婆婆病了

月有阴晴圆缺,人有旦夕祸福。前几天公公走了,如今婆婆又病了。她自己说是因为天气变凉,不小心感冒了,我想这可能是病倒的原因之一,更重要的原因估计是公公走了,失去老伴儿的伤心痛苦和孤单等多重打击一下子击倒了她脆弱的身躯,本来瘦小但却精神矍铄的她,如今变得精神萎靡,无精打采的,饭不吃,水难得喝一口,本来每天骑电动三轮车出去捡拾废品当作锻炼身体自得其乐,如今呆坐在那里丝毫没了往日的乐观和活力,婆婆病倒了,受到了严重的打击,精神受打击导致身心萎靡。老人老了的样子,感觉让人心疼,她们有她们的想法儿和活法儿,和儿女们之间的生活方式不同,有时感觉生活中真有许多无奈,有许多无法用常理去推断,更有许多风俗习惯无法让人理解,公公的离世,如果按照城里的处理方式和流程应会更加简单,逝者早日安息,生者也能少一些舟车劳顿少一些折腾。

坐在乡镇卫生所挂水中

老公和婆婆也是在这次大的变故遭受了严重的打击同时,受影响最大的两个人,劳累费神痛苦伤心,导致身体抵抗力下降是非常正常,免疫力下降又遇冷空气来袭而一下子爆发出来,接下来一周还有法事要做,希望她早日康复。

家里发生了变故,总是让家人沉痛悲伤,在外人看来,都是大不了的事,可对于当事人来讲,估计要用很长时间来疗伤,要经历很久才能走出悲伤的心境。婆婆目前至少是这样,老公及他的们也是这样。

我老爸老妈前些日子无意之间听说了我公公病了,然后每次打电话都要问问我公公的病情有没有好转,我每次都编个谎话告诉他们说已经好了,老爸听说公公病好了,很高兴,还不停地嘱咐我说要多去看看他们,年纪大了,多看看,养儿防老,人家就一个儿子,要对老人好点儿。我老爸老妈特别心善,我也满口答应,但我也从来没有失言过,向来善待公公婆婆自问无愧于心。


至今老爸老妈还不知道孩子爷爷去世的消息,我特意没有告诉他们,远在几千里之外的他们,还是不知道为好,倘若知道了,会引来老爸老妈更多的担忧,老年人对于生命的重视和对死亡的恐惧是我们年轻人无法理解的。

我由于工作的原因,在公公出殡后的当天下午便独自驾车550公里返回工作地,五天的折腾,本来就已经精疲力尽了,又要长途驾驶,又碰巧京沪高速长距离修路,只能单车道时速只能60公里行驶,一直持续300公里后才走出修路路段,时速120公里向家的方向疾驰,下午4:30起程,到夜里12:30到家,中间休息半个小时,疲劳导致泛困,但好在车上还带了三个外甥,有他们跟我适当地说话提神,路上虽然疲劳但总算一路顺利到家。


说起回老家,当某个周四晚上近八点时接到先行回老家的老公电话,说老人走了,让我次日收拾东西要回老家的消息时,我立马从单位开车回家收拾了一些物品,给家里的两个活兽准备了三天吃的粮食和水,便于当夜11:40分从家里起程上高速奔赴老家奔丧了,夜里行车费神费力,一路上80%的车辆都是大货车,在江南一段路程相对来说路宽车道多并且有路灯,路面亮还算不太疲劳费神,到凌晨三点后到苏北一段路面变窄只有两个车道,基本上除了我一辆轿车外再无第二辆轿车了,清一色的让人望而生畏的大货车,并且总是要换车道,每次和大货车擦身而过的时候胆颤心惊,感觉有一股具大的风带着我向大车靠拢,这种接二连三的恐惧尤其让我更加疲惫,所以当独自驾车400公里时,困意袭卷全身,困的感觉总是瞬间方向盘会偏离车道,甚至于有一次方向盘偏离厉害,差点与中间隔离带来个亲密接触,吓个半死瞬间一身冷汗,急忙到近处服务区休息,缓解紧张的神经和疲劳,即便睡不着也要假寐,终于一路紧张疲劳中到了婆婆家,马上又进入了新的悲伤氛围中了,于是便有了前面所说的五天的大操大办,在哀乐声中在极度悲伤中办着丧事,祭奠着已逝的公公。

时间总是悄无声息地流逝,而我们却总是感觉很多事都让我们马不停蹄。弹指一挥间,公公已经入土为安了,可是活着的人仍然在不停地忙碌着。

老公仍然在老家陪着母亲,而老母亲又生病了,这让他这个要上班要养家糊口的儿子左右为难,又无法劝服母亲一同跟我们住,他在家里又把家里所有的物品整理了,废旧迎新,希望在接下来的日子,老人能早日走出悲伤,开心地过好后面的每一天。


昨天与老公通话,老公说:“隔一天婆婆便让他带她到林子里墓地处哭上一遭”,天气变冷了,伤痛之中的婆婆,显得格外地萎靡,总是沉浸在失去亲人的悲伤中难以自拔,来来回回,老公已经带着他妈妈去了七八次林子里了。硕大的林子是婆婆家门前有三条河其中第一条河的第二个堤坝,林深茂密,尤其是从村里一直向南,到没有人烟的地方,环境静雅,堤坝两边是清澈的小河,每天只有鸟儿嬉闹鱼儿在水里奔跑,树丛里的杂草也格外地显得那么青绿,环境优美,可由于这里堆了几块新旧老坟,倒让这一块儿显得清冷和神秘,小孩儿一般是望而却步的,公公落户于此,婆婆也来了多次,坐在坝上远望坝下南坡下新起的坟头,她的话只能对这里说了。

老公还告诉我另一件非常让人感觉不可思议的事情:老公在整理物品和公公遗物时,竟然发现了以前公公服用的药品盒子上面,用铅笔写了很多遍汉字形式的九月二十三,字迹是公公的笔迹,写的歪歪扭扭的,几个药盒子上都写了多遍这个日期,这什么时候写的不太清楚,但公公的去世日子刚好是农历九月二十三,这其中的缘由或许只有已逝的公公能知道是怎么回事吧,天意巧合和冥冥之中注定的?活人无从知晓,但无论如何希望已逝的公公在天若有灵,能够保佑婆婆早日康复,能保佑我们全家平安幸福,也祝另一世界里的公公开心快乐。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