烧香拜佛众生相

宁鸢/文

大年初一,无论哪个地方的寺庙人气都非常高。

朋友说,因为孩子总是喜欢生病,姥姥特意交代大年初一去寺庙里面拜拜菩萨,所以我就和朋友一道前往。带着一份虔诚,带着一份敬重,我和朋友一起去了一处香火非常旺盛的佛寺。

从寺庙周围停车的多少,车的型号,车的号牌,就可以初略估计一下香火旺盛的程度。还没有到地方,就看到路边停了很多车,找到一个中间的车位,就停进去。然后顺车停的方向,很准确的找到了佛寺的大门。佛寺金碧辉煌,气势恢弘。

平时,这家佛寺没有门票费,大年初一增设了一个香火劵,相当于门票的3倍。有人在自觉排队,有人则在窗口挤着要插队买票,说赶时间,卖票的脾气特别好,只管收钱给票,并没有责备。而自觉排队的也没有人站出来维护一下,佛祖门前,人人宽容慈悲。若换做大医院的专家号排队挂号插队,估计有人早已经暴跳如雷,拳脚相向,非110不能平息。

检票进门,两边是临时搭起的售卖香火柜台,只有两种规格,一种50,一种200,没有带香火的信众就在这里购买。当然大部分人都没有带,是就地购买。从成本来看,香火成本不超过10元。烧香拜佛大概都是求一个好彩头,尤其是求佛祖,所以没有人在这里讨价还价。

进到正殿门,偌大的香炉台四周都是烧香朝拜的人,有人双手握着几把香正对着殿门就拜;有人殿门拜了,左右两边接着拜;总之,是东南西北四个方向都要拜遍。有人一边拜,一边口中念念有词;有人一边拜,一边双眉紧锁,双眼紧闭;有人一边拜,口中默默不语,眼中却甚为复杂;有的把香高举头顶而拜,有的把香握在胸前而拜。有人单独来拜,有大人带着小孩一起拜,有两两结伴来拜,还有的人是陪同的看客。拜完,就把香点燃,放到香炉台里。香炉台燃起的烟火味儿还是有一些微醺,尽管这里很开阔,有的人点燃香放下就跑,似乎黑白无常追着,要赶紧逃离;有人点燃香一把扔下,但是一脸的嫌弃,甚至还有点厌恶,不情不愿的懒怠的离去;有人点燃则绕着香炉台走一圈,好像是要挑一个最好的位置放下,然后才离去;有人就站在自己拜的原地放下香,然后等待香火燃尽,才起身走进正门。好一幅生动的烧香拜佛图!

正殿里可以撞钟,因为带有小孩,所以就买了一份撞钟票,我沾了小孩的光,生平第一次在佛寺撞钟。正殿供奉着几十尊大大小小的金灿灿的佛祖,在佛像的周围写有供养人的姓名,香案前堆满了信众们的礼物,硬币更是撒的满地都是。翻遍所有的口袋,就只有一颗糖,我小心翼翼的双手捧于案上。朋友的孩子也是口袋空空,但是他马上趴下身,把地上的银币一个一个捡起来,捡到满满一把放到功德箱里面。他说,我没有钱,我就帮忙捡一下硬币。硬币太多了,他也捡不完,但是每一个功德箱前,他都捡起一把放进去。小朋友一个人捡不完,后面还是有人照样把硬币丢到功德箱外面。佛祖面前,小朋友的虔诚远远超过了那些扔硬币的人,尽管他还不知道佛祖是什么。

除了正殿,还有东西两殿,供奉着各种观音像。其中,有两个殿只在每月初一、十五开放。因为是大年初一,所以这些平时不开放的殿还有工作人员正在忙着挂红灯笼。大部分人在正殿拜完,就匆匆离去,越往里,人就越少;越往楼上,人也越少。我们每一个殿都看看,在看完一处观音像之后,转了两圈才发现出去的路。春节长假,我们都慢慢悠悠的,转完一圈三个小时就溜走了,也并不是每一个角落都走了一圈。

再次回到正门,太阳分外明媚。门前却多了一群丐帮信徒,每个人都拿着一个盆,不停的说着各种吉祥话,那个偌大的盆在每一个从里面走出来的人眼前晃来晃去。我绕道而走,还是被追了很远。不是我没有慈悲心肠,而是他们明明四肢健全,为什么不能自食其力?佛祖啊,你能请他们靠双手劳动吃饭,而不是乞讨为生吗?如果可以,我愿日日为你烧香诵经。

突然想起有年春节看到某网一则新闻,说王菲大年初一在大昭寺门前磕长头拜佛。没多久,有图片传出力证王菲大年初一和朋友欢聚。王菲一向不屑八卦,却用真相回应了这则假新闻。

那年初一,我也路过大昭寺。大昭寺广场人来人往,大昭寺门前是那些一脸宁静的人们,当我第一眼看到那些宁静祥和的脸庞,我竟然潸然泪下,天空那样蓝,雪山那样白,刚刚还吵吵闹闹的,瞬间戛然而止,我多想就此永恒。离开拉萨之前,又去了一趟大昭寺,依然是一个阳光明媚的下午,在这里静静的呆了三个小时,随着转经的人群围着大昭寺转了三圈之后方才离去。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