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来的日子,喜乐平安

     这个故事有点长,我听的时候,一直难过,难过到最后忽略了很多情节和感受。现在写出来,也毫无章法。只当我姑妄言之,大家姑妄听之。

              1

 堂姐结婚的日子选的很好,阳春三月,桃花灼灼,大红色的地毯从村口一直排到婶婶家,张扬的喜字贴满了村上的每一颗电线杆,鞭炮声和唢呐声声声入耳,灿烂辉煌。

那天

几十辆接亲的宝马车从村的东头排到村的西头,这是村里从未有过的盛况,所有人都出来凑热闹……

“瞅瞅这排场,老三家的闺女真是命好哦,亏以前我们还嫌弃人家是个假小子嫁不出去,你看看,人家多有出息。”说话的大妈咬紧牙关,恨不得把牙咬掉,这哪里是夸赞,明明是嫉妒。

叔叔和婶婶笑的合不拢嘴。

“馆馆,接亲的来了,快去让你小君姐准备好”婶婶叫我,我失了魂的走去里屋——堂姐的闺房。

我没有婶婶那么高兴,只是觉得这大红色的帷幔被风吹的晃眼睛,喧闹的唢呐简直要穿破耳膜直戳大脑。

我抱着堂姐的腿崩溃的哭,眼泪和鼻涕沁湿了她洁白的婚纱。

旁边的人莫名其妙的劝我,以为我们姐妹情深,舍不得她嫁人!

谁舍不得她?走了才好,以后总不会有人凌晨四点跑到我家窗外叫我起床,陪她去看凌晨六点的太阳。何乐而不为!

对呀,何乐而不为呢?那我为什哭,恐怕这里里外外几千号人只有我和堂姐懂。

“糙逼!老子结婚了你哭什么哭,妈的你站起来,挺起你D罩杯的大胸,丰丰满满的把老子送出去”小君姐嘲讽般的笑着说,笑的声音非常嘶哑,比猪叫还难听……

我被她一脚踢到在地上,趴在那继续哭。

“起来,胸长那么大不是让男人摸的,是让自己骄傲的,拿出你骄傲的气势来,送姐出门。”她接着笑,笑的大声而放肆……

……如果她真的在笑,那我手上是从哪里滴来的泪?那么多年她一直在压抑自己的悲伤,为什么就不肯痛痛快快的哭?

一直以来,小君都像是一朵圣洁的白莲花,不谈恋爱也不上床。

七大姑八大姨闲得发慌就凑在一起嚼小君姐的舌根,说她行事作风、穿衣打扮都太像男生,所以找不到男朋友。

为了你的终身大事,她们常常混在一起以为你出谋划策为名,在你身前背后指指点点。一副江山要亡,救苦救难全靠她们的模样。

可你那么酷,又怎么会没有男生仰慕你,其实真相只不过是,你不喜欢男生。

你从小就和别人不一样,特立独行,所以当你告诉我你的性取向和别的女生不一样时我并没有惊讶,只是心疼你,一个人默默地承受了那么多年。

悲伤到极致还要装出一副天大地大老子开心最大的模样。

        2

之前,我并不知道小君姐是一个同性恋者。虽然以前老觉得她和有些女生的关系过于亲密,但从没怀疑过她的性取向,因为我以为那是小君姐开朗和豪爽的个性为她带来的福利。

直到她结婚的前几天,我们两个一起逛街买结婚用品的时候她接到了一个上海的电话,然后心情沉重的带着我去了和弦酒吧。

酒吧门口等我们的,是一个长发垂腰,长相清秀的女孩,卡其色的披风长到脚踝,被温柔的晚风缓缓的吹起。

那天的风不大,但隔很远,我也闻得到她身上薰衣草的味道,清新雅淡。

看到她四处张望,然后目光落在小君姐身上的那一刻,高兴的狂奔过来一把抱住小君姐亲吻。

小君姐也抱着她,迎合她的亲吻,热烈而饥渴。全然不顾站在一边石化的我还有来来往往都要看一眼然后指指点点的路人。

“小君,你不结婚好不好,我是来接你的,我们一起走,就算法律不允许,我们至少也不会委屈自己。”女孩说话也很文静,虽然语气跟着急,声音却不大。

“不行”小君姐抱着她的手滑了下来,很决然的转身拉着我就走……

大概猜得到怎么回事的我被小君姐着急忙慌的拖着走,好像是在逃离火灾现场。

女孩追上来,声音嘶哑带着哭腔:“为什么?你不是爱我吗?你以前说爱是纯洁神圣的,不应该带着世俗的眼光。我相信了,可是你现在在做什么?你为了世俗的眼光要放弃我,和一个你根本不喜欢的男人结婚……你……”

“闭嘴!”小君姐很大声的打断了她的话:“曹雪儿,你他妈的就是一头蠢猪,爱你的时候说什么话都是对的,不爱你了,以前说的一切全他妈都是垃圾。我早就把那些垃圾从脑子的内存里清理出去了,你还记着!可笑。”

“你!你不会……”曹雪儿无力的坐在地上抽泣,声音还是不大,却无比绝望……

我想过去安慰她怕小君姐生气,就不知所措地现在原地……

“怎么不会,我早就不爱你了。忘了告诉你,我是双性恋,我要结婚的那个男生是我小学同学,一直以来我都喜欢他。和他相比,你算什么?

赶紧滚回你的上海,看见你就恶心。馆馆,我们走。”

  小君姐拉着我头也不回的走,曹雪儿没有追上来,依然坐在地上低声抽泣。

“馆馆,你回头,看看她怎么样了?”小君姐嘱咐我,眼泪滴在我被她捏的很紧的手上。

我回头看了看,跟着难过:“走了。”

  “走吧走吧,好姑娘迟早是会回家的。”

 那天晚上,我们没有回家,而是去了附近一家名叫三度的酒吧。

小君姐点了一大堆苦涩的啤酒和香槟,我陪她不停的喝,不说话也不吃东西,只是不停的喝。

喝到半夜,家里来的电话一个接一个的响,我挨个挂掉并把手机关机。

“馆馆,我是同性恋你不惊讶吗?”

我摇摇头,晃动着身体,酒劲来的时候,浑身都是难受的。

“你不觉得同性恋恶心吗?”

“爱情是纯洁神圣的,不分性别。只有万恶的世俗,像蛆一样在屎里钻来钻去,搅的世间不得安宁,才真的恶心。”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小君姐看着我,脸红彤彤的,突然放肆大笑。

“那我给你讲一个我的故事,你帮我写下来好不好?”

如果你允许我肯定愿意,你的故事,一定和你的人一样与众不同。

那么,就再开一瓶香槟,我陪你慢慢喝,喝完这瓶香槟的时候,你的故事应该也结束了。

        3

初中的时候,你小君姐我还是一个清秀的小少年,长相和穿着都像个男孩子,帅帅的又可爱,很招女生喜欢。

有一次我一个叫丘蒙的女孩一起吃饭,我的饭量向来很大,除了桌子上放着的一大盘米饭,左手还拿了两只鸡腿,右手抓着一张千层饼,狼吞虎咽的吃。

有一个女孩语笑嫣然的走过来,她长得很漂亮,不是那种艳俗的好看,也说不上一二三为什么,就是觉得好看。

她很文气的跟丘蒙打招呼,行为举止非常典雅,身上还有一股淡淡的薰衣草香味。

看到我左手咬一口右手咬一口的样子忍不住笑了。

她笑的样子也很文静,不像其他女生那样张着血盆大口,一副对这个世界有意见的样子。

接下来,我想象不到的事情发生了,她竟然伸手捏了捏我肉肉的脸。

我紧张的端起饭碗就跑,满校园的跑,停下来愣了一会才发现自己站在男厕所的门口,嘴里还叼着没有吃完的鸡腿。

所有人好奇的看着我,我左手拿鸡腿,右手端着饭碗,扬起头,挺起胸,骄傲的边走边吃。

我自问阅女无数,却从未对一个女生如此紧张过。

“馆馆!”小君姐突然的care,让我不知所措。

 我放下手里的香槟,看着她。

“你相信一见钟情吗?”她满脸认真的说。

“操!一见钟情这么恶俗的戏码你也做得出来?”

这种才子佳人式的相遇用在她身上,我总觉得像是流氓看上了长得好看的畜生。

sorry~

跑题了,我们继续听她讲……

“爱情就是这样,你根本无法预测什么时候会来!

不过后来的事实证明,这不是爱情,只是一个人无穷无尽的相思……

我知道了她的名字叫曹莫,是三班的班花,大家都叫她小莫,受万人宠爱。

那时候我很傻,天天都想着见她,但是真的在路上偶然碰见,就会躲起来逃跑。

我在班里的座位在中间,为了方便看她从窗边走过,我和一个靠窗坐的男生交换,条件是帮他抄一学期的数学作业。

为了小莫,我忍了,抄就抄,谁怕谁。就怕见不到小莫。

     4

有一次我从窗内偷看到小莫跟同学抢一只柠檬味的阿尔卑斯棒棒糖,抢到之后很开心的从窗边走过去。

我以为他喜欢吃糖,就买各种口味各种牌子的糖放在兜里,每次升国旗的时候都会和她站一排,然后偷偷把兜里攒了一星期的糖一把一把的掏给她。

我朋友都会奇怪的问我,为什么我一个不爱吃糖的人每天都会买各种各样的糖果放兜里?

我只是想如果哪一天偶然遇见了,我可以有糖掏给她吃,就很开心了。

那个时候,只要兜里不空,我的心就很满、很甜。

初三的时候兴起过圣诞节,同学之间都会送一个明星的贺卡啊,苹果橙子什么的。

我想,这正好是献殷勤的好机会,当时《剑三》热播,大家都喜欢胡歌,我就买了一叠胡歌的贺卡,挑了一张最好看的送给她。

贺卡上写了一首藏头诗——我爱曹莫。

听别人说橙子代表我爱你,于是那天下午我逃课去商场挑了一个下午的橙子,才挑到一个最大的,代表我浓浓的爱意。

晚自习我怀着忐忑的心情给她送去。

她很客气的说了一句谢谢,然而还没听到她的下句话,我就紧张的落荒而逃了……

有一天晚自习放学,我背着书包走在一个黑乎乎的小道里,被一个长得很壮的女生拦住。

她警告我以后不要再看小莫一眼。

妈逼的,她以为她是哪根葱,满身肥肉还敢这样横!老子平生就恨这种欺人霸市的牲口。

我掂起书包就往她脸上甩,连老子的路都敢堵,真是吃了狗屎一身臭。

她也不示弱,丢下书包就过来拽我头发,我们两个扭打在一起,妈的两败俱伤。

这种两败俱伤,谁也不得好的游戏。在那个时候经常发生,虽然不会让你拿到自己想要的,却是一个宣泄情感的好方式。

所以那次大战,除了我俩,谁都不知道发生了什么,权当孽缘无处安放,游戏释放了一场。

5

中考结束,我的成绩很差,小莫却考上了县里最好的高中——一高。

正烦闷以后见她很难的时候,爸妈问我要不要掏高价去一高上学,我立马从床上跳起来抱着他们亲吻。

我从来都没有那么爱过爸妈,连出生落地那一刻也没有。

巧的是那个暑假我骑车子摔断了右腿,打了很丑的石膏,天天拄着拐杖瘸瘸扭扭的走。

每天都在渴望遇见她又害怕被她看到中度过。

有一次老远就看到他,她挥手给我打招呼,我看看自己的脚扭头就跑,也不知道哪里来的力气,她追了好久才追上。

“给你糖吃”他拽着我,从兜里拿出几颗熟悉的糖果给我,然后盯着我努力在躲开的脚说:你的鞋子好漂亮啊。

漂亮吗?明明是很丑的拖鞋,不过她这样说,真的比听到什么都开心。

后来我的脚好了,依旧买很多糖攒在裤兜里,升国旗的时候偷偷掏给她;依旧喜欢下课的时候,偷偷趴在窗边看她经过、听他讲话、看他笑,如沐春风……

6

听说我们班一个女生租的房子挨着小莫家,我就去和那个女生搞好关系,让她带我去她家玩。然后一个人偷偷爬到房顶上蹲在角落里透过砖逢看小莫家的院子——

院子里有一颗很大的梧桐树,如果我踮起脚还能摘到树上的梧桐仔。

小莫的妈妈很年轻,很漂亮,有一次她妈妈坐在梧桐树的下面数钱……

十八个一百的,两个十块的,一个五块的,剩下零零散散都是五毛一毛……

我经常这样,从秋天到冬天,每一个星期日的下午,从不曾缺席。

那年冬天下了一场根大的雪,雪后,小莫会和妈妈一起在院子里扫雪……

优雅而认真!

我像往常一样躲在砖缝里偷看,可是天太冷我忍不住站起来跺脚然后一片雪花落进了鼻孔,我打了一个很大的喷嚏,惊天地泣鬼神。

“萧君!你怎么在人家房顶上,快来我家玩,那里太冷了。”

我终于,可以站在她家,偷偷的看她。

这种日子过的很快,每天都有每天存在的道理,我很开心的暗恋并乐此不疲着……

过了倒春寒,春天很艰难但最终妥协的到来,去她家路上的樱花一片片的落难,我以为我所有的秘密都可以掩埋在满地的樱花中,随着时间腐朽……

7

小莫出生的日子选的很好,阳春三月,桃花灼灼,我一直想送她生日礼物,也终于有了盼头。

她生日的那天晚上,我抱着一只毛毛狗堵住她回家的路。

他很懂事的让她朋友先在学校外面等她,然后微笑着跟我并排走在校园小树林的边缘……

她接过我的毛毛狗,很优雅很客气的微笑:谢谢你小君,这是我收过最特别的礼物。

我红着脸不知道该怎么接下一句才算得体。

“你不用说,其实我都知道”她语气温柔。

我还记得那晚的路灯很暗,是米黄色的,她突然低头在我的右脸颊亲了一下,她的唇很凉,光线不均匀的洒在她披散的长发。

我手足无措的现在那里,心绪复杂……

“我不是同性恋,但你是我见过,最特别的女生。”

“馆馆?”

“嗯?”

“你有没有体会过一直坚持的信仰瞬间崩塌的感受?

那种感受,用五雷轰顶来描述一点都不为过。

我一直认为隐藏的很完美的秘密被人当面拆穿,惭愧的无地自容。我面红耳赤,不敢说话,灯光依然昏暗……”

“后来呢?”我小心翼翼的问,并把剩下的香槟倒进小君姐的杯子里。

“后来,她转学了。拉黑了我的QQ,日子落花流水,除了各过各的,我依然对她念念不忘。

我一直很感谢她,一切都做的那么得体,那么有礼貌。”

“那那个叫曹雪儿的女孩”我轻声试探。

“上大学后,我发现大家对同性恋的看法没有那么狭隘了,于是就彻底解放天性,开始和女生谈恋爱。

大一的时候我在图书馆做兼职,有一个女生来借书,声音甜美,语气温柔,隔着书桌闻到她身上若有若无的薰衣草香味,我抬头,以为是曹莫,定定的看着她,眼角有些湿润。

原来我以为早就遗忘的感情,是如此的经不起提及。”

“麻烦签一下我的名字,曹雪儿,谢谢!”

真的很像,就连说谢谢的语气都是相似的客气。

我低着头,慌乱的写上她的名字然后低着头把书拿给她。

“曹莫!嘻嘻!这一定是你喜欢的人的名字吧!可是我不叫曹莫,我叫曹雪儿,麻烦你,改一下”

后来,她们就在一起了,大学四年,工作八年,都不曾分开,直到几个小时之前,终究,被世俗打败。

故事似乎是讲完了,这瓶听了故事的香槟也刚好喝完。

酒吧老板二习看到我的时候,像一只挣脱铁链的野狗,兴奋的狂奔而来。

我眼疾手快的躲开,他一头撞到我堂姐D罩杯的胸上,气氛尴尬无比。

我幸灾乐祸的往后退,依我堂姐的性格,二习今晚一定会住院。

果然,整个酒吧瞬间安静,除了二习的惨叫声,还有堂姐噼里啪啦的打人声。

后来婶婶火急火燎的找到酒吧,说了句荒唐就拽走了暴怒的小君姐。

荒唐吗?或许是的。

这个世界,本来就没人有资格规定你的言行举止、行事规范。不荒唐一点,就只能活得千篇一律,沦为世俗放出来的臭屁。

“我不愿这样,所以说出的话,做出的事大都荒唐。也许有人看不惯,不过又有什么关系呢!老子开心,老子根本不care.”

这是小君姐的名言,可是最后,她还是选择了妥协,不知道是被磨平了棱角,还是跟世俗抗争累了……

8

小君姐结婚的那天我哭的很惨,是因为我不懂和异性结婚对同性恋是一种怎样的感受,但我知道她一定是无奈到极致才不得不做出的一个选择。

就像她空间给自己的留言,那种无奈到极致的悲伤:

我已成熟的像个老者,在和生活拼命讲和。

曾经我的心里都有一个不可能的人,但是现在放下了,如果注定不能在一起,何不坦然面对。

压抑的时候,我就会想,我拿着尖刀插进自己的身体,有好多血包围着我,但是我却一点也不觉得疼,我会露出释然的微笑,我终于解脱。

想起来再不开心也把那些事情当做过去式。我没有未来,但是我也不会守着过去。我和我注定孤独终老。

曾经我的心里都有一个不可能的人,但是现在放下了,如果注定不能在一起,何不坦然面对?

曾经我把自己推到一个人面前 ,我不知道原来那个人在乎我,所以我在自己的世界里伤心欲绝,后来我决心断掉一切,不联系后那个人挽留我我拒绝了。从此之后再也没有幸运降临在我身上。

我曾经爱过你,爱情,也许在我的心灵里还没有完全消亡,但愿它不会再去打扰你,我也不想再使你难过悲伤,我曾经默默无语的,毫无指望的爱过你,我既忍受着羞怯,又忍受着妒忌的折磨,我曾经那样真诚,那样温柔的爱过你,但愿上帝保佑你,另一个人也会像我一样爱你。

………………

这些我从未看到过的悲伤,压在喉咙里,嗓子肿痛,发不出声。

可又能怎样呢?生活已经这样了。

像曹雪儿对你说的:未来的日子,喜乐平安。

最好如此吧。

反正未来还长,也许你会在生活中发现和异性一起搭伙过日子,还算不错呢?

总之,喜乐平安。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