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落东梓关

图片发自简书App

午后,天空飘起了雪花。我们从杭州出发前往富阳,一路上山林、田野和村舍渐渐的披上了银装。跟着导航下了高速,拐进320国道没多久,就看见路旁有一白底灰边的照壁上,上书三个繁体的大字“东梓关”,边上还有“中国传统古村落”和“郁达夫”的字样,颇有点古朴的意味。“屋外面的空气着实有点尖寒的难受 ,可是静躺在晴冬的朝日之下的这东梓关的村景,却给与了文朴以不能忘记的印象。”虽然都是冬天,但我们和郁达夫先生当年去东梓关的天气不太一样,2018年倒数第二天,我们偶然起意在飘雪的日子造访东梓关,似乎更有种别样的诗意。


图片发自简书App


图片发自简书App


图片发自简书App


图片发自简书App


东梓关村,是富春江边的一个古村落。从前,人们介绍东梓关时,会搬出作家郁达夫。1932年冬天,浙江富阳籍作家郁达夫乘船来到东梓关,在此居留了一个月,并发表了小说《东梓关》,在他笔下,东梓关是一个“恬静、悠闲、安然、自足的江边小镇”。而如今,说起东梓关,人们津津乐道于新杭派民居,东梓关也因而成了“网红村”。我们从国道302转入村道,没多久,映入眼帘的就是一片白墙黑瓦的村居,这就是近年让东梓关名声大噪的最美回迁房了。简洁明了的白墙,微曲而优雅的屋顶线条,形成一条连续而不对称的曲线,彼时,屋顶已覆盖着薄雪,显得轻盈灵动,而田野还透着些葱绿的肌肤,两相映衬,俨然是吴冠中画中的江南村落。

到了东梓关,就不想走了。我们把车停在村口,绕着村南的回迁房群转了一圈,并住进了村头的回迁房民宿,近距离感受这美丽的村居。这些三层的小楼,坐北朝南,有院落也有巷弄,互相独立又彼此关联。而进入其中,却别的意境,一方天井,四边翘檐,空间上有收有放,规划的既现代又遵循老传统,非常适合农民的习惯。天冷,村子里没有其他游客,房东阿姨非常热情,邀请我们共进晚餐,给我们讲村里前年拆迁分房的故事,并执意和大学刚毕业的女儿冒着雪带我们去看老街。傍晚时分,雪下的更大了,推开门鹅毛般的雪花扑面而来,从回迁房转过几处路口到老街,只见一个连着一个的池塘,成片的老街旧宅,长长的弄堂,光滑的青石板路,朦朦胧胧的富春江,分辨不清的老渡口,都在雪中静默着,而我分明走进了东梓关的旧时光。


图片发自简书App


图片发自简书App


图片发自简书App


图片发自简书App


图片发自简书App


是夜,又把郁达夫的《东梓关》翻出来细细地读了一遍,又在网上读了一些东梓关的介绍,拼凑出东梓关完整的图像。“东梓关在富春东的东岸,钱塘江到富阳而一折,自此以上,为富春江,已经将东西的江流变成了南北的向道。” 旧时的东梓关,上接桐庐、建德,下承富阳、钱塘,作为富春江的水上关隘,再加上当地的名医张绍富和许善元等在此行医,船家旅人、秀才文人、贩夫走卒,各色人等熙熙攘攘,非常繁华。当年,郁达夫就是来许家大院求医而在此停留,并留下同名小说。东梓关的繁华延续到近现代,20世纪90年代后,水运衰落,陆运兴起,再加上不断加速的城市化进程,中医骨伤科医院迁址,东梓关也慢慢没落,和其他老村庄一样,大批年轻人开始往外走,留下来的只是老屋、老树和老人。好在有识之士重新认识到的乡村的美好,为了保护村里80幢明末清初的历史建筑,同时满足村民重建新宅的希望,东梓关村由设计师统一设计,在村南建造了46户杭派民居作为安置房,由此诞生了美丽的建筑群,也让老村落焕发了新的青春。


图片发自简书App


图片发自简书App


图片发自简书App


图片发自简书App


图片发自简书App


图片发自简书App


东梓关的夜很静,静地能听到雪花落到屋瓦上的声音。簌簌的雪花落了一夜,第二天清晨,隔窗就看见天地间一片白茫茫。我们像孩子一样兴匆匆地跑到屋外,天空还有零星雪花飘落,环顾四周,天地间仿佛只剩下黑白两色,远处的低矮的群山,白雪轻描淡写地点缀着树木,浓淡恰到好处。而近处民居的白墙更加纯白,那些曲线连绵屋顶,只留一条淡淡的墨痕,独具神韵,整个村庄仿佛一幅中国写意水墨画。我们绕着田野、村居、巷弄一路踏雪慢行,把美景尽收眼底。


图片发自简书App


图片发自简书App


图片发自简书App


图片发自简书App


图片发自简书App


图片发自简书App


图片发自简书App


早饭后,雪已经完全停了,我们辞别民宿房东,拔脚又去了东梓关老街,雪后的老街又是另一副沉静的模样。古村多水塘,数村庄中央的长塘为最大,长塘两侧都是有些年头徽派老房子,雕梁画栋、飞檐斗拱、粉墙黛瓦,屋顶有“马头”“风火墙”, 屋内有天井,门板窗棂雕刻精美细致,处处可见当年的富庶繁华。每一座老房子都有一个老故事,墙面上那些斑驳的褚黄青黑,都是岁月的痕迹。村里的池塘清澈见底,那些老屋的高墙黛瓦覆着浅浅的积雪,在静水中印出完美的倒影。安雅堂、积善堂、长塘厅、许家大院、许春和大药房……我们踏上郁达夫当年走过的青石板路,穿过一座座古朴的老房子,仿佛小说中的场景重现。当年,郁达夫是坐着船来到东梓关的。我们顺着小道来到富春江边,顿觉水天开阔,心旷神怡。站在东梓关河堤上,看江水漫漫,平林漠漠,岸边一棵植枯树旁横着一艘无人的小舢板,让人萌生“小舟从此逝,江海寄余生”的感慨。从许家大院往江边直走就是东梓关的古埠头了,如今的古埠头在多年落寞之后重新进入人们的视野,古埠头一块石碑上刻有郁达夫小说节选,“一家一家的瓦上,都盖上了薄薄的层霜。枯树枝头……”,而今天站在渡口看,“一家一家的瓦上,都盖上了薄薄的雪……”。

我喜欢村口美丽的杭派新民居,也喜欢老街斑驳的旧时光,更喜欢有着郁达夫故事的人文气息,雪中的东梓关,竟给了我如此安宁静好的感觉,一如我心灵的原乡。在东梓关,乡愁无需漂泊……


图片发自简书App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