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言六十九:他又惦记起族长的位子来

         鹿子霖怎么突然对几十年都没再提过的族长的位子又感兴趣了,这让我们有点诧异!我们想一想,鹿子霖感兴趣的或许并不是族长这个位子,他在乎的只是,某一天他要用什么办法,证明他比白嘉轩强,而且要让白嘉轩对他心服口服,这才是他内心里真正在意的东西。几十年这样的心理在作祟,现在几乎形成了惯性,白嘉轩无论做什么,他都要在背后唱点反调,这使他已经无暇顾及事情本身的对错了!

        所以这一次一听到白嘉轩要给土匪还粮,正处于丰收的喜悦当中的他,脸色一下子都变了。

         回去后他用好吃好喝买通了几个可以为他说话的人,再指使他们去鼓动族人,说好不容易丰收了,对土匪不用讲仁义这类的话。目光短浅,稍微一点利益就能吸引得他们倒戈的族人当然觉得说的“有道理”,所以就起来反对族长还粮。自己买通的几个人眼看机会来了,赶紧抛出不如换族长的话题,理所当然地推荐他们的“子霖爸”做族长。

       但是没想到这个时候族长刚好来了,他以仁义和现实的例子向乡亲们说明要还粮的道理,乡亲们一听族长确实说得对,就又反过头来赞成族长还粮了。

         你不能不佩服这些经常犹如墙头草的族人,我猜子霖这时候肯定很郁闷,为什么每次自己提前安排得都好好的,众人都是一致反对白嘉轩的,可是每次都是白嘉轩的三言两语就可以让他们倒戈,反而让自己成了孤家寡人,这是怎么一回事!

        上次让白嘉轩给田小娥修庙的时候,他就试着挑战了一下白嘉轩的权威,结果白嘉轩当场质问他,“你等这一天好多年了吧?”最后白嘉轩的三言两语赢得了族人们的心,这使得他很难堪。

         这一次兆海送自己回来,给了岳维山,田福贤等人一个下马威,所以自己在原上走起路来,也感觉有劲儿了,虽然连田福贤也告诫自己“年纪大了的应该知道稀稠,人不能张得没有了边!”他还想凭着这股劲头收拾一下白嘉轩,可是劲头虽大,最后又一次“输了”,真尴尬啊!

         在他谦虚地回应白嘉轩让他代管族里事情的时候,反而被白嘉轩抢白了一句,“我还以为你做梦都想管呢!”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鹿子霖看到白嘉轩死了母亲,又死了媳妇,三个孩子有两个就被“赶出了家门”不在原上,白嘉轩也因为家里的变故精神...
    西北子不语阅读 133评论 0 0
  • 文/文之缘 姚明星呆坐在课堂里,他犯愁,脚崴了可怎么回家呀。这时一张小纸条递给了姚明星:“...
    文之缘阅读 77评论 0 1
  • 阳光好久没这么明媚,我也好久没起那么早。其中并没有什么因果关系,一切显得那么自然,明亮。 好天气伴随着好心情,所有...
    孙小拽阅读 83评论 0 0
  • 万事开头难,写博客这事感觉坚持下来不难。反正写日记从高中一直坚持到了现在,每天写一写感觉也还好,虽然有时候会写流水...
    养猪小能手阅读 70评论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