饼干没问题

咕噜噜,肚子在叫了,我爬起来半躺在床上,咕噜噜,肚子又响了。

这时老公问我,现在可想吃东西?

说到吃,本来一直在冒着酸水的嘴,一下子就满嘴的口水了。

这可能都是因为午饭引起的,今天周末值班,中午在单位食堂吃的饭,因为没能按时下班,去食堂菜饭所剩无几,且已凉了。

下午整个人就开始不舒服了,胃疼涨,全身发冷。

下班回到家,没有一点胃口,洗洗,赶快抱着暖宝躺床上休息。

现在感觉好一些了,但也不敢吃东西,想让胃负担轻些,好的快些。

可想着还要一整夜呢,还是吃点东西吧。

老公拿了些小饼干过来,各种各样的形状,当我吃第三块时,是一块一个小男孩形状的。

我从袋子里取饼干时,弄断了饼干,一个男孩的头在我的手里。

此时猛的想到了华裔女作家张纯如,满脑子里都是今天看到的画面。

以前就看到过有关张纯如事迹的文章,已给我留下了很深的印象。

今天又看了凤凰卫视的视频图像,更进一步了解了她及她的作品,感触更多更深了。

心情也有些压抑。

看着手里的饼干,无法下口,我迅速的把饼干翻个面,还好,这一面是光板的。

如果可能,我建议不要做“人”型的饼干,也最好不以动物为饼干成型。

是不是有些矫情了,都已年过半百的人了,还这么敏感。

也许放在其他时间我不会如此的。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原名:什么是永恒? “明天周末,你妈妈来嘛?” “啊,周末了呀!来啊,应该。” ...... 夕阳已经离去徒留几...
    女囚阅读 357评论 1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