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说,希望冬天的雪花是粉红色的

96
没有写的舒
2017.12.13 22:40* 字数 3482

每个班级中,都有那么一个“不安分”的娃,我们一贯的俗称是“小霸王”,亦或者“捣蛋鬼”……每每其他娃见着他们都要“礼让三分”,老师一遇见他们就会“头疼”,“怎么又是你。”不是疑问,是些许的“厌烦”。这句话一说出来,大家都知道,没错,又是他……是啊,好像应该就是他一样。

可想而知,在我这群娃里头,也有一个“不惹出事”就浑身不自在的娃。学校的领导、同事,甚至刚踏进小学的一年级宝宝都知道他的“大名”,我们的俊俊。显然,他就是学校的“红人”呀!

反正只要班级中有错误行为的出现,赤裸裸的名单里一定会有他。任他做出什么“出格”的事儿来,其他娃都已经习以为常了,对于他自己来说,就是家常便饭。当然,娃们连看都不看一眼他惹出来的事,都只顾着做自己的事去了。

一年级开始,到现在的六年级,俊俊是大错小错的“制造者”。爬墙、打架、偷偷跑进网吧上网、破坏公共设施……涉及的领域之广,不光班级的同学有目共睹,连全校都略知一二。这样的孩子,让我不知道该如何是好?有时候,他不止一次出现的错误被校长逮个正着。所以,总有一个惯性,让一些人认为犯错误的名额里理所当然就有他的一笔。

“谁喜欢舒长俊?”在一次活动中,我提问。我以为起码会有一两个娃举起手来,没想到全班没有一个人举手。当我问大家的时候,娃们的言辞里透出的是“委屈”“不满”……

“舒长俊总爱欺负人,他无缘无故就会踢我一脚。所以,我不喜欢他。”

“他老爱捉弄我,明明是他错了,他还死不承认,一副自以为是的样子。”

“我不喜欢他,因为总是给舒老师惹麻烦。也不知道悔改,总让舒老师帮他解决。”

“他的很多行为都是错的,对人不礼貌。我还知道他偷偷跑进网吧……”

大部分孩子都认为他蛮不讲理,有点横行霸道。毋庸置疑,孩子们都没有举手说喜欢他。当看到没有人举手的时候,我看向他,他默默地低着头,耳朵瞬间有了红的混合,开始有些不好意思了。估计是第一次听到同学们吐露心声,触动他了吗?我没法确定。他平时的一言一行透露出来的是盛气凌人,一副“宁我负人,毋人负我”的“居高临下”。这是我第一次看见他这样,那些“嚣张”的光环一下子丢到了九霄云外,展现在我们面前的就是一个男孩,因为没有得到人的喜欢而正垂头丧气,他有些失落了吗?

我刚要说点什么的时候,突然一学生举手站起来,这是我想看到的,也是我进行这次调查的“真实意图”。孩子们都能明白吗?俊俊能够懂得吗?我在想,是否能如我所愿,真想期待一下?

“我觉得,舒长俊有点让我喜欢。舒老师说过:一个人的身上不可能全是缺点,他的身上一定有闪光的地方。有时候我们看人需要把他的缺点抛在脑后,用希望之眼去发现对方的优点,我们看到的美好会越来越多,从而也会喜欢上看似'讨厌'的对方。在他的身上我看到了劳动时的积极,他在体育方面也有让我佩服的亮点。”当这娃在说的时候,全班都听得格外认真,大家的目光都注视着他,从娃们的眼神中,之前的“宣泄”一下子渐行渐远了,他们仿佛在“欣赏”最美的“雕塑”一样,但的的确确又是活生生的一个人,他就站在我们的面前,我们是不是又要做点儿什么?明白点什么呢?

一个童年时光中的孩子,他生性就“顽劣“吗?真的一个优点都没有吗?他就不值得班上其他人喜欢吗?我们的答案大相径庭。在这些问题里,我们都清楚的知道,他们的身上都或多或少存在着这样那样的优点。只不过,有时候会因为我们无意的“标签”忽略了他们最可爱的长处,视线里残留的是他们“最不堪”的表现……我们作为老师是不是应该真正的换位思考,重新审视被眼前的“顽童”呢?

看到有人举起手说喜欢舒长俊,表达自己的赞扬之情后。随即,一些此起彼伏的手似被大风翻滚的波涛汹涌。被指点迷津,被人感染,熏陶……我以为这纯属“跟风的节奏”,没曾想到,居然有学生愿意走向俊俊的身边,给了他一个拥抱。尽管这一抱遭到了俊俊的嫌弃,然而我看到的是“冰释前嫌”,我们是坐在一间教室的家人,对彼此的了解更深了,关系更紧密了。

我叫俊俊发表一下“获奖感言”。他站起来,一向“不可一世”的他,没有滔滔不绝,没有大胆的反驳,“很多人都说我调皮捣蛋,顽皮,我就更想不听话一点……”话还没说完,他哭了,而且很伤心。那根一直持久的软肋有了突破的窗口,旁边的孩子忙着递卫生纸,他接过那一点白,颤抖地擦拭着。我看着心里不由地一怔,不是被他的这一哭惊到了,我是在想如何能够在接下来带给他一些正面的影响?在我的心里,我似乎已经有了答案,作为他的老师,我也知道该怎么做了。我想,他自己也会有所改变,不为别的,就为了那一刻流下的眼泪……

当场,我表扬了他,表扬他一直坚守“阵地”,为班级抬饭、端菜,日复一日,从未改变;我表扬他有自己的爱好,充满阳光,积极向上;我表扬他的大方,会无私,乐于伸出援助;我表扬他的字漂亮、工整……他看着我,眼角的泪擦干了,从眼神里读出的是被我认可的兴奋和幸福。这样的场景总是被他写进文字里,表示他的感谢。全班的娃,送给了他有史以来最彻底的掌声,整整持续6分钟,不间断,孩子们的手都拍红了,丝毫掩盖不住每一个娃最热情的释放。


有温度的文字

他变了,劳动上更加卖力了。只要一有活儿,他一定是冲在最前面的,“我……我……”他故意把音放大,把音拉长,生怕我没有看见他,那只举起的右手都快从他的座位伸到讲台上了,“无可奈何”,我只好叫上他的名字,他喜滋滋地“耶耶!舒老师叫我了……”一个箭步,走向摆放卫生工具的地方,早已没影了。不一会儿,你就会看到他一个人提着一桶水走进教室,任由卫生打扫人员使用……

每次的劳动,都有俊俊的身影。我们全班也都记住了他,因为他热情的为班级服务,荣获全班给他的“劳动之星”,得到了越来越多人的喜欢。

特别是有一次的劳技课在室外烹饪,他所在的组,他是组长。叫所有组员将工具卸下来,稍作休息,他开始明确分工。在煮饭的时候,他和其中一个组员静静地守着柴火不被熄灭,关心着他们全组的那顿饭。饭做好后,掌厨的竟然是俊俊,“这样一个粗汉,还会炒菜……”旁边一学生打趣说。试过俊俊炒好的菜之后,竖起的大拇指快翘上天了。

紧接着,全场声音围绕着俊俊,“俊儿,你能教我们炒一下菜吗?”这句话沸腾了。霎时,成为了娃们的口头禅。他四处奔走,脸上的阳光明媚无可厚非,那不是一滴滴的汗珠,而是被大家认可的澎湃激情……那一天,他的参与度,他的受宠性,丝毫不亚于当日的热情洋溢。回校,娃们将俊俊写进了文字里:

“在我眼中,他是我们班粗鲁的代言人。今天不得不让我对他刮目相看,他怎么就会炒菜呢?关键还那么好吃。他从哪儿学来的?我要找他学一学这能填饱肚子的绝活。”

“关于顽皮,我玩不过他;关于劳动,我玩不过他;关于厨艺,我还玩不过他……他怎么能这么厉害呢?今天我算是见识了,舒长俊炒菜了。真是班上的特大新闻……”

“今天,我重新认识了一个人,当大家在烹饪,手忙脚乱的时候,他镇定自若,不紧不慢地翻炒,感觉一切都在掌控之中。那一盘盘的美味佳肴就这么从他的手中诞生了,我能不惊呆吗?我的舒长俊。”

原本一排排冰冷的文字,在孩子的情感下有了温度,有了传递的能量。俊俊也说:“第一次觉得同学们信任我了。”简简单单的字里行间,是真情的吐露,这是不是就是百花盛开的芬芳呢?

现在的他,还是会犯一些错误。但,他的错误在大家眼中已经微不足道了。劳动上的积极性,让大家都看在眼里,写进了故事里。除了这闪光的一角,在体育方面,他的大放光彩,我们都佩服,我们也都喜欢。

他喜欢运动,喜欢篮球、跑步、跳高……以前的课余时间他都忙着怎么进行“破坏”,现在只要一有空,就会拿着篮球奔向操场,娴熟的动作,潇洒的姿态,赢得了大家的夸赞。一说起六年级打篮球的,一定会想到舒长俊。前段时间,他和其他球员在区篮球比赛中,取得了第二名的好成绩。

上个星期的“校运会”中,在短跑中夺得了冠军。当裁判说要他和五年级的短跑高手朱祥再比一场的时候,他俩都爽快地答应了。站在起跑线的他们,我听见跑道边上的孩子都在为俊俊呐喊,“舒长俊,加油!”重复着,一声高过一声。助威声中,是来自全校的孩子,“这么多的粉丝,舒老师你班舒长俊不得了。”一老师走过来和我说。这一跑较之前,他把自己的速度提高了0.2秒,这刚好是遇到强劲对手的冲击力,还有来自周围孩子们的声声祝福……


俊俊还会“飞”

除了能武以外,他还会文。写字大气,像他的性格。写出来的文字柔情似水,是他隐藏的那个自己吗?而在我们的语文课堂上,他的话语里有“女孩的温柔”。在说道“我希望……”展开想象的时候,他站起来,吐口而出一句,让全班都乐呵呵,也让我眉开眼笑。

他说,“我希望冬天的雪花是粉红色的,因为可以温暖舒老师的心……”

如果冬天的雪花真的有粉红色,那一定是他在许愿……

日记本
Web note ad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