极苦无糖的。

辛先生:谢谢。按理说我不应该再接触任何巧克力制品,不过今天是个例外。

服务员:辛先生还有什么需要的吗?

辛先生:不用了。我有点事情需要处理,你们先去忙吧。

服务员:好的。咖啡很苦,您要白糖吗?

辛先生:吃得苦中苦,方为人上人。我喜欢一口闷的感觉。

服务员:好的。您慢用。

(服务员离开后,辛先生用勺子切下一小块蛋糕,放在嘴里。)

辛先生:果然手艺还是如此地道......

(这时放在桌子上的苹果手机响了起来,他不慌不忙地连上耳机,把耳塞插在耳朵里。)

辛先生:柯基啊,今天外景怎么样?

柯基:大佬,哥,这次你要帮我!

辛先生:发生什么事情了?你不会真遇到仙人跳了吧。

柯基:我刚从警局里出来。紫芸和她老公被人捅了,不是,是她老公被捅了。紫芸从楼梯上被推了下去,还在医院抢救。

辛先生:你说什么?到底怎么回事?

柯基:哥,我今天倒霉死了。神他妈会出这种事情。哎哟......

辛先生:你们不是去出外景了吗?

柯基:没错。早上九点我和紫芸他们都按时到欣龙商业广场,就差沐沐。谁知到了那里没多久,三个地痞就来找麻烦了。

辛先生:他们是不是抢劫的?

柯基:没有。他们一见面直接奔着紫芸去了。

辛先生:那一定是之前紫芸处理过的案犯,她是警察,很有可能得罪了什么人。

柯基:我当时以为那些人认错了。领头那个男的,一上来就对紫芸动手动脚,还不停的骂人。

辛先生:他们认识?

柯基:我也不知道。我刚想上去劝架,紫芸她老公突然给了那男的一拳,然后那三个人就和他打了起来。

辛先生:后来呢?

柯基:后来,后来他们打得很激烈,不知什么时候男的突然掏出一把刀......再后来紫芸老公就倒在地上了。

辛先生:那紫芸呢?

柯基:一开始她警告那些人不要乱来,可是那些人不听,还说什么“赶紧把骗我妹的钱交出来”“警察有什么了不起?赶紧还钱”。

辛先生:什么妹妹?

柯基:我哪知道啊。紫芸表明身份后,那三个人更变本加厉了。

辛先生:紫芸说她是警察?

柯基:是啊。

辛先生:你继续说。

柯基:然后几个人就打起来了。我现在都是懵的。

辛先生:你先冷静下。慢慢告诉我详细情况。你说刘贺被捅了,那紫芸后来怎么样了?

柯基:那三个人一看出了事,就往外跑。紫芸就追上去了。

辛先生:妈的。她也不想想自己怀孕,简直是扯淡。

柯基:我拉不住她啊。

辛先生:那后来呢?

柯基:紫芸他们跑得太快了,我追不上。

辛先生:那三个人跑去哪里了?

柯基:我在一个楼梯前看到紫芸抓住一个男的不放手,其他两个人就围上去打她。我看到紫芸从楼上被推了下去。

辛先生:多高的楼梯?

柯基:很高。肯定有十几米。

辛先生:那紫芸伤的重不重?

柯基:她一直昏迷着,头上不断地往外冒血。我好怕......

辛先生:你打110和120了吗?

柯基:我当时就打了。但是那三个人,等我追出去的时候,已经不见了。

辛先生:附近有没有目击者。

柯基:我没注意。那个时候才9点钟,而且我们见面的地点又是新开业的地方,去的时候没见有人。

辛先生:那后来警方找你录了笔录?

柯基:是啊。我,我被他们盘问了很久。刚刚才出来。

辛先生:医院那边有消息吗?

柯基:紫芸还在抢救,她老公死了......我,我,我该怎么办?

辛先生:你认不认识那三个人?

柯基:不认识,绝对不认识。我从来没见过他们!

辛先生:那就好。等等,沐沐你联系上没有?

柯基:沐沐?她不见了!

辛先生:什么叫不见了?

柯基:这个外景是沐沐的提议,地点也是她找的,我是摄影,紫芸负责化妆和指导,紫芸他老公本来也要做摄影,沐沐建议摄影我来担任,他就当后勤了。就在那天早上,我们还联系过,她说车坏在半路上,要打的过来。

辛先生:但是后来她根本没来?

柯基:对啊。我到了医院才想起她,可是她再也没有回复我。

辛先生:那沐沐真名叫什么?她的电话是多少?

柯基:真名?她,她说今天告诉我。

辛先生:那电话呢?你们聊了那么久,不可能电话都不知道吧?

柯基:她说她手机没修好,借别人用的!

辛先生:那个号码你有吧。

柯基:我有的,也告诉警方了。

辛先生:那她跟你有经济往来没有?

柯基:没有。

辛先生:那还好。沐沐的情况你跟警方说了吗?

柯基:都说了。聊天记录还在,我还截了图。

辛先生:那就好。你把能给的资料都给警方就行了。

柯基:我怕警方会怀疑我。

辛先生:怕什么?你跟嫌犯又不认识,没有任何作案动机。

柯基:可是沐沐,万一警方怀疑是我指使的呢?

辛先生:你纯粹是处于好心才去当的摄影。这种网络约拍的事情不是很多吗?至于沐沐的情况,警方会调查清楚。

柯基:你现在在哪?我们找个地方好好谈下,唉,现在心里很慌。

辛先生:至于吗?上次10000块那个事情你又不是没见过警察。

柯基:真没有,那次直接找的律师,他处理的诉讼。我只是出庭的时候去了。

辛先生:你啊。算了。我这边还有点事,等处理完了马上去找你。

柯基:要多久啊?我们在哪里见面?我还带着设备,早上到现在什么都没吃。

辛先生:你带了些什么?

柯基:三个镜头,相机,三脚架,重死了。

辛先生:动漫节时都没见你这么积极。财务有没有损失?

柯基:应该没有,相机可是我的命......今天还带着去医院。哎哟哟,我的肩......

辛先生:你先回家洗个澡,把东西都放好。我们在青龙路上那家蚩途火锅见面,就是我们经常去的那家。记得把你的手机充满电,聊天记录还在你手机里面吗?

柯基:都在。我上传到相册里了。

辛先生:好。今天你开车了吗?

柯基:没。商业城不好停车。我心里还是担心,万一紫芸他家里人以为是我害的,找我麻烦怎么办?

辛先生:你见过他们没有?

柯基:医院里见过一次。当时很乱,他们忙着抢救人,没理我。

辛先生:你垫医药费了?

柯基:我好像给了2000,具体多少记不清了。

辛先生:他家人那边不用管,错不在你。如果他们找你要钱或者别的,一律别给,让他们去告。如果他们怀疑你叫来的人,有我在,我替你出面跟他们对峙。

柯基:那我现在回家?

辛先生:对,就按照我刚才说的。反正你现在什么也做不了,好好吃个饭,等恢复得差不多了,再考虑后面的。

柯基:也好。哥,警方有没有找过你?

辛先生:找我干什么?

柯基:你之前不是跟他们有合作吗?

辛先生:那又怎么样?今天外景这个事情跟我没有任何关系。

柯基:可是,紫芸是你推荐了才上电视的。

辛先生:当初推荐她去拍宣传片,一是觉得她气质长相出众,二是她懂得自力更生,能起到很好的模范作用。

柯基:哦。

辛先生:那就这样定了。你路上注意安全。一定记得充满手机电量。等我们见面了详细谈谈早上的事情。

柯基:好。我去打车了。你快点啊。

辛先生:回见。

(辛先生从包里又拿出了一部手机,看不出什么牌子。那个手机不停地震动着,他翻开盖子,上面已经有了三个未接电话。辛先生冷笑着,按下接听键,里面一个男人的声音怒吼道)

男子:李悦,你他妈怎么不接电话?

......

611日:

沐沐:姐姐,在吗?

紫芸:在的。刚才去遛狗了。

沐沐:给你看看我新买的古装。

(手机上出现一个女孩身着古装的照片,是女孩对着镜子的自拍。)

紫芸:哈哈,好看。

沐沐:姐姐觉得这个气质跟我般配吗?

紫芸:嗯,你有多高?

沐沐:1米6多一点吧。

紫芸:不算太矮,这身紫色的很适合你。

沐沐:真的吗?太好了。对了,姐姐,发下你家的狗狗照片给我看看嘛。

(过了一小会,手机上出现了一只哈士奇的正面照。)

沐沐:这是哈士奇吧?是不是很闹腾?

紫芸:对啊,他叫霜花。闹也不怎么闹,还是听话的。

沐沐:嗯,听说雪橇三傻精力都很旺盛。他吃得多吗?

紫芸:还好。我都是自己做,用点鱼肉,面粉什么的蒸窝头。偶尔再加点狗粮,环保又经济。

沐沐:哦。这样啊,我还以为养哈士奇很贵呢。

紫芸:这就看你怎么养了,贵有贵的养法,便宜有便宜的养法。我的每个月600多就足够了,包括食物和玩具在内。

沐沐:这么便宜?话说姐姐是做什么工作的?

紫芸:我啊,我是干刑警的。

沐沐:刑警?是不是要抓罪犯?

紫芸:那倒不用,刑警也分内勤和外勤。我是内勤,不用抓人。

沐沐:那姐姐会不会擒拿啊?

紫芸:你猜。

沐沐:嘿嘿,姐姐一定很厉害了。

紫芸:那你呢?上学还是工作?

沐沐:我在一家私企上班,做会计。

紫芸:你是春海市的吗?

沐沐:啊,不。我是外地的。

(过了几分钟后)

紫芸:妹妹还在吗?

沐沐:不好意思,刚才家里来电话了。怎么了?

紫芸:我最近要出正片,妹妹来不来?

沐沐:啊?是动漫的还是古风?

紫芸:还没想好呢。最近计划着退圈,该出的都出了。

沐沐:退圈?为什么啊?

紫芸:马上都30岁的人了,是时候为将来做打算了。

沐沐:姐姐都30了吗?一点都不像啊。

紫芸:真的吗?

沐沐:的确是真的。第一眼看上去就有种古典美的感觉。

紫芸:哈哈哈哈。说我古典美的你是第二个。

沐沐:难道还有别人吗?

紫芸:嗯。一个朋友也这么说。

沐沐:是,男朋友?

紫芸:没。我结婚了。是个对我帮助很大的朋友说的。

沐沐:姐姐什么时候结的婚?

紫芸:结婚两年多了。

沐沐:两年前我还没来这里呢。那姐姐跟姐夫是怎么认识的呢?

紫芸:我们是大学同学啊。

沐沐:他也是警察吗?

紫芸:不是。我们大学是学的环境专业。后来我考公务员当上的警察。

沐沐:哦!好厉害。那你干警察多久了?

紫芸:差不多也快两年了。

沐沐:公务员收入一定很高吧。

紫芸:还好。

沐沐:我在网站上看到你的正片了,都很不错。

紫芸:对啊。不过那些只是我的一部分,去年的27套正片,还有好多都在电脑里存着。

沐沐:那什么时候发呢?

紫芸:不一定都要发啊。我出正片纯粹为了个人爱好。

沐沐:好呢。有空再跟姐姐讨论拍外景的经验,我打算出古风的。明天公司还要开会,我先睡了啊。

紫芸:晚安。

(手机QQ上发来一个私信,他急忙点开点开一看,立刻兴奋起来。)

沐沐:在吗?摄影君。

柯基:在在在。要拍外景吗?

沐沐:我有打算,但是第一次不知道该做什么。

柯基:没事没事,不懂的我教你就行。

沐沐:我找到个姐姐,问了很多cos方面的东西。但是摄影方面的,我想咨询下摄影师。

柯基:你喜欢古风是吧?

沐沐:嗯。

柯基:那你有没有照片呢?

(过了一会,一个穿着古装的女孩图片发了过来,她披着长发,面容姣好,皮肤白皙。照片是自拍,有些模糊。)

柯基:啊,这个气质挺适合古风的。刚好我知道市区适合古风的地方。

沐沐:你是专业摄影师吗?

柯基:当然了。我可是上过电视台的,承包各种漫展的摄影工作。等等,我给你张照片。

(两个男子的合影出现在了手机上,左边那个稍微年轻些,脖子上挂着照相机。右边那个看起来比较年长,戴着眼镜。)

沐沐:左边这个是你吧?

柯基:正解。我跟你说,右边这个人,是真正的大佬哦。

沐沐:大佬?他也喜欢古风?

柯基:不是啦。这个大佬可是二次元的代言人,可厉害了。

沐沐:真的吗?

柯基:这么跟你说吧,二次元分为ACGN四大领域,也就是Anime(动画),Comic(漫画),Game(游戏),Novel(小说)。这个大佬就是小说方面的大佬。他从小说入手,打造了能媲美魔戒的中国奇幻文学,填补了我国很多空白。你说厉不厉害?

沐沐:我也不太懂。可是这些和摄影有什么关系吗?

柯基:哈哈。小说跟摄影关系不大,可是文化传播就离不开摄影了。我经常为大佬拍宣传照片,所以关系嘛,嘿嘿......

沐沐:那这位大佬叫什么名字啊?

柯基:你居然不知道?一看就不是本地人。

沐沐:我来春海市没多久呢,这里很多东西我都不了解。

柯基:怪不得。你可以网上搜搜,他叫辛宇博,上过好几次访谈节目。不过平时他很少抛头露面,所以即便你见了他,也不一定认出来。

沐沐:好的。那请问下柯基是你的CN还是本名?

柯基:当然是cn了。我喜欢柯基,加上本人就姓柯。所以就叫这个了。

沐沐:好巧哦。我也喜欢柯基。他们的屁屁好性感。

柯基:哈哈。简直太巧了。柯基有两个品系的,你喜欢哪个?

沐沐:都行吧。

柯基:我比较喜欢彭布罗克威尔士柯基,就是毛色黄白的那种。

(两三分钟,对面没有回复,男子有些按捺不住,发去了一条信息)

柯基:沐沐,还在吗?

沐沐:刚去贴吧了。唔,我看到那里很多漫展照片,都是你拍的吗?

柯基:也不全是。我现在还在上大学,是师傅带着我拍的。不过再过不久,我就可以单独拉活了。

沐沐:嗯嗯。

柯基:不介意的话,我可以当你的免费摄影。

沐沐:免费的吗?

柯基:对啊,我还在实习,哪敢收钱?

沐沐:嗯,谢谢了。如果有计划的话我一定找你。

柯基:好的好的。

(男子喜出望外,他点开对方空间。空间照片不多,大多都是动漫图片。他有些失望,但是一想到有美女主动联系自己,还是有些兴奋。)

(男子思索片刻,在qq上找到备注是“大佬”的人,发去了一条信息。)

柯基:大佬,有妹子勾搭我,她叫沐沐。

(大佬半分钟后,慢悠悠地回复了一句话。)

大佬:哦,别是诈骗。

柯基:不像是。我看了发来的照片,是自拍,不大可能是伪造的吧。

大佬:这可说不清。怎么?她找你拍片?

柯基:对啊。之前加我时是说在贴吧找到的。

大佬:脑子清醒点,小伙子,天上是不会掉美女的。小心仙人跳。她是哪的人,做什么工作?

柯基:不是本地的。具体工作没来得及问。

大佬:别是个人妖就好。

柯基:哼,我又不是没脑子。等我继续问问她。

大佬:去吧。

柯基:大佬,你最近忙不忙?小弟想找点活干。

大佬:你毕业设计弄好了吗?

柯基:没事,院长是我爸熟人。

大佬:你们啊,成天整些旁门左道的东西。

柯基:我可是认真做了的,只是......

大佬;好啦。我可不像你们富二代,生日礼物都是跑车。我这屌丝随时都是把脑袋别在裤腰上过日子的。

柯基:哪有那么严重?

大佬:等你当到你爸那个级别就知道了。成名之后,突然多了一堆所谓的朋友和亲戚,不是找你托关系,就是找你借钱的。

柯基:我懂。

大佬:你懂?到时候你就会发现,最大的麻烦往往来自那些亲近的人。上周有个老同学来找我投资,家里人居然帮着他们,说有笔大生意今年投资40万,明年就能赚80万。我信了才有鬼。还有不计其数找我借钱的,理由五花八门,开餐馆,家里人治病。狗屁,当年我被他们无视和折磨的时候,谁来帮过我。再说,我的钱首先留给家里人用,至于那些跟我非亲非故的,凭什么给他们钱。

柯基:我就当个摄影就好。其他事情我不操心。

大佬:上次你被坑的1万块要回来没有?

柯基:官司打完了,法院勒令对方在半年内还清。

大佬:我也是服了你了,对方说给女朋友打胎,你就划了1万块钱过去。我女朋友也要打胎,你借我2万好不好?

柯基:你不是不喜欢三次元的吗?

大佬:亏那人还是你高中同学,以前关系那么好,最后还不是把你骗了。幸好这次数额不大,想想以后,你要是继承了你爸的公司,到时候坑的就是上百万了。长点心吧。

柯基:我是不会犯这种错误的。

大佬:反正你当心点,现在网上真真假假的东西太多。即便qq上是我跟你借钱什么,千万别信。

柯基:噗,你还需要找我借钱。

大佬:手机快没电了。我最近忙着文化厅那边的工作,改天再聊吧。

柯基:大佬拜拜。

(在某小区的普通居民楼里,一位30岁左右的女子刚刚把哈士奇的身子擦干净。桌子上的手机响了起来,她看到来电人的时候,立马接了起来。)

女子:辛老师,你好。

辛宇博:紫警官,没打扰到你吧。

女子:怎么突然叫我的cn了?

辛宇博:工作场合称呼你陈蕊警官是应该的,私下随意些好。

陈蕊:谢谢你对我们工作的支持。

辛宇博:那是我应该做的。今天带霜花出去了吗?

陈蕊:不久前出去走了一圈,刚才在给她擦身体。

辛宇博:你的配偶在家吗?

陈蕊:他加班。

辛宇博:你们夫妻真够忙的,一个刑警,一个设计师,都要加班。

陈蕊:辛老师最近忙吗?

辛宇博:我90年,你88年的,不敢当不敢当。这次警察风采文化展示多亏了你啊。

陈蕊:哪有,全靠你的推荐。

辛宇博:我只是尽了一个公民的责任。现在警民双方需要新的沟通桥梁,而你这样才貌双全的女士是最好的范本。

陈蕊:我以前只是喜欢cos而已,从来没想到以后能为我工作做贡献。

辛宇博:生活不是缺乏美,而是缺乏观察。cos不仅仅是cos,二次元包容万象,如今的网络四通八达,是绝佳的宣传渠道。

陈蕊:辛老师也对cos有了解?

辛宇博:是啊。

陈蕊:你有CN吗?

辛宇博:CN?这倒没有。

陈蕊:那老师什么时候有时间呢?我和老刘想请你吃个饭?

辛宇博:过段时间才有了。最近文化厅那边又有任务,实在走不开。

陈蕊:好的。

辛宇博:对了,我昨天见到个人,cn叫什么蟾蜍的,我以前见过他。

陈蕊:蟾蜍?好奇怪的cn。

辛宇博:三年前动漫节的时候,好像就是这个人,在场馆里骚扰别人,被有位女coser的男朋友打了。

陈蕊:真的?

辛宇博:三年前的漫展你去了吗?

陈蕊:啊,我想起来了,那次展子我还上了贴吧。不过那个人被打的事情我一点印象都没有了。

辛宇博:也是,人那么多。我先睡了,明天还要开会。晚安,紫警官。

陈蕊:好的,晚安。

612日:

(年轻男子躺在床上,百无聊赖地搜索着附近的人。突然一个昵称为十里长亭的人发来一条验证信息。头像是个女孩的自拍,只不过用口罩遮住了半张脸,两个大眼睛水灵灵的,验证信息上写到:一个人好无聊,求人聊天。他见状立马通过了验证,兴致勃勃地坐起身来。)

超人:美女,有什么事吗?

十里长亭:你是帅哥吗?

超人:当然。

十里长亭:发张照片来。

超人:我只发给美女看。

十里长亭:你是男的,男士优先。

超人:发就发。

(几秒后,一张理着板寸,长相俊朗的男性照片发了过来。)

十里长亭:嗯哼,真man。

超人:美女,你的呢?

(又过了几秒钟,一个约莫16,7岁女孩的自拍照传了过来。)

超人:真可爱。美女多大了?

十里长亭:刚过16岁生日。

超人:16岁?你做我妹妹好不好。

十里长亭:做你妹妹有什么好处啊?

超人:有什么事情尽管找哥,哥没什么办不了的。

十里长亭:真哒?

超人:你还不信了?要不要我帮你冲q币和话费?

十里长亭:那倒不用。

超人:那妹妹叫什么名字?

十里长亭:哥,你先说。

超人:我叫张超,家里是开公司的。

十里长亭:嗯。我叫李悦。

张超:好名字。你还在上学吧?

李悦:我在省艺术学院上学。

张超:这么说,你是个画家了?

李悦:算是吧。

张超:画家赚钱呐,开个画展随随便便就是几十万呢。

李悦:这......我还没毕业。画展什么的离我太远了。

张超:你在忙什么?

(两三分钟过后,李悦没有回复。)

张超:妹妹怎么不理我了?

李悦:没。刚才同学找我。

张超:妹妹还有照片吗?再发我几张。

李悦:穿古装的照片要不要?

张超:要要要,快发来。

(几张穿古装的女孩照片出现在张超面前,他喜出望外。)

张超:妹妹简直就是仙女。

李悦:人家本来就是。

张超:小仙女把手机号给我下呗。

李悦:我手机被偷了,最近只能用电脑上。

张超:哥给你买一部,送货上门。

李悦:我们都没见过,不敢要你的东西。

张超:行,什么时候见见呗。

李悦:好啊。我这边辅导员找我有点事情,先下了,拜拜。

张超:妹妹多聊会呗。

(可是网络那头再也没有回复,看着变灰的头像,张超有些泄气。但是见到空间里女孩的各种自拍后,他又开始浮想联翩了。)

(30岁上下的男人中午忙完工作,他起身来到走廊上。打开手机,在通讯录中找到“辛宇博”的名字,按下拨号键。)

辛宇博:喂,刘工啊,找我什么事?

刘贺:辛老师在忙工作吗?

辛宇博:刚刚写完稿子,在休息。

刘贺:辛老师什么时候有时间?我们想请你吃个饭以表谢意。

辛宇博:昨晚紫警官才跟我说过这事。只是最近任务多,等忙完这一阵再约时间吧。

刘贺:好的。

辛宇博:你最近好些了吗?

刘贺:唉,就那样。老婆怀孕,上个月才做的产检。我这边也忙的不可开交。

辛宇博:恭喜啊。

刘贺:我跟她说工作先别干了,请个假回去好好保养身体,反正干刑侦的那么多,少她一个又不会出事。她不听,说马上要升职了,没法放掉工作。

辛宇博:是啊,现在又是暑假,各种类型的案子慢慢多了。

刘贺:你知道的,她一直都有中度抑郁症。有的时候还要吃药。这几天时不时莫名跟我吵架,今早出门前又吵了一架。昨晚本来回来得就晚,现在整个头都快炸了。

辛宇博:不行的话请几天假,找心理医生看看。

刘贺:唉,我知道怀孕的女人情绪波动很正常。但是这样下去对她,对我都不好。这几天我再加把劲,把工作提前完成。

辛宇博:对了,刘工,我前几天见到个cn叫蟾蜍的,你有印象吗?

刘贺:蟾蜍?我不认识。

辛宇博:三年前的动漫节上,好像就是他骚扰女coser被对方的男朋友打了一顿。

刘贺:三年前的漫展我记得,我跟媳妇一起去的,那时我负责摄影,她还上了官方宣传册呢。不过你说的这件事,我实在记不起来了。

辛宇博:嗯,漫展人那么多。

刘贺:那个人又去骚扰别人了?

辛宇博:没有。在一家餐馆偶然看到的,我也不确定是不是他。只是长得很像。

刘贺:哈,辛老师三年前的事情都记得那么清楚。

辛宇博:是啊。毕竟我们这种文字工作者,如果记忆跟金鱼一样的话,文章就写不出来了。万一写到最后主角和配角谁是谁都搞混了,谁会看这样的作品?

刘贺:说的也是啊。起码比我这种成天画图的好多了。

辛宇博:我的目标是加西亚·马尔克斯,他的代表作《百年孤独》里面有很多角色,明明是祖孙三代,名字却完全一样。如果不认真看,一会就被对话搞蒙了。

刘贺:我已经很久没有看这些书了,没时间啊。

辛宇博:身体才是最重要的。别伤了自己。

刘贺:多谢关心,到时候好好休息一下。她还有几套正片没出,正好趁着这个机会都出了。

辛宇博:不错不错。抱歉,我要上地铁了,有空再聊。

刘贺:那再见了。

(辛宇博挂掉电话,恶狠狠地对着手机默念道:狗娘养的,还想休息?你们两个给我去死吧。)

(男子坐在公交车上,他百无聊赖地玩着手机。突然,一条来信让他顿时有了精神。)

沐沐:啊,我回来了。不好意思啊,昨天工作太忙,又要布置会场,所以没来得及回复你。

柯基:你是做什么工作的啊?

沐沐:我是做会计的。

柯基:哈哈,我还在上大学。

沐沐:嗯?我还以为你是专职摄影。相机和镜头很贵的吧?

柯基:有家里人支持还好。

沐沐:你家是做什么的?

柯基:暂时保密,等见面了再告诉你。

沐沐:嗯哼。该不会是什么非法工作的吧?

柯基:你看我那么善良的一个人,会像是坏人吗?

沐沐:我哪知道。我还没见过你。

柯基:你不是要出外景吗?时间定了吗?

沐沐:我还在和那个姐姐商量。我之前没拍过外景,想找个有经验的人指导一下。所以我想等她有空了再约时间。

柯基:那个姐姐是谁?

沐沐:我在贴吧上认识的,比我大几岁。她去年出了二十多套正片,颜值很高,有种古典美。尤其是她穿上古装的时候,完全就是那个年代走出来的人一样。

柯基:也许这个人我见过,你有她照片吗?

(沐沐发过来一个链接,柯基点了进去,看到紫芸的照片后,他眼前一亮。)

柯基:不会吧,居然是紫芸?

沐沐:你们认识吗?

柯基:这可是我大佬的朋友。之前大佬做警察的文化宣传时,紫芸是主角啊。

沐沐:世界上居然有这么巧的事情吗?

柯基:对啊。

沐沐:这么说你们很熟了吧?

柯基:我和她没有直接见过面,还是看到宣传片后才知道的。不过人家已经结婚了,唉。

沐沐:噗,不然的话?

柯基:我觉得这样一位各方面都很出众的人,做刑警太屈才了。如果去演电影的话,绝对能成为影后。

沐沐:是啊。我觉得她长得很像香港著名演员翁美玲,尤其是侧脸,你觉得呢?

柯基:翁美玲?等我搜搜。

(柯基打开浏览器,输入翁美玲几个字。)

柯基:真的啊。83版射雕的主角,黄蓉最有名的扮演者。气质不凡。

沐沐:可惜后来翁美玲自杀了,似乎是为情所困。

柯基:自杀了?

(柯基把网页往下拉,果然看到了85年翁美玲自杀的事情,享年26岁。)

柯基:还不到26岁,真可惜。

沐沐:是啊。所以要好好珍惜生命。

柯基:没错。

(公交车到站了,他收好手机,跳下车,接着又迫不及待地打开手机。)

柯基:你最近忙吗?

沐沐:还要再忙一阵子,这周财务方面要报税,所以比较麻烦。

柯基:你单位在哪,我去单位看看你。嘻嘻。

沐沐:别,我害羞。等出外景时候再见也不迟。

柯基:哦,好吧。

沐沐:我去休息下,再见。

柯基:再见。

(他再次找到辛宇博的qq。)

柯基:大佬,今天我跟她聊了。

辛宇博:聊了些什么?

柯基:我知道她是做财务工作的。

辛宇博:然后呢?单位名称是什么?

柯基:没问。

辛宇博:那年龄呢?

柯基:问女孩子这种问题不太好。

辛宇博:所以其实你对于她的事情还是一无所知。

柯基:也不是,我知道她很快要出外景了,只是最近忙。而且她还认识紫芸。

辛宇博:紫芸?就是那个长得像翁美玲的警察?

柯基:对啊。她不是你好友吗?

辛宇博:好友谈不上,认识而已。他们夫妻最近总是跟我说吃饭的事情。

柯基:那不挺好的吗?你们去哪吃?

辛宇博:还没定,他们夫妻轮流加班,都很忙。

柯基:那大佬,有空帮我介绍给紫芸认识下呗。

辛宇博:还要我介绍?你爸不是认识市局的领导吗?让他出面就行了。

柯基:那样对对方有压力。我就想以朋友身份认识。

辛宇博:既然你认识沐沐,刚好沐沐又认识她,这样出外景把两个都叫上就成了。

柯基:也对。沐沐说她要等紫芸休息的时候出外景,还请她做顾问。

辛宇博:是啊。到时候你再以摄影的身份去最合适不过。

柯基:是啊。

辛宇博:不过我很纳闷,你这条件大学里应该有很多女的找过你。怎么一个合适的都没有?

柯基:那些女的太俗,动不动就叫我给她们买这买那,受不了。有的家里跟我条件差不多的,又太大小姐脾气。

辛宇博:哦哟,你还是很有原则的。

柯基:那大佬不打算找一个吗?

辛宇博:我这种跟旧日支配者做了交易的人,已经不可能有正常生活了。

柯基:哦......有道理。

615日:

(网吧里,张超打开QQ,李悦已经多日没联系自己,心中发慌。他再次发过去一文字,这一次,终于有了回应。)

李悦:哥,对不起啊。这两天学校办活动,我没来得及上。

张超:哥好想你,你一直不在线,让哥很挂念。

李悦:手机的事情我跟家里人说了,他们说放暑假了再买,让我等几天。

张超:那你怎么跟家里人联系?

李悦:我可以用同学的呢。

张超:哥买个苹果给你,你要6还是7?128G的还是256G的?新出的大红色要不要?

李悦:别这样,哥,我们才认识不到一周。

张超:跟我客气啥。有啥事哥帮你搞定。

(这时,李悦又发来几张穿着学生制服的照片,只是像素偏低,有的细节看不太清楚。)

李悦:哥,你觉得我是穿古装好看还是制服好看?

张超:嘿嘿。都好看,都好看。还有吗?

李悦:宿舍来人了。我找时间再给你。

张超:你用摄像头拍的吧?

李悦:是啊,一时半会找不到能拍的。

(张超发出一个视频请求,被拒绝了。)

张超:咋了?

李悦:宿舍里有人,不方便。

张超:哦。

(张超等了一会,李悦没再回复。他把几张图片小心翼翼传到手机上,保存好,心满意足地点了支烟。等李悦再次发来信息时,张超已经玩好一局游戏了。)

李悦:哥,有件事情不知道该不该跟你说。

张超:有麻烦了?

李悦:是这样的,前几天贴吧上有人转让二手服装,我看价格不错,而且又是我特别想要的,于是就跟她联系了。起初说好我先付钱,然后她把衣服发来。可是我钱已经给了,她总找借口不发货。

张超:我操,他是男的女的?

李悦:应该是个女的吧,所以我才信她。

张超:你给了她多少钱?

李悦:900多,我攒了大半个学期的钱。当时她挂在网上的服装和配件齐全,所以我才联系她的。

张超:她QQ多少?

李悦:你先别急,我再跟她商量下,也许对方真有急事。

张超:她是哪的人?

李悦:是本地的,如果正常发货的话一天就能到了。

张超:好。不行的话哥出面。

李悦:哥你别激动,冷静下。

张超:知道了。

(张超又点燃了一支烟,猛地吸了一口......)

6月17日

紫芸:沐沐?

沐沐:姐?不好意思,这几天忙着租房子,没来得及看QQ。

紫芸:哦,我还以为你出什么事了。这几天找你都不在。

沐沐:让姐姐担心了。

紫芸:为什么要换房子呢?

沐沐:之前的租期到了,房东家里有事没法续租。

紫芸:你一个人在这边是很不容易,尤其是女孩子。

沐沐:其实我还好,主要是家里人......

紫芸:家里人怎么了?

沐沐:唉。

紫芸:发生什么事了?

沐沐:我不知道该怎么说。

紫芸:说出来,我也许可以帮你。

沐沐:唉。其实,家里人都不支持我现在的工作。他们一直觉得我应该待在老家,随便找个什么工作,等到了合适的时候,找个人嫁了。一辈子就这样结束。

紫芸:都什么年代了?居然还有这种腐朽的思想。

沐沐:之前跟家里吵了很多次,唉。但是我不想放弃。我觉得人生要是那样过一辈子还不如死了算了。我要实现我的梦想,我有我自己的人生。

紫芸:没错。那妹妹接下来打算怎么做?

沐沐:把现在的工作做好,再考资格证书。有了那些证书找工作就轻松多了。

紫芸:嗯嗯。说起来,妹妹,我家里状况也不好。

沐沐:啊?

紫芸:实不相瞒,我有中度抑郁症。

沐沐:不会吧?你看上去挺阳光的一个人啊。

紫芸:小时候,我奶奶重男轻女,对我可以说是不管不顾。而我妈又属于那种稍有不满非打即骂的类型,所以你知道我过得有多惨了吧。

沐沐:抱抱姐姐。

紫芸:初中那会我不善于打扮,又黑又瘦,经常被很多同学欺负。那个班上,只有一个女生跟我关系还好。到了大学,有一段时间抑郁症很严重的时候,根本没法学习。

沐沐:有些人就是以貌取人。那那些人后来还联系吗?

紫芸:前几年我参加了初中聚会,一个男的跑来勾搭我。我当时就问他:你觉得你凭什么配得上我?你上过大学?你颜值多高?

沐沐:哈哈,那他怎么说?

紫芸:他一句话都说不出来。群里的人说我记仇,我说你们对我做过的事情我是不可能原谅的。后来我就退了。

沐沐:哈哈,太解气了。

紫芸:就是这样。没人可以替你做决定,只有依靠自己的努力才能争取想要的生活。做人要靠自己才行。

沐沐:是啊。姐姐这样的美女,一定有不少人追吧。

紫芸:之前拍外景总是遇到些不自觉的人,我说了我结婚了,还来勾搭我。好笑的是他说给我买cosplay的衣服,做他女朋友。我立刻把四套服装的交易记录发给他,他就什么话也说不出来了。

沐沐:哈哈,干得好。我决定也要像姐姐那样努力,为自己而活。

紫芸:那妹妹想好外景拍什么了吗?

沐沐:不知道古装能不能订得到,好几家的做工我不喜欢,我找到的那家单子太多了,要半个月以后才能接。我再找找看吧。

紫芸:嗯。

沐沐:姐姐的抑郁症对工作没影响吧?

紫芸:只能靠自己坚持下来了,有的时候还要吃药稳定。

沐沐:啊?要不请个假去看医生吧。这样下去也不是办法。

紫芸:我问过的,如果要维持正常疗程的话必须停止工作,而且不能出现情绪太大的波动。但是我现在的工作,根本不可能停下来。除非调到后勤部门,但是那样以后的升迁就麻烦了。

沐沐:唉,那对身体负担太大了。

紫芸:只能趁着现在咬咬牙挺过去了。刑警就是这样,一旦退下去以后没有机会再往上升了。

沐沐:你这样拼命姐夫知道吗?

紫芸:他知道。为此我们还吵过几次,我知道他是为了我好,唉。

沐沐:他是做什么工作的?

紫芸:设计师,最近也是常常加班。

沐沐:你们也是不容易啊。

紫芸:人生就是这样。

沐沐:对了,姐姐,你认不认识高秋?

紫芸:没印象,他是谁?

沐沐:你不认识?可能是我记错了吧,之前古风群加的。

紫芸:哦哦,接触的人太多,我有些时候都搞混了。

沐沐:姐姐一定要注意身体,身体才是革命的本钱。

紫芸:那是。谢谢妹妹关心。

沐沐:差点忘了,我找到个摄影,挺不错的。

紫芸:这么快。你在哪找到的?

沐沐:贴吧啊。他是漫展官方摄影团的成员,技术没问题。

紫芸:那就好,他是男的女的?

沐沐:男的吧。在上大学。

紫芸:好。我也好久没去漫展了。

沐沐:那个摄影叫柯基,他说他见过你。

紫芸:啊?柯基?

沐沐:哈哈,他的cn叫这个。姐姐应该认识辛宇博吧?

紫芸:是啊。难道你也认识?

沐沐:不是。是柯基把他俩的合照给我看了。

紫芸:这样啊。真巧。

沐沐:辛宇博是不是很厉害?

紫芸:嗯!前几个月为了宣传警员文化,同时加深警民沟通,局里决定拍一套宣传片。当时辛老师作为编剧和主要负责人,他首先推荐了我做主角。

沐沐:那么给力啊?怪不得柯基那么崇拜他。

紫芸:没想到你找的摄影也是熟人,这个世界真小。

沐沐:姐姐之前见过那位辛老师?

紫芸:没有啊。我跟他只是拍摄的时候见过。

沐沐:咦?总感觉他早就认识你的样子。

紫芸:是嘛。我也是觉得。

沐沐:不过姐姐的确有种古典美,被选上也是应该的。

紫芸:谢谢夸奖。

沐沐:嗯。我去收拾房间了,等服装订好我们再约时间吧。姐姐多想想美好的事情,别为曾经的阴霾而苦恼,人总是要向前看。

紫芸:是啊,今天跟你一聊,感觉舒服多了。那先再见了。

(张超终于等来了梦寐以求的信息。)

张超:小仙女,你怎么那么久都没上线?都想死哥了。

李悦:对不起啊,哥,最近忙着期末复习。

张超:哦。考完了吗?

李悦:快了。

张超:感觉你这几天闷闷不乐的,是不是还在为那个事情发愁?

李悦:哥,还是你最关心我。我昨晚问了紫芸,她还没回我。等会我上线问问她。

张超:好。

(一个小时之后,李悦发来一个震屏。)

李悦:哥,怎么办,她老公找我?

张超:她老公是谁?

李悦:不知道。刚才一个男的加我,叫我不要骚扰他妻子。

张超:岂有此理,骗钱的都那么嚣张。谁敢欺负我家小仙女?

(没多久,对面发过来好几张聊天截图。)

李悦:哥,这些是我们的聊天记录。

十里长亭:请问你是?

北冥之鲲:不管你是谁,离我老婆远点。

十里长亭:您误会了,我没有骚扰她,只是想问问衣服什么时候发货。

北冥之鲲:什么衣服?

十里长亭:前两周我在贴吧上找到紫芸出售二手古装的帖子,才加了她的。当时我们说好,我把钱汇过去,她把衣服邮寄给我。您要不信的话,我这里有聊天记录。

北冥之鲲:我老婆已经怀孕了,根本没有发过什么帖子。以后别来烦她。

十里长亭:啊?我这还有汇款记录的。

北冥之鲲:我问了,她从来没有在贴吧上发过贴,也没有卖过古装。你赶紧滚吧。

十里长亭:你怎么这样?我只想跟你讲道理。

北冥之鲲:老子这几天心情不好,别逼我发火。你一个女生,好的不学,成天学些歪门邪道的东西。

十里长亭:你别不讲道理,我可以上公安局告你。

北冥之鲲:告去吧。老子局里有人,你最好小心点。别怪我没提醒你,诈骗罪要3000才能立案,你那点小钱连油费都不够。

十里长亭:有你这样当警察的吗?我要投诉你们。

北冥之鲲:随你的便。还有,让老子再发现你骚扰我媳妇的话,小心吃不了兜着走。

(聊天记录到这里就断了。)

张超:妈的,这个狗日的是谁?

李悦:他们都把我删了。聊天记录只有这些。

张超:把那个卖东西的QQ发我,我去找她。

(李悦发来一串号码,张超输入搜索栏后,出来一个女子的头像。对方昵称显示为紫芸,从头像上是一个身着古装的美女,正含情脉脉地看着前方。)

张超在验证信息栏输入:长得不错,做事如此恶心?骗人钱还有理了?

(不到半分钟,对面拒绝了。)

紫芸:自取其辱,贻笑大方。闹成这样,素质堪忧。

(张超狠狠地锤着键盘。)

张超:这他妈的什么人?你把她电话发给我。

李悦:哥,你也被拒绝了,对不对?电话给你也没用的,她早就把我屏蔽了,你肯定也打不通。

张超:我还不信了。你把他老公的QQ发我。

(李悦又发来一串数字,张超申请添加后,对面很快有了回复。)

北冥有鲲:你是那女的什么人?

超人:管老子是谁。你媳妇欠我妹的钱还有理了?

北冥之鲲:滚。少他妈威胁我,信不信找人弄死你?

超人:哦哟。你试试看。有种把定位发过来,我们当面谈。

北冥之鲲:就怕你到时候跪着求饶。

超人:谁不来谁是狗娘养的。

北冥之鲲:给我滚远点,你们这种瘪三见得多了。以后少来烦我。

(对方再也没有消息,头像也变黑了。)

张超:妈的把老子删了。

李悦:那现在怎么办啊?我还要考试呢。

张超:你学校在哪?我去找你。

李悦:哥的好意我心领了,要不等考完吧。

张超:什么时候考完?

李悦:再过两天。

张超:行。

李悦:哥别冲动,我再找她谈谈。

张超:有什么好谈的?

李悦:我再想想办法吧。谢谢你的照顾。

张超:你是我的小仙女,不照顾你照顾谁?

李悦:mua~你最好了。哥,我先下了啊。

张超:别啊,再发几张图给哥。

李悦:今天人家没洗脸呢,不好意思拍。等过两天就能见到哥哥了,让你看个够。

张超:好啊好啊。

6月19日

柯基:沐沐!最近忙什么呢?

沐沐:摄影君,好久不见了啊。前几天忙着租房的事情。

柯基:哦!那新房子找到了吗?

沐沐:找到了。尽管租金高了些,但是环境好很多呢。

柯基:恩恩。你打算什么时候拍外景?

沐沐:我问问紫芸姐吧,等她什么时候有空就约。

柯基:好的。嘿嘿。

紫芸:妹妹,我已经跟单位请好假了。你打算什么时候出外景?

沐沐:太好了,刚才摄影君还问我外景的事情呢。明天可以吗?

紫芸:没问题。这次计划拍什么?

沐沐:嗯。我决定还是出制服那套吧,夏日款的。之前联系的古装找不到合适的卖家,所以先不出了。

紫芸:好啊。化妆的事情我来吧。

沐沐:姐姐还会化妆?

紫芸:那当然,那些正片大部分都是我自己画的。

沐沐:姐姐真厉害。那姐夫去不去?

紫芸:他肯定去。

沐沐:姐夫忙不忙?忙的话就算了。

紫芸:没事。他也请假了。他本来也会摄影,是我让他学的,这样就不用外面请人了。不过既然你找到摄影了,就让他后勤吧。

沐沐:为了我的外景吗?真的很感谢你们。

紫芸:噗,我和姐夫过两天打算出去走走呢。

沐沐:想好去哪了吗?

紫芸:暂定桂林,银滩。广西那边还没去过。

沐沐:好的。

紫芸:你有微信吗?认识你那么久还没加过。

沐沐:啊?手机被我拿去修了。

紫芸:哦。这样啊。你电话多少?

沐沐:138XXXXXXXX。可能要晚上点才能修好。要不你先把你的发我,到时候我给你电话。

紫芸:好的,我的是137XXXXXXXX。

沐沐:嗯。我记下了。

紫芸:好的。明天去哪拍?

沐沐:初步暂定为欣龙商业城D区。我之前去过一次,那边是新开的区域,有很多欧式建筑,人也比较少。我想早上九点钟在那里见面,你看怎么样?

紫芸:欣龙商业城?嗯,那个地方很大,你说的D区我还没去过。

沐沐:没事。D区有个高高的红色的尖塔,一进广场就能看到。

紫芸:哦。那样就好找了。

沐沐:好的。记得叫上姐夫吧。

紫芸:噗哈哈哈。他来做后勤?

沐沐:好啊。多一个人帮忙抬着幕布,遮光板那些也不错。姐夫现在在干嘛呢?

紫芸:他啊,昨晚画了一晚上的图,总算提前完成工作了。现在正在补觉中,醒来估计要到下午了。

沐沐:哈哈,姐夫也是很拼的。我问问摄影君那边,要是他也同意的话就这么定了吧。

紫芸:嗯,好的。

沐沐:柯基柯基,在不在?

柯基:在,有何吩咐?

沐沐:明早我们打算去欣龙商业城拍外景,早上九点在那边汇合,怎么样?

柯基:我没问题。不过是不是有点早了?

沐沐:那个时候刚好人不多,比较好拍。

柯基:也对。

沐沐:欣龙商业城有个红色的,高高的尖塔,我们就在那个下面见面吧。

柯基:嗯。那里我经常去。

沐沐:摄影君记得准备好器材哦。

柯基:放心,我很有经验的。镜头要带几个?要不要三脚架?

沐沐:这个我也不懂,你看着带吧。

柯基:好!

沐沐:恩恩。你是开车来还是坐车来?

柯基:那边很难停车,我打的来吧。

沐沐:路上注意安全哦。你一个人没问题吧?

柯基:那当然,我以前都是这样一个人去漫展的。话说,认识你那么久,都不知道你的电话。

沐沐:真不凑巧,我的手机拿去修了,晚上应该能好。要不你先把你的号码发来,等我拿到手机后,第一时间给你回复。

柯基:哦!我的号码是152XXXXXXXX。

沐沐:好的。那我先下了,这边还有点事情。

沐沐:姐姐,摄影君也同意了。明早九点整,在欣龙商业城D区,也就是有个红色尖塔的下面集合。

紫芸:这么快就约好了吗?我和姐夫一定准时到。

沐沐:那太谢谢啦。我有点事情先下了。拜拜。

紫芸:好的,明天见。

(柯基乐不可支地打通了辛宇博的电话,过了好一会,对面才接起来。)

柯基:大佬,明天沐沐约我去拍外景,紫芸也要去,你来不来?

辛宇博:啊.....呵。我,我就不去了。

柯基:你怎么了?在睡觉吗?

辛宇博:唉。感觉身体不舒服,前几天为了文化厅那些事情忙得不可开交。总感觉浑身难受。

柯基:哦,太可惜了。那你好好休息。明天我拍好了发给你。

辛宇博:好。祝你们拍的顺利。你们打算在哪拍?

柯基:明早九点,欣龙商业城,红色尖塔附近,那里是新开张的,我都没去过。

辛宇博:是谁定的地方?

柯基:当然是沐沐定的。你之前想多了,她不是那种骗子。

辛宇博:也好也好。我想再去睡会,

柯基:嘿嘿,不打扰大佬休息。我挂了。

辛宇博:好......

(下午时分)

辛宇博:喂?紫警官刚才找我吗?

陈蕊:不好意思,你在休息吗?

辛宇博:唉,最近忙文化厅的事情有些头大。早上听柯基说你们明天出外景?

陈蕊:是啊。时间地点都订好了。你要不要来?中午我们再吃个饭啥的。

辛宇博:我想多休息下,要不改在下午?

陈蕊:嗯......好吧。我跟老刘说声。

辛宇博:他在干嘛?

陈蕊:他加了一晚上班,正在补觉呢。

辛宇博:你们请好假了吗?

陈蕊:是啊。为了自己,也为了孩子,我们决定出去走走。

辛宇博:不错。我这两天碰到点事情,想和紫警官交流交流。

陈蕊:哈哈,你说吧。

辛宇博:这两天帮文化厅编排节目时,看到几个报道。有个开餐馆的老板,出于善意免费给流浪人员提供稀饭馒头。一开始人们还是紧紧有条地去领东西,后来发展到有些人不要吃的,伸手要钱。更有甚者,因为稀饭不够热直接扔在了老板身上。紫警官应该接触过很多人性的阴暗面,我想听听你的看法。

陈蕊:我觉得,人都是自私的。就我入职的这些年,也见过不少这样的事情。去年调查一起儿童走失的案子,家属指责警方不作为。实际上,他们家开的小卖部,门口就有摄像头。当天孩子早上走失的,下午他们才报警。警方调查时,还否认摄像头是自家的。

辛宇博:居然有这种事?那孩子找到了吗?

陈蕊:孩子找到后已经溺水身亡了。

辛宇博:我还想到一个问题,一个好人,做了999件好事,做错了1件事就会千夫所指。一个坏人,做了99件坏事,哪怕只做了1件好事,也会被人称赞回头是岸。这个世界对好人一点都不公平。

陈蕊:无论做什么,无愧于心就行了。

辛宇博:是啊。好人通常被人误解。啊,抱歉,说了太多莫名其妙的话。你别介意。

陈蕊:没事没事。

辛宇博:那祝你们外景开心。等明天你们那边弄好我们再联系吧,我估计要睡到中午。

陈蕊:嗯。你多保重。

辛宇博:好。再见。

(挂掉电话,辛宇博对着手机阴笑着)

辛宇博:亲爱的陈警官,明天我给你准备了一份大礼。如果你没收到,别着急,后面还有很多惊喜。

(晚上八点左右)

李悦:哥,在不在啊?

张超:小仙女,哥很担心你啊。

李悦:我刚才在网上找到了一些图片,你看看。

(李悦发来数张身着古装女子的写真,这个女的和之前张超看到的紫芸头像一模一样。)

张超:卧槽,这就是那个女的吧?

李悦:我在一个古风网站上找的。ID也是紫芸,就是她没错了。

张超:他妈的,长得那么好看,干得不是人事。你的钱要回来了吗?

李悦:没有。而且宿舍一个同学昨天收到几百条骚扰短信和来电,短信上都是些乱七八糟的注册码,来电各个地方的都有,回拨过去响了一声就挂断了。搞得她很长时间电话都不敢接了。昨天又是考试,一整天都提心吊胆的。

张超:一定是她干得!

李悦:我之前不是手机丢了吗?就借同学的支付宝给紫芸汇款,应该就是那个时候她知道了我同学的号码。这些骚扰短信和来电很可能是她老公干的。

张超:妈的。真不是东西。

李悦:对了。哥,我找到一张那个男的照片,他好像真的是警察。

(李悦发来一张高大魁梧,身着警服的男性照片。)

张超:长得挺壮,不过你放心,我多叫几个人去。

李悦:哥,你先别着急,我想了个办法,可以把紫芸约出来。

张超:什么办法?

李悦:我看她最近要约人拍外景,我换了小号加她,用别人的照片混了过去。她真的加我了。

张超:她同意跟你见面了?

李悦:快了。我跟她约在明天拍,时间是早上九点。地点她说在欣龙商业城,你知道在什么地方吗?

张超:放心,没有哥不知道的地方。你把她约出来,剩下的哥给你搞定。

李悦:哥,你别激动。我再问问她。

(过了两分钟,李悦发来新的信息)

李悦:她说在商业城一个红色尖塔下面见面。

张超:知道了。我会准时到。

李悦:谢谢哥。我就知道哥靠得住。

张超:小仙女,哥帮你了那么多,你打算怎么谢我?

(李悦不做声,发来一张照片,照片上是位女子穿着内衣的照片,没有露脸。身材婀娜多姿,长发披肩。)

张超:小仙女,来,亲一个。

李悦:这是给哥哥的奖赏。明天我借个手机跟你联系吧,你先把号码给我。

张超:好好好,我电话133XXXXXXX。爱你,么么哒。

李悦:么么哒。那哥哥,紫芸突然又找我了,我去应付一下。

张超:去吧,哥罩着你。

(按耐不住兴奋的张超拨通了一个号码。)

张超:喂?老四,明天跟我去要账。......你说是谁?你大嫂。之前跟你发照片的那个!

老四:找谁要?

张超:你别管。事成之后我们兄弟几个好好吃一顿。

老四:哥,上次我们被警察处理过一次了。还是别......

张超:放屁,你是不是兄弟?哪一次打架不是老子冲在最前面。一句话,你去不去。

老四:去去去。

张超:叫上三儿。我们三个一起。

老四:哥,先说好,我不动手啊。我只负责劝架。

张超:怂货。得,你们看戏吧。哥一个人解决。

老四:哥,嫂子是真的吗?

张超:你什么意思?敢怀疑我眼光?

老四:不,不是那个意思。总觉得有点问题。

张超:能有什么问题?照片都发了,总不可能那些自拍都是假的吧?

老四。是,是。哥,明天几点啊?

张超:九点,欣龙商业城。那里有个什么红色尖塔。我们几个先在外面碰头,再一起进去。

老四:行,我给三儿打电话。

(张超满意地点了一支烟,他想到那个男人五大三粗的身材,把桌子上新买的折叠刀放在裤兜里......)

6月20日,早8:30左右。

(柯基背着大包小包的器材,坐上了开往欣龙商业城的的士。这时手机上收到了一条信息)

陌生号码:你好,摄影君,我是沐沐。昨晚手机没能修好,我临时借了一个来。

柯基:啊?好吧。你到哪了?

沐沐:我出门了,大概半个小时就到。你在哪?

柯基:我也出门了,很快就到。

(柯基拨通了号码,很快被挂了。)

柯基:沐沐怎么不接电话?

沐沐:抱歉,今早起来突然嗓子不舒服,说不出话。

柯基:没事吧?

沐沐:我吃了药了。不用担心我。

柯基:那外景......

沐沐:正常出就行了。我跟紫芸姐说声。

柯基:好的。

(紫芸手机收到一个陌生号码的信息)

陌生号码:你好,紫芸姐,我是沐沐。很抱歉用这个号码,昨晚坑爹的修理工没能修好我的手机。我只好临时借了一个。

紫芸:怎么那么倒霉?现在的修理工真是的。

沐沐:你们出发了吗?

紫芸:我和你姐夫已经出门了,大概有半个小时。你呢?

沐沐:我在路上了。一会见。

紫芸:好的。

(与此同时,城市的另一边)

陌生号码:哥,我借了同学手机。我们暂时用这个号码联系。你出门了吗?

张超:小仙女,你总算联系我了。我们早就出门了。

李悦:好的。我的电单车坏在半路上了,我看能不能找共享单车骑过去。

(张超照着这个号码拨了过去,对方挂断了。)

李悦:哥,不好意思,我感冒了,嗓子难受。现在说不出话。

张超:你真让哥操心。吃药了吗?

李悦:吃了。不过还是难受。

张超:你等着,等会一见面,我让他们好看。

李悦:对方可能有所准备,你小心点啊。

张超:不怕,我们这边有三个人,我还带了家伙。

李悦:哥,你真厉害。

(半个小时后)

柯基:沐沐。我已经见到紫芸他们了,你到哪了?

沐沐:不好意思啊。刚才车抛锚了,我打的过来,可能还要个十分钟。

柯基:没事。我们等你。

沐沐:请帮我转告紫芸姐,让她久等真是不好意思。

柯基:好的。

张超:小仙女,哥见到红色尖塔了。你在哪?

李悦:你到了?那么快。发张尖塔的彩信给我吧。

(张超照办了。)

张超:你在哪?

李悦:我最多十五分钟。刚才紫芸发信息说她到了,你先上去帮我看看她是不是真的在。在的话帮我拦住她们。

张超:小菜一碟。你快点过来。

李悦:恩恩。

.......

6月20日,18:30分左右。

(电话那头传来男人的咆哮声)

男人:李悦,你他妈怎么不接电话?

辛宇博:你们居然还有机会打电话,真是出乎我的预料。不过这满大街的天眼,应该早就拍下了你们的样子。过不了今晚,警方就会找到你们。

男人:你他妈是谁?李悦在哪里?

辛宇博:我猜你们是骑共享单车走的,如果是打的和公交,早就被抓了。手上的鲜血洗干净了吗?衣服换好了吗?等下拷上手铐的时候,穿得体面点。

男人:老子再说一遍,让李悦接电话。

辛宇博:不过我还得谢谢你们。那个男的不是警察,女的才是。所以出于职业敏感,她才会追着你们不放。哦,对了,那个女的已经怀孕了,搞不好是一尸两命。

男人:你他妈到底是谁?

辛宇博:你家根本没有什么公司,你爸有个不大不小的装修队,你妈在纺织城卖衣服。而你自己,半年内换了三个工作。有件事你倒是很积极,泡女人。我算了算,最多的一次,半年内四个女朋友。经常这一任还没分,就搂着一个新的秀恩爱。

男人:......

辛宇博:不说话了?是不是很震惊我居然知道那么多?不妨再给你透露一点,你以为真的有美女看上你,而且信你那些鬼话?你知道你最让我感动的是什么吗?是你的智商。不过话说回来,没有你的帮助,今天这份礼物还真送不出去。对此再次致以我最真挚的谢意。

男人:你,你。老子整死你!

辛宇博:故意伤害罪会判几年呢?你这有可能是三条人命。希望你在监狱里能见到一位神秘的长者,在他的指引下你出狱后获得了一大笔可观的财富。再然后你摇身一变成了上流人物,把我们这些眼中钉全部干掉。怎么样?

男人:李悦也是你假扮的?

辛宇博:哦,你总算明白了,不过可惜已经晚了。其实你不是没有机会,要不是精虫上脑,我这点雕虫小技完全不起作用。

男人:老子跟你无仇无怨,你......

辛宇博:呵呵呵呵。你有好几年去回味这些事情,也许等你出狱了都不可能想明白。

(男人咆哮着,辱骂着。辛宇博慢条斯理地挂掉电话,按下屏幕上的sim卡切换。系统显示切换为sim2卡,他打开通讯录,找到唯一一个号码。)

喂?阿秋,是我,蟾蜍。

......令堂的手术成功了?太好了。......

......提钱就见外了,几十万不重要,重要的是手术结果。......

......没有当初你的指导,就没有今天的我。我应该先谢谢你。......

......对,那份大礼送出去了,那三个混蛋也彻底完蛋了。已经死了一个人,那婊子和她肚子里的b崽子不知道能不能活过今晚,不过不重要了。要不是你提供的精确资料,我还勾引不到那个张超......

......查我?怎么查?那两个手机号,一个是黑龙江漠河的。对,就是漠河还有一个是内蒙古包头的。让他们慢慢查去吧。是不是很意外那种号码我都能搞到?......

......你说柯基?他很善良,很聪明,但是又很天真。在我的计划中,他负责观察和记录。看来他做的很不错。希望他以后明白,做人不能太善良......

.......三年了,那一拳我永远记得。他妈的,我现在想起来,那种感觉还在。当初我跟那婊子那么熟,她居然装不认识我。你知不知道,我们喜欢同样的冷门动画,她还是吧主。又都在一个市,游戏还在一个区。好,她结婚也就算了。我以为我跟她是朋友......

.......没错。那天我跟她约好面基,在展厅里,有个人渣骚扰女coser。结果不知什么原因,那些人都找上我了。我当时以为是误会,刚好那婊子也在场。我想让她帮忙澄清下......

......你猜她怎么说,她说和我不熟!我他妈的。当时发生了一些拉扯。他老公,当时还是男朋友以为我骚扰她,上来就是一拳......

(辛宇博停顿了很久,他望了望过道上,没有人经过。)

......所以那天我发誓。老子一定要登上顶峰,把这些杂种彻底碾碎。那天晚上我质问她?她把我删了,拉黑了。我还收到一大堆骚扰电话和短信。再后来我通过中间人打听,她一句我在加班,不知道谁干的就敷衍过去了......

......你以为她很聪明?狗屁。我今年前些时候,在警局里见到她时,她一副迷茫的样子看着我。我要是清网行动的逃犯,她就是渎职罪。那天我当着领导的面夸了她两句,她就上天了。也不动动脑子,即使我找coser,也会找那些20岁出头的人。哪会轮得到一个年近30岁的老娘们......

......那个傻逼还以为我在帮她。要怪只能怪她跟我说得太多,我一开始就知道她从小有阴影,一直有抑郁症。加上她工作性质,这种病指不定哪天就爆发了。现在她又怀孕了,老天都在帮我。当时拍宣传片都是占用周末和晚上的时间,她休息的机会都没有,还乐此不疲......

......他们夫妻俩都是一个水平的智商。我分别试探过,他们对于三年前的事情没有任何印象了。是啊,她长得美若天仙,根本不用在意我们这种臭屌丝的存在。这就怪不得我了。一个之前被你深深伤害的人,声称要给你好处,你信吗......

......你也不信吧?但是他们信了。这次计划前后就一周多,但是我他妈准备了一年。要不然那些照片,自拍从哪来的?中国十几亿人,上千万的网民,警方慢慢搜去吧.......

.......不不不,这只是个开始。狗男女只是其中的两个人,还有的我会找机会解决的。我早就掐准他们的精神水平,那个男的很护妻,最近精神不佳,家庭矛盾加上工作压力,很容易失控。只要再加把火,一切都来得很轻松。......

......这个计划的核心在于根据不同人制定不同的人格。张超那样的脑残很好办,搜集一些美女的自拍,露脸不露脸的都行,只要差别不是太大,不能出现有的长发有的假发,身材也要一致。然后申请购买或购买一个QQ就搞定了。......

......你问婊子为什么会上当?我也有点意外,只能说她智商堪忧,要是我去做刑侦,绝对比她好得多。她的特点是善良,很容易共情。我扮演的那个女的,有工作,跟家里有矛盾,懂得拼搏,和婊子本人有很多相似之处,很容易引起她共鸣。而且之前她都是这样网上约外景的事情,不会多问对方的真实身份。......

......柯基?柯基就简单多了。他之前被“好友”坑了1万块就是经验不足导致的。我扮演的这个角色稳重,有一定社会阅历,足以让他心动。......

......哈哈哈哈哈。你忘了我本来就是写小说的吗?实不相瞒,我成名后总有些来历不明的公司找到我,让我写剧本,给的价钱是市面上的好几倍。这些剧本大部分都跟公检法有关,而且没日常对话和生活。跟他们交流拍戏的细节也是含含糊糊的,一看就是诈骗集团。那种活我是不可能接的,尽管钱多,但是将来就有把柄在他们手里。即便警方不处理我,那些人也会整我。......

......你说接下来怎么办?简单得很,我去医院表示下哀悼,最多捐个钱,淌两滴眼泪,声讨下凶手,然后屁事没有,其他人还会赞扬我有情有义。呵呵,现实就是如此讽刺......

......所以,做人只能靠自己,否则只能被别人踩在脚下。好了,我得去安慰下那位富二代了。以后我会换张卡联系你。......

......呵呵。我的真实身份?其实你应该猜得出来了。以后有缘再见吧,希望未来某天在大街上,我们能第一眼认出对方,然后问一句:你的名字?......

......嗯。老人家身体最重要。今天就到这里吧。我的知音。......

(辛宇博挂掉电话,将手机后盖掀开,麻利地掏出两张sim卡。走到洗手台边,就着洗手的机会把两张卡扔进了池子里。看着sim卡顺着水流消失后,他离开了咖啡馆。在毗邻咖啡馆的河边,他端起刚才的手机。他盯着手机看了会,一抬手,手机消失在了空中。做完这一切后,他默默地朝着大路走去。拦下一辆出租车,离开了。)


活动链接:http://www.jianshu.com/p/d7df1688827b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记录生活,活得畅快。
    阳光医学生阅读 130评论 0 0
  • 最近工作压力很大,工作时长不固定,心一横,申请回家办公。 每天定时上班,下午到点关机,出去散步。行行走走,感慨着,...
    安心潜水静思阅读 94评论 0 0
  • 加拿大火灾,53000人在30分钟内紧急撤离,全城市民必须以最快的速度撤离,无论当时在哪里,无论是否自己开车,或是...
    时倾小姐姐阅读 293评论 0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