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子同袍(五)

与子同袍

最后于余直接躺在了充斥着消毒水味的医院里,因为吃了药之后一直没有缓解,还疼得脸色都白了起来。

魏然焦急的看着于余干裂起来的嘴唇,有些愧疚,也有些心虚,伸手扶了把于余的胳膊,“我带你去医院吧,好不好?”

于余蜷缩着坐在地上,头磕在膝盖上,疼得话都说不了,只能轻声哼哼。

魏然也听不出来他说的什么,上前使劲架起人就想走,还没走两步,于余猛地摆脱了魏然的桎梏,蹲在了地上,难受的哼哼。

魏然蹲在他身边,就听到了小声的哽咽。骤然的就心里一空,咬牙把人弄到了背上,步履蹒跚的朝宿舍楼下走。

幸运的是出了宿舍就正好看到一辆出租车停在门口,魏然还等不及车上的人下来就把于余塞到了车后座,焦急道:“师傅去中心医院。”

下车的那人看了一眼蜷缩的于余,讶异道:“班长,于余怎么了?”

魏然看到是于余室友杨铎就简明扼要的说了下,然后突然想起来件事,看着杨铎欲言又止。

杨铎不知道魏然想说什么,不过看到魏然于余两人身无旁物,大概猜到了,于是果断坐进车里,和魏然一起送于余去医院。

住院花费的费用是杨铎垫付的,魏然把于余送到急诊室就对杨铎表示了感谢,并且承诺会早点还钱。

杨铎看着魏然的样子笑了起来,安慰道:“别太担心,于余的胃病都有六七年了,没事的。”

魏然顶着一张炫然欲泣的脸点点头。

折腾了这么久,下午的课是都上不了了,魏然一直守在于余床边,难受的等着病床上的人醒来。

于余一睁眼就被吓了一跳魏然红红的眼睛,跟小兔子一样。于余就笑了,“怎么了?”

魏然猛地扑上去,抱着于余的脖颈使劲蹭,“吓死我了……”

于余做完急性阑尾炎手术刚醒,麻醉已经过了,随便动一下都疼。不过魏然避开了他的伤口,余光看于余要伸手拍自己的背,吓得立即弹跳开,“你别动,好好休息。”

然后给于余把床调高了些,又给他掖了掖
被角,“我去给你买饭去。”说完一溜烟就跑了。

于余目瞪口呆,不是应该问问自己想吃什么再买的吗?

等魏然回来他就知道为什么了。

一碗白粥。

于余惊疑的看了魏然一眼,又看看魏然的餐盒,一片红艳艳的红烧肉和黄灿灿的鸡腿。讶异了,指着面前惨白的粥,问道:“这是,我的饭?”

魏然点点头,还催促他快吃。

于余点点头,认命的喝粥。饿了太久反而吃不下太多东西,于余只吃了一半就吃不下了。魏然忙给他把小桌子收拾了,然后打开电视,把遥控器塞到于余手里。

于余无聊的调了几个台之后,觉得有点不对劲,“今天晚上不是有课吗?你怎么还在这呢?”

魏然抱着苹果,用水果刀慢慢削皮,一条又薄又长的皮垂在地上。削好了最后一点,魏然把苹果整个递给于余,“我让杨铎给我俩请假了。”

于余拿着苹果一顿,无从下口,真是太大了,而且刚喝完粥,完全不想吃水果,于是把苹果放回魏然手里,“我是个大人了,能照顾自己了,你快回去上课吧。现在我也没事了。”

魏然抱着苹果,垂着头,一瘪嘴,一汪泪就氤氲了整个眼球,在眼前铺起一层水雾。魏然小声道:“我就要留在这。”

于余听魏然声音有些不对劲,伸手去摸他脑袋,魏然偏头避开了。于余一顿,然后隐忍的呻吟一声,魏然忙抬起头抱着苹果就凑到于余面前,“是不是扯到伤口了,哪疼呀?”

魏然声音带着明显哭音,于余本想再逗逗他,但看到纯白的被子上骤然晕开的水色,心里一抽隐隐作疼,轻笑道:“逗你的,没扯到伤口……”

魏然顶着双泪眼抬头,看了于余会儿,“哦”了一声,坐回了原位。

于余叹了口气,“现在去上课也晚了,不去上就不去吧……可是再过不久就宵禁了,再不回宿舍就来不及了……”剩余的话都在魏然委屈的目光中全卡回了喉咙里,本来想说的话到了嘴边变成了,“那就在这住一晚,夜深了一个人在街上也不安全……”

魏然愣了一下,然后眯着眼睛就笑了起来,乐颠颠的蹬了蹬鞋子爬到沙发上,扯起薄毯盖在身上就看电视。

于余扶额,却又不得不提起另一件事,“明天我转到普通病房去吧,医药费我出院后给你。”

魏然略带心虚,“是我害得你这样,医药费理当我出的,而且普通病房太吵了,不好养病。”然后瞪着一双澄澈明亮的眼睛看着于余,于余想拒绝的话全卡在了喉咙里,对着魏然点了下头笑了笑,表示同意。

魏然就笑眯眯的看着于余。大眼睛眯成一个月牙,怎么看怎么好看。

章节目录

———————————————————
喜欢可以比心可以关注~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