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4

他,以独特的天赋

在过早的感悟中 冲击着 人生的渺茫

他,虚伪地活着

痛苦地,独自不知所措地活着

直到他的思想,即将凝结

智慧,背叛他 在那诅咒的国度

才华,消磨殆尽

可笔尖却仍在继续,

用灵魂感动着自己,

镌刻着,一生疯狂的沉溺。

泪融过的痕迹,幻化出

一个自主的造影,

呈现出他的天地。。。。。。

于是他习惯了笑

可微笑的泪水,洗不尽

他悲愤的诗行,

愁痛的字迹!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