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薪2500招聘研究生协管员:既不是政府的体面,也不是读书人的悲哀

01

这几天,神木招协管员月薪2500却要求研究生学历引发疯狂吐槽。

外地人不理解很正常,但榆林人是怎么想的我们心里是最有比数的。

一份稳定工作的意义对于我们来说,绝不是千把块的工资这么简单。

在榆林人的概念里,公务员、事业编、国企、协管员、临时工等一切有政府背景的单位和岗位,不管在不在编,都属于正式工作,学名铁饭碗。

铁饭碗,长期稳定,只要你不拍屁股走人,就可以干一辈子。

这样的工作会给榆林人带来什么?

榆林人打招呼最常见的两句话是:吃兰么和你在哪干着了?

你要在私企打工,自己都不好意思提。只有正式工作可以让你和家人理直气壮的说出你的身份。因为在榆林,正式工作才是有身份,其它都只能算有身份证。

有正式工作的背书,你才能够有质量、有数量的相亲。因为凡是找对象,对方家长第一句问的就是工作,没有正式工作免谈。

可怜天下父母心,这可以理解。

由此,如果你有正式工作,纵然样貌稀奇百无一用,起码人家会见你一面,而且对方多是有稳定工作的。见的多了,结婚就只是时间问题,因为数量决定概率,正式工作又是你的及格线。

如果没有正式工作,其它都毫无意义。哪怕你将来会是马云一样的男人,高圆圆一样的女子。

看,谁说协管员价值2500?协管员决定了你能不能找一个协管员甚至是公务员结婚。如果你早结婚,早生孩子,到了带孙子的年纪也不至于老的爬不起来。协管员的身份可以加速你的人生,这样的性价比,不挣钱都值得。

02

外地人都说我们陕北人落后愚昧,其实陕北人的思维是在稳定中求长远,在长远中求稳定。

一个月千把块的工作没什么值得炫耀的,但是好在能够养老啊。陕蒙地区几乎家家都遭受过民间借贷泡沫的震动,躺着挣钱不好使了。既然无法做到何以解忧唯有暴富,那就老老实实上个班,为了退休金憋屈几十年也算是有失有得。钱越来越难挣,总不能老无所依跑去捡破烂吧。

再说,人是活的,政策也是活的。说不定哪天把临时工收编了呢?说不定你捎带做点买卖发家致富了呢?

既然正式工作好处多多,那么协管员用研究生也没什么稀奇。这不是神木政府有错的问题,是榆林社会大家默认和共识的结果。不管你是名校毕业,还是研究生、博士学历,只要你选择回到榆林,选择稳定,就必然要承受稳定的代价。

我们经常听到亲戚朋友同学中有研究生回到榆林走到了收费站、协管员、甚至下井当矿工的岗位上。人们唏嘘和无奈,但这样的现实是短期内无法改变的。

榆林的市场经济环境本就没有太多的新兴产业和规模化企业。你要在榆林成为犹如一二线城市的高薪白领,客观来说缺失土壤。你让一个学动漫的回来设计传单,一个网络工程师回来天天捣鼓办公室网线,确实不是个事儿。问题是你回来了,不能追求高薪高能的工作,就只有追求低薪稳定的工作,总不能稳定和挣钱一样都得不到吧。

当然,榆林人最羡慕的还是那些有工作还能在外边做生意挣大钱的人,说起这些人总会带一句:人见才算是有本事!

有本事的人毕竟是少数,机会也难以无限创造。所以,这注定不会成为多数人的路径,因为多数人只能安于本分。守住本分没什么丢脸的,总比看到别人的成功强行说服自己要创业,最后一败涂地的强。

于是,一个拿着学历回到榆林又追求稳定的年轻人,其实他的选择空间是很小的。就是做协管员,疯抢者众多,要是真能成为其中的一员,恐怕家人还要谢天谢地松一口气。

03

这件事情在榆林可以说是见怪不怪,但是,它的影响确实不好。

政府做事是要体面的。一个无需要求高学历的低薪岗位被人为拔高,就好比喝碗杂碎还要穿西服打领带一样让人难受。

有人说,这是打了读书人的脸;有人说,神木政府居高临下的姿态,堪为恶性示范。

2500一个月做协管员需不需要研究生学历?不需要。这就跟北大毕业去卖猪肉,交大毕业去卖凉皮一样。如果一辈子只能开个猪肉铺、凉面摊,不需要读大学。

圣人婊此时总会出来呐喊:职业是平等的,做什么都不丢人。

职业是平等的,但是,有些职业是需要高等教育背景的,有些职业是不需要的。接受了高等教育却做了不需要多少文化就能做的事情,是教育资源的浪费,也是对求学生涯的浪费。

即便如此,读书无用论也是不成立的。

读书有不功利和功利两种用途。从不功利的角度讲,读书不是为了应用。如果要做匠人,可以和师傅学,一技傍身,吃穿不愁。教育的本质是培养人的文化内涵。

《大学》八条目:格物、致知、诚意、正心、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一个人成长的次序是先通过内在的德智修养,再完成外在事业的发展。

教育,掌管的是内在修养,至于你能不能挣大钱,教育是不负责的。

反过来,即使你不能挣大钱,但是经历过好的教育,至少不会有牢狱之灾,自给自足的过一辈子是没有问题的。

教育能够帮助我们写下不至于扭曲的“人”字,至于这个“人”字是大写的还是小写的,这是能力、际遇、命运共同作用的结果,怪不得教育什么事。

比如西安交通大学研究生毕业的庄栋卖凉皮一时成为热点,但是他卖凉皮和别人不同。庄栋卖凉皮之前是世界500强外企部门的主管,年薪20多万,出差只坐飞机,住五星级酒店。他在本科时已经做好了职业规划,在大企业干3年,然后去创业。为了开凉皮店,他筹集30万元,研发配方,邀请在国际连锁快餐企业做管理的弟弟加入,要实现用互联网+改变凉皮的愿景。摆摊,只不过是一切的前奏。

教育带来思维和远见。如果庄栋没有文化,就会守着一个摊点,老老实实一碗一碗卖凉皮。但是,教育赋予他更加广阔的视野,让他的选择自信而有谋略。他的教育背景也许不会让他成为中国的凉皮大王,但我相信他的经营管理会与众不同。

04

教育也确实有功利属性。

你看到北大屠夫陆步轩卖猪肉,就以为读书再好有球用。事实上北大的身份让陆步轩受益良多。

陆步轩是80年代国家统招统分的北大中文系毕业生,毕业后被分配到了长安区柴油机厂,因为这个分配问题,他才下海经商。后来卖猪肉被曝光后给地方政府造成了无形的压力,又邀请他进入体制到地方志办公室工作。再后来,同样卖猪肉但却做到上市公司的北大经济系学长陈生邀请他一起合作,陆步轩办学校、出著作、做食品电商,事业搞的风生水起。

教育会带来资源和人脉,顶尖的学府就意味着顶级的圈子和唾手可得的机遇。说读书无用的人,只是因为自己学的不够好,没有尝到优质教育圈带来的甜头罢了。

不是读书无用,而是有人读书也没用。

在能够读书的年纪,拼命的读书,考最好的学府,认识最牛逼的读书人,给自己未来的平台奠定高度。

在能够折腾的年纪,拼命的寻找,直到发现自己喜欢和擅长的,在热爱的领域开拓无限的可能。

这样,也就不至于在随波逐流中漂进死胡同,让选择的空间越来越小,最后不得不认命。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