犹记青春岁月

    苏非然回首那段玲珑岁月还是不自觉的笑,犹如破云而出的明月,透亮的让人惊喜不已!非然口中的人渣哥哥却是最暖她的心


      叮铃铃,随着闹钟的准点报时,非然翻身伸手止住了闹铃,哈欠连天都没法阻止非然的大脑,有条有序的指挥着身体,开始上学前的准备!

      非然,高二文科生,转校生,甜美可爱系,嗯,这个说法是过去式,自从遇到他,她再也做不成别人眼中的女神,只能女汉子。

非然口中的他,不是她青梅竹马的人,也不是她狭路相逢的同桌。这两类人,以非然的个性,外貌,没有搞不定的。非然哀叹一声,是她同父异母的哥哥,苏非逸。想到这,她可以咬牙切齿了的说,人渣哥。


        这个哥哥的故事,还得从她父母辈讲述,非然的爸爸苏联程第一任妻子,白女士,家境条件优越,虽不说富家千金,却从小未吃过苦。和苏联程的相遇以及结合,那也是A市的一段佳话。从此白雪公主和白马王子过上了幸福的生活,他两却没有实现。婚后的柴米油盐,七大姑八大姨的家长里短,把白女士的爱情观,完全颠覆。所以,在非逸1岁的时候,白女士抱着小王子协议离婚,回到了自己的城堡。

      经不住七大姑八大姨的折磨,在非逸2岁的时候,他爸再婚了,第二年,非然出生啦!有时候非然也经不住想问,爸爸爱妈妈吗?但看到他两相敬如宾的过日子,非然止住了嘴,她怕打破这个平衡。非然默默想,反正以后自己的爱情要轰轰烈烈。


      非然,当然也有暗恋的人,哪个少女不怀春。就是她的同班同学,张诺,清秀的面庞,那甜甜的笑都融化了非然。也正因为张诺她认识了苏非逸,这个人渣哥,足足比她大三岁,却愣生生的成为同班同学。


      宠爱是遗传的,可想而之,白女士把非逸宠的无法无天,要不然留级都留到高二了,非然只听说过,她有这么一个哥哥,但是没有见过面,她只是从爸爸的表情变化里和手机里的照片,爸爸挺喜欢哥哥的。但是却从未带到家里来过。第一次两兄妹见面,就确定了对方。

        非然的表情,当时很自然,自然而然的叫了一声,哥。非逸却是从骨子里表现出来的厌恶。那种厌恶感觉非然就是一个拖油瓶。非然被看的很不舒服,当时张诺也在场,她忍了下来。她没想到,她的忍耐得到的却是非逸的恶作剧。


        事情发展到第一打架为爆发点,在打水室中,非然提着水壶往回走,和非逸的一个照面,水壶飞出去了,对于之前的挑战,非然都忍下来了,这次非然直接上手,动手揍了这个哥,可想而知的场面,被赶来的张诺拉开,非然的忘我境界,导致,她双手通红,头发凌乱,她哥却一直笑呵呵的看着这个发怒的小狮子。

    等非然冷静下来后,她哭了,她哭不是手疼,而是形象全非了,尤其在张诺面前。当时张诺笑着说,非逸,没看出来啊,和你还真像。

        这件事,最终惊动了老师,老师让他们请家长,当非然的爸爸急匆匆赶到办公室,看到一双儿女,尴尬不止非然爸,还有老师。老师没多说啥,两孩子都在学习阶段,尤其当哥哥的理应多照顾妹妹,嘱咐了几句,让非然爸回家教育他两。非然爸,一直嗯,嗯,嗯。

        消息传到了2位爱孩心切的妈妈,非然都脑补了2位互掐的场面。结果,回家后,家里一片祥和。

        自此非然对人渣哥的深恶痛绝已经到了极致,她觉得,为的不让她伤心,父母之间肯定隐忍了很多。


        事情的转变在于一次非逸的生病住院,急性肠胃炎,上吐下泻的折磨,不得已的住院。从非然踏入班门口,一直有女生窃窃私语。等她路过时,却又故意让她听到,就她,她妈是个狐狸精,小三上位。难怪,这么胚子里就带着媚劲。

      非然握紧拳头,内心波涛汹涌,却努力压制,大声吼道,你们说什么。怒吼后的鸦雀无声更是无比的难受,非然通红的眼睛在张诺从门口走过来,拥着非然走出门口后转变成眼泪哗啦啦的掉下来,张诺在门口停下来,一往帅气的脸庞再没有往日的笑容,严肃的脸,冷冷的声音传来:“父母让我们来上学是学以致用,而不是说人事非。”

      一气呵成的请假,以探望同班同学为由,不仅为逃课找好理由,连老师觉得,张诺同学乐于助人。只是非然没有心情来欣赏张诺同学所做的一切。

        路上车程半小时,一路都是张诺再说,非然在听,刚止住眼泪的非然,又把大颗大颗的眼泪掉下来,出租车司机不时的从反光镜里偷看他两,张诺抬头对司机说,大哥,请专心开车。司机大哥尴尬的笑着,嗯嗯嗯嗯。

到了医院,非然飞快的扑向非逸的病房,铺开双臂,眼泪哗啦的说着,哥,哥。谢谢你。

        一旁削水果的白女士,躺在床上悠然吃着水果的非逸,都满脸惊呆,停止了动作。空气凝固,直到非逸看到门口慢悠悠走来的张诺,说,这丫头怎么了,我还没死,就算我死了,不应该高兴吗?张诺笑笑说,你的光辉事迹我给她说了,她也是个大人了,也知道保护自己。

      非然停下动作,乖乖站起来,对着白女士说,阿姨,谢谢您。随即一躬。非逸满脸不高兴却又隐藏着笑容说,小丫头,不厚道,金主在这呢。

        整个下午,白女士从惊呆到惊愕,从欣慰到感叹。非然从哭泣到笑容,从站着到贴到非逸身上。非逸从坏坏的笑着拥抱到无理取闹的指挥非然。张诺静静的看着,仿佛每个人身上有一道明媚的光闪过,让张诺感到的舒服,安逸,温暖。

          非逸认识非然要更早一些,是从他第一眼看到妹妹非然的照片,可爱的脸旁,忽闪忽闪的大眼睛,嘟嘟的小嘴,那一年他5岁,非然2岁。爸爸过来探望他,慈祥的笑脸咧开,温暖着这个幼小的心灵。小非逸说,这是妹妹是谁。爸爸说,这是非逸的妹妹啊,等你长大了就会见到她。非逸很纳闷,我的妹妹,为什么长大了才会见到。

      从此小小男子汉,立志要保护这个神秘的妹妹。长大后的非逸,感觉大人不靠谱,明白了这个妹妹的来历,为了得到更多的关注,用留级手段想要从妹妹那抢过父亲到第一次见面遇到时涌起保护欲时,非逸觉得这个妹妹就是一个天使。

    非然转校,有一部分原因是让非然更好的学习环境,另一部分偶尔传到非然耳中的风言风语,每次看到非然红涨的脸蛋,非然爸很是心疼。


第一次,午睡时,头上被别人扔虫子,是非逸怕吓到非然,准备悄悄拿走虫子时,被非然看到,惹来非然的怒瞪。

第一次被别人反锁到厕所时,非逸及时赶到扔掉堵门口的扫帚。非然开门,看到悠然自在的非逸,给的一记狠拳。

第一次打开水时,水壶壶底被人拧松,非逸快速的打飞水壶时,长嘘一口气的非逸和非然的张牙舞爪。

      很多的第一次,都是非逸对非然的第一次。每次非然会看到非逸莫名其妙的伤。其实是男人与男人之间的较量,不过一个是维护妹妹,一个是维护女朋友。


    非然说:“我好幸福,我不完美,会招嫉妒,也嫉妒过别人,但是自从遇到哥哥,我感觉世界都明亮起来。”

    从那段青春岁月,一个哥哥对妹妹的维护,一个妹妹对哥哥的依赖,一个知己的好友。换来两个家庭的互动。两位女人,抛弃以往的我以为,抛弃以往的理所当然。两个孩子,是两个家庭的纽带。最幸福的则属于苏联程。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琢玉书生阅读 106评论 0 3
  • 翻译 Despite great odds, true love will always prevail. 仿写 ...
    MichelleTJ阅读 207评论 0 0
  • 做一棵树,站成永恒。 没有悲欢的姿势, 一半在尘土里安详, 一半在风里飞扬; 一半洒落荫凉, 一半沐浴阳光。 非常...
    洒落荫凉阅读 66评论 0 1
  • 年轻的时候敢说真话,哪怕得罪领导和同事;渐渐的随着在职场的时间和阅历增加,不太敢于说出真话,一方面觉得大家都这样,...
    witkey阅读 88评论 0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