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没玩过魔兽,却开始爱上这个世界

字数 2974阅读 604
文/维真

端午假期,找遍了朋友圈的妹子,终于找到人愿意跟我一起去看魔兽。

我没玩过这个游戏,但却早就听说过它的名字。

高中时,有个闺蜜酷爱打魔兽,她总是和我说起那个世界里令她流连忘返的人与事:飘荡在艾泽拉斯的风,德诺拉大陆上兽人不屈的灵魂,还有她最喜欢的阿尔萨斯。上了大学,身边的师兄师弟提起魔兽,也都是有无穷无尽的话可说。那种热爱,不仅仅是沉迷于一个好玩的游戏,反而虔诚地像是说起一个信仰。

作为一个没玩过魔兽的人,我仅仅想从这部魔兽电影,说说我眼中的这个世界。或许是片面而无知的,但我想无论是游戏还是电影,魔兽传达给人们的精神都是不变的。在这片大陆上,我是一个新人,但却已初窥它的美好。

麦迪文

麦迪文:黑暗在腐蚀我的灵魂,很痛苦。但我仍记得暴风城的天空,很美。

对于没玩过游戏,只通过电影来探索魔兽的人们来说,麦迪文大概会是令人印象最深刻的一个角色。

他深色的眼睛像一泊湖水,有仁慈、悲悯、责任,也有深藏在最底处的脆弱。

电影对于他的塑造是立体而又饱满的,身为暴风城的守护者,他深爱着这个国家的子民,无比忠诚于从小一起长大的玩伴莱恩国王。他手握权杖站起身来时,清矍而又英俊,有着令人心醉的仁慈和宽容。

同时,他也在与邪恶的能量斗争的过程中被侵袭而不自知。失去自我意识的他,暴戾、乖张、自负、诡谲,尽管大多数时候那并非是他的本意,但有时,他也用这样的自我来掩饰心里的温柔。面对卡德加,他总是凶巴巴的,但实际上,他却早就暗暗地欣赏着这个少年,用属于自己的方式来保护他。

一边拥有着圣洁高贵的灵魂,一边在邪恶的泥潭里挣扎,这样矛盾的麦迪文,本身就是足够迷人的。

而他最打动我的地方,在于孤独。

人们总是说,强者注定是孤独的。而我要说,凡人又何尝不是如此?

有时候我们选择一个人,并非是由于我们足够强大,不畏惧一切困难,足以抵抗所有负面的侵袭。而仅仅是因为我们深深知道,有些路,只能一个人走。

麦迪文也如是。

邪恶的力量来自于身体的最深处,他知道没人帮得了他,哪怕是从小一起长大的兄弟,哪怕是深有潜力的卡德加。所以他选择独自一个人承受这痛苦而又绝望的秘密,同时还努力坚守着自己的信仰,拼尽一切保护暴风城的子民,哪怕代价是任由高贵的灵魂被一点点侵蚀,最终变得丑陋不堪,失去自我。

麦迪文的动人,不在于强,而在于强者坠落凡间,那一瞬的落寞。

他的孤独,更多时候并不是属于强者的高处不胜寒。而是他其实深深地认识到自己的无力,但依然不希望把这难以承受的无望加诸到任何无辜的人身上;更是他其实早已明白面对邪能时自身的弱小,却依然挺直了身板,从未放弃过迎战。

这是种多么令人心疼的温柔和孤勇。

也正是如此,没有人会责怪带来了这样巨大灾难的他吧。因为在这场与自己斗争的战役里,他已经倾尽了所有,虽败犹荣。

我永远不会忘记,清醒之后的麦迪文最先念起了传送门的咒语。而躺在冰冷的巨人下,脸色苍白的他轻声自语着:“我本来想救所有人的。”他的脸上没有表情,语气也丝毫不像一个遗憾的将死之人,平静得仿佛在叙说着当日的天气。

可是他眼角的那滴泪,落在了我的心上。

当冰蓝色的传送门出现在人类与兽人的战场上,莱恩抬起头,像是与遥远的卡拉赞里灵魂正在飞走的老友一瞬间有了感应,他说:

“谢谢你,麦迪文。”

杜隆坦

杜隆坦:兽人之魂,永不逝去

电影里,杜隆坦出现在影片的最开始。

他和妻子德拉卡共同躺坐在温暖的毡房,向往着通过黑暗之门后,兽人即将重新拥有一片富饶的土地,过上幸福的生活。他憨厚而又可靠地笑着,看着德拉卡轻轻抚摸着已经隆起的小腹,两个人都无比期冀这个小生命的到来,为霜狼氏族再添一份新的希望。

尽管兽人的面孔有些狰狞可怖,但那场面确是温馨而感人。

身处于一个残暴、兽性的环境之中,杜隆坦的理性令人感叹。而这种理性的背后,其实是源于他对于自己氏族的仁爱和责任感。正如同迦罗娜所说,他是一个伟大的领袖,杜隆坦从不说谎。

初至艾泽拉斯,他和奥格瑞姆并肩坐在高地上,怀念起从前一起出门打猎、满载而归的日子,有些艰苦,但却充实而又平静。整部影片里,他最先清醒地认识到古尔丹的邪恶,然后一直坚守自己的信念,直到生命的最后一刻。

杜隆坦身上,闪现着兽人真正的精神。哪怕他的灵魂已经消散,但兽人之魂,永远不会逝去。

或许有人会忍不住发问,究竟什么才是兽人之魂?

是崇尚武力的残暴,永不停止的杀伐和征服,扩张领土的欲望吗?

不,不是的。

兽人崇尚的不是武力,而是公平、正义和规则。

在他们的世界里,并没有人类诡谲而复杂的勾心斗角,他们尊重每一场公平的决斗,尊重真正的勇士,蔑视任何走捷径耍心机的小人。正因如此,杜隆坦才会用一场简单的玛克戈拉就使众人看清了古尔丹的真面目,令他信誉扫地、岌岌可危。也正因如此,莱恩国王才能以牺牲自己的生命为代价,送本来卑微至极的迦罗娜登上兽人的荣誉簿,从而中止这场战争。

兽人崇尚的不是杀伐和征服,而是真正的勇猛和无畏。

看似残暴的兽人,实际上骨子里充斥的是对于勇敢、果断的勇士的敬畏。在影片的最后,人类爵士洛萨深入兽人之中,只为夺回莱恩的遗体。他在与兽人的那场玛克戈拉中取胜,于是曾经针锋相对的敌人,自发地帮他挡住了恼羞成怒的古尔丹,为他开辟出一条回家的路。

他们轻轻捶动着自己的胸口表示尊敬,那一刻,我仿佛也在电影院里听到了自己如同擂鼓一般的心跳声。在兽人的眼里,哪怕是死敌,只要是公平地取得了胜利,也值得最高的敬畏。

兽人追求的并不是扩张领土,而是朴实而平静的生活。

看过电影,事后又尽自己所能翻阅了一些资料,我突然发现,兽人或许是这个魔兽世界里最没有欲望、最与世无争的种族之一。和死对头联盟中的人类相比,兽人简单纯粹得令人感叹,他们用决斗的结果说话,极少玩弄权术、人心和计谋。

正如同杜隆坦和奥格瑞姆说的那样,其实他们只是想要一块干净的不被污染的土地,打猎、生火、谋生,和自己的坐骑、家人平静地生活在一起。

或许,人们之所以如此热爱部落,就是因为从部落里,他们不再需要谙熟人类社会里复杂又隐秘的规则,一切都回归到原始的初心。

为了这颗初心,他们愿意奋斗至死,付出一切。

洛萨的眼睛真的很美

除了麦迪文和杜隆坦,影片中可圈可点的角色还有很多。

正直仁慈,温柔值max的莱恩国王。

英俊迷人、智力武力双峰值,居然还是个慈父的洛萨。

优雅大方、情商爆表的王后。

以及单纯地渴望得到认可,最终却不得不承担起沉重托付的半兽人迦罗娜。

曾经,我也和很多女生一样,是不喜欢看所谓的“动作大片”的。我觉得那些让男生们疯狂至极、热血沸腾的超级英雄,不过就是一群有超能力的人在一起打打杀杀。可是后来,看了越来越多这样的电影,我也开始深深地陷入了这种迷人的英雄主义。

漫威也好,魔兽也好,令我心折的,绝不仅仅是热血刺激的打斗场面和绚丽高级的特技场景,而是在那些壮丽的史诗里,我看到了我们终其一生、甚至人类这个种族穷尽寿命一直在寻找和追求的东西。

自由、博爱、仁慈、公正、勇敢、责任……

又或者是,和平。

现实世界不够完美,甚至可以说时常是满目疮痍的。但动人之处就在于,那些淹没在人群里渺小又俗气的我们,却从没有真正放弃过通过各种各样的方式——文学、艺术、公约,如今甚至是一款游戏——来追寻内心里明亮的那盏灯火。

或许,魔兽电影的人设或多或少地和原著以及游戏里有了一些不同,但我仍然认为他是成功的。

因为它已经传达出了魔兽最普世的价值,故事情节改变了,但理念和精神永远不会改变。

也正是如此,我没玩过魔兽,但却已经开始爱上这个世界。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