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人老王

老王作为一名好人已经有四十来年的时间了。

在这段漫长的时间里,他深受街坊邻居的喜爱。老王是个极其聪明的家伙,他不仅精通疏通被便纸堵住的下水管道技术,而且还会修理各种家电,诸如修空调,电视机。一件已经病入膏肓的旧物,到了老王手里总能起死回生。人称,老王在,修得快,没有东西会用坏。

他家里那台老式的彩色电视机是在他年轻结婚的时候采购回来的,遭受过好几次不同程度的创伤,最惨痛的一次是楼上装修,直接将电视顶上的天花板捅了下来,当时老王和她太太还在早晨的睡梦中呢,王太太穿着睡衣,来到客厅,已经看不见电视机了,一层又一层废料把电视埋得无隐无踪,楼上修工赶紧下来赔礼道歉,老王则说没有事情,两天就能修好天花板。将被天花板掩埋的电视机从灰层中抱出来,屏幕上被砸出了一个大坑,老王倒没有多为难,一个下午就修好了它,多亏了他的心灵手巧,仍然保有完好的性能,一直使用至今。

但她太太并不认为这是件好事,因为电视机一直都没有坏到需要重新换一台的地步,即使坏到了这种程度,也总能被老王给修好。当其他邻居都开始买回来32寸的大屏液晶彩电悬挂在客厅时,他们的家里依旧只有这台需要拉长信号线才能收到中央电视台节目的老式彩色电视机可以观看。每次王太太上别人家做客,看见别人家的大彩电总是难免艳羡,艳羡一番后,像一个小孩一样擦干口水开始感到一阵羞愧。

家里经济情况也不算太差,但生活质量实在是太差了,放眼望去,家里全是旧家具,旧电器,就连那台放在床头边夜晚发出暖黄色的灯光的纱灯都看起来傻里傻气,叫人生气。

老王作为一名名副其实的好人,帮别人家修理家电从来不收费且随叫随到。虽然受到了街坊领居的一致好评,但每次一回家就要被他的太太教训一顿:“家里锅都揭不开了,你还有功夫管别人家的事!管也就算了,好歹拿回点报酬,你看你帮人帮了快半辈子了,可有让家里生活过的好点?”

“太太瞧你这话说的,刚刚帮隔壁徐先生修了他家的微波炉,你看不是送了我一瓶白酒吗?”

“你一个喝半杯子就倒得,拿一瓶白酒能作什么?”

“话不能这么说,白酒也是人家的心意,俗话说得好,帮人帮到底嘛。”

“反正我不管,明天我就要把家里的这些破家具全都卖给小区门口回收旧物的李师傅!”

隔天王太太起了一个大清早,随后一大批戴着帽子,穿着制服的年轻小壮伙鱼贯进了他家,把家里那桌子,那椅子,还有那台老式彩电都一一搬上了楼下的货车。

“住手!都不许给我搬!”老王一下把屋子的门给关了。屋里举着手的王太太,抬着柜子的年轻小壮伙都看着他。

“老王,你干什么!你打算一辈子都和这些破家具住一起吗!”

老王手脚虽灵巧,但嘴上却愚笨。

“我不管,你们今天休想把这些东西都搬走!”

王太太一把抓住老王,“你过来,我们聊聊。”然后把门给打开,“你们该搬还是搬,钱都在我这,不会少付!”


“我看你最该修理的就是你这个愚笨脑子。”王太太用指头指着老王。

老王突然闭嘴了,他一直引以为豪的是他的修理手艺,这些年来太太很少评论这件事,本来想着会得到一些表扬,没想到王太太终于开口了,居然是要把他教育一顿。

那桌子,那椅子,没有谁比他老王更清楚他们哪个部位最容易坏,哪里需要经常修补。他就像一位料理着一间病房的主任,费心费力。

“但我们不需要他们了!”

就像病人家属有一天说,把那些垂死的病人全都一刀杀了吧。

“如花!你今天要是敢把家里的东西全都搬了,我看我们的日子也不要过了!”

说着老王就跑了出去,屋子里的东西已经被搬差不多了,空荡荡的房间,原来以为很复杂的空间,原来也是这么简单的一个立方体。

老王看到那些斑驳的墙体,很想去修修。

新家具添置回来那一天,王太太合不拢嘴。她大大地亲了一口老王。

那些家具光洁又时髦,老王打从心里也觉得跟紧了时代,但也打从心里觉得不自在。

“那些家具换了不少钱呢!”王太太高兴地说“有几个古董商人看上了,一次性花50万全买下了,你看,我们这些新家具全都凑起来也不值这些钱。这次换家物超所值啊!”

但老王一点都高兴不起来,也许只有他知道,被换走的是什么。或许那些古董商人也知道,这些东西,价值远远不止50万。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