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言 章七 替死鬼(八)

图片来源于网络


——1——

墙上挂着的石英钟,秒针规律地转动着,发出嗒嗒的声音。

大柏,邢倩倩和邹卉呈三角形分布地坐在地上。大柏现在只有头部可以活动,来回地看着邢倩倩和邹卉。邢倩倩低着头,似乎在思考着什么。邹卉身体还在发抖,眼神里有些绝望。

“我说,二位,能不能先把我身上这张破纸扯下来。”大柏不舒服地扭了扭脖子。

邢倩倩被打断了思路,看了大柏一眼,起身就要去撕掉符咒。

“等等,倩倩!”邹卉突然一声大叫。

邢倩倩诧异地看着邹卉。

“不,不能拿下来。”邹卉抬起头盯着邢倩倩,眼睛里全是恐惧。

“他救过我们的命。”邢倩倩觉得有些匪夷所思。

“但我不想死!”邹卉眼神有些闪躲:“他是我们活命的机会,你就不怕死吗?”

死......

邢倩倩的脸色也变得有些难看,坐在地上没有再动。

“我......算了.......”大柏的神色有些黯淡,抬起头看了看对面的时钟,十点二十五。

几个人又陷入了沉默。

邹卉两只手死命地相互揉弄着,眼球来回转动着。邢倩倩盘腿而坐,双手抱胸,右手食指敲击着左臂。大柏低垂着头,神色越发黯然。

——2——

邹卉突然站了起来,几步走到了大柏眼前,盯着大柏头顶的剔骨刀,呼吸越发地急促。

“这么快就做好决定了吗?”大柏看看表,十点三十五分。

“邹卉,你不能!”邢倩倩也站了起来,走过去拉住邹卉的手:“你忘了你为什么这么恨我了吗?你忘了刘晶了吗?”

“我......”邹卉的脸上露出挣扎的表情:“我该怎么办!怎么办!”

邹卉突然蹲了下去,把头埋在身体里大哭到:“怎么办!倩倩,我们要死了!”

邢倩倩也蹲了下来,抱着邹卉,轻抚着邹卉的后背,眼睛却看向了大柏:“大柏,你也懂法术,有没有别的办法?”

大柏摇摇头:“我懂的法术只是一些日常生活用的,这种邪门法术我一直不屑于学,谁想到,呵呵,竟然栽在这上边。”

邢倩倩站起身,走到房门旁边,尝试转动了一下门把手,咔,门应声而开。

大柏脸上露出惊讶,邹卉也抬起头,带着泪痕的脸上充满了希冀。

站在门口的邢倩倩则是脸色凝重,门外,并不是地板或墙面,而是黑洞般的漆黑。

“怎么样?”大柏的位置只能看见门板,焦急地问道。

邹卉看着那一团黑暗,刚刚才有的那么一点希望又变成了绝望。

“什么都看不见,一团漆黑。”邢倩倩想了想拿出了手机,打开闪光灯,光线就像被吃进去一样,什么也照不出来,只有无尽的黑暗。

邢倩倩关掉闪光灯,失望地关上门,重新坐在地上。

“倩倩,你手里拿的是不是手机?”大柏突然问了一个看起来很白痴的问题。

邢倩倩一愣,然后猛地拿出手机看了一下,有信号。

“哈哈哈哈哈,我真是白痴,怎么没想到打电话求救!”邢倩倩狂喜地点开拨号,接着却是笑容一僵,虽然有了电话,但是能打给谁呢?

“给我,”邹卉伸出手,颤声道:“我知道可以找谁帮忙。”

——3——

嗡嗡嗡!

邹广泰半侧过身,左手在床头柜摸了好几下,终于抓到了吵自己美梦的罪魁祸首。

“喂,哪位!”邹广泰回过身,不耐烦地接通电话。邹广泰怀里的龙蕊似乎也醒过来,翻了个身,抱住了邹广泰。

“小叔,救救我,小叔!”电话那边传来了邹卉颤抖的声音,电话不知为何开了外放,声音震耳欲聋。

邹广泰一激灵,睡意全无,马上坐了起来:“卉卉,你怎么了卉卉,你在哪?”

“我,我,我在凶宅,光复街43号,小叔,我要死了!”邹卉说着说着就哭了起来。

电话那边一阵骚动,另一个女生的声音传了过来。

“我们被喂了黑烟灵,我们只剩一个小时的时间。一个小时以后如果不能驱除恶灵,我们就会死。”

龙蕊此时也坐了起来,满脸的震惊:“黑烟灵,这东西会吃掉你们的灵魂!”

“你们别着急,我们去找帮手,马上就赶过去。”邹广泰放下电话,六神无主地看向龙蕊:“蕊,我们该怎么办?我们现在赶紧过去!”

龙蕊想了一下,严肃道:“我现在法力全失,就算有红鸾仙鸟玉佩,也只能保全我自己。我们现在去找岩哥和重阳子道长,只有他们才能帮忙。”

“好,听你的,咱们赶紧走!”邹广泰慌张地起来穿着衣服。

龙蕊看着邹广泰慌乱的样子想要说些什么,最终还是没能说出口。

——4——

邢倩倩将电话随手放在地上,无力地倚墙而坐:“现在,就看你小叔和小婶能有多大本事了。”

“他们一定能救我的。”邹卉双手抱着膝盖,不停地小声念叨着:“小叔小婶特别厉害,他们一定能救我的。”

邢倩倩看着被吓得几近崩溃的邹卉,眼里闪过一丝厌恶。

“这不怨她,”大柏扭着头看着邢倩倩:“我们第一次面临绝望的时候,也好不到哪去。”

“可至少我不虚伪,怕就是怕,坏就是坏。”邢倩倩也扭过头,看着大柏:“其实细想起来,我们两个还真像,都有个混蛋的爹。你比我更惨一些,你那个是亲爹。”

提到父亲,大柏沉默了一下,似乎在压抑内心的愤怒:“我父亲的事情,另有隐情,我刚刚知道的隐情。我父亲,是个好人,他是被人陷害的。”

“哦?”邢倩倩眼里带着一丝讽刺:“不是你自我安慰的幻想?”

“不是!”大柏急得脸色通红:“我父亲真的是个好人。”

“是吗?那真是恭喜你了,”邢倩倩的表情有些落寞:“你的心结解开了。”

“倩倩,”看到邢倩倩的表情,大柏心里涌出一股怜惜,温柔地道:“你的心结也会解开的,总会有个人走进你的心,把你带出那片黑暗。”

话说出口,大柏和邢倩倩都是一愣,两个人不自觉地看向别处。

“你知道我的过去,对吗?何璇跟你说过了。”邢倩倩问道,表情有些不自然。

“啊!啊?你那天不是睡了.......”

“嗯,我后来胃不舒服,醒了一阵。”

“哦,嘿嘿,不好意思,不是有意讨论你的事情。”

“没事,你不也跟我说了你自己的事情吗。”

“哦,我爸爸真的是被陷害的,当时.......”

“十......十一点了!”邹卉颤抖的声音打断了大柏。

大柏和邢倩倩看向墙上的石英钟,时针指向十一,而分针已经跨过了十二。

——5——

凶宅二楼主卧室

砖头半躺在满是干涸血迹的大床上,右手边是一面古香古色的铜镜,镜子里显示着大柏他们所在房间的情况。

砖头皱着眉头,事情和计划的不太一样。

按照计划,邢倩倩身上的手机是不应该出现的,三个人应该看不到任何希望才对。贾赐应该不会犯这么低级的错误,难道是红姐的意思?

想到这个可能性,砖头面上露出一股恼怒之色,拿出手机就要给红姐打过去。

“不用打电话了,那个手机是我让贾赐留下的。”

空气被划开一个口子,红姐从空气中走了出来,微笑地看着砖头:“很生气是吗?”

“为什么!”砖头愤怒地盯着红姐:“你答应让我报仇的。”

“不错,但是我没说过我不插手。”

“你!”砖头一下坐了起来:“你敢玩我!”

“你敢这么说话?”红姐依然在笑,但语气里带着一股杀意。

砖头一抖,低下头,不再说话。

“承认吧,你根本不想报仇,你只是想杀了大柏,结束自己的恐惧,但你又不敢自己动手。”红姐走到了窗户边看着窗外:“一个懦夫就要学会顺从。”

砖头双手的肌肉紧绷着,额头上的青筋隐约可见,呼吸都有些急促。可最终,砖头没有动,甚至没有说一句话,只是顺从地低着头。

窗外,一个道士正走向凶宅,步伐缓慢却稳重,似乎每一步都有千钧之力,万山之势。

“不顺从的,就要付出代价。”

(未完待续)

【夜言】系列每周一、三、五更新

戳我阅读前文~

戳我阅读后文~

点击下边链接,进入《夜言》目录帖,回顾之前的精彩章节

夜言 目录帖

觉得TA君的文章不错的话,就点个喜欢吧!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1—— 东辰区,光复街43号,凶宅。 重阳子没有穿中山装,而是换回了自己的道袍,轻抚着凶宅的大门,口中轻念咒语...
    TA君说阅读 186评论 5 8
  • ——1—— 刘晶的死上了苍南当地的头条,凶宅再发血案,怎么看都是足够吸引眼球的新闻。 民众的好奇被血腥与诡秘再次调...
    TA君说阅读 235评论 6 8
  • ——1—— 邢倩倩呆呆地坐在地上,消化着刚才大柏告诉她的事情。 刘晶是砖头的女友,之前一直来凶宅,只是因为放心不下...
    TA君说阅读 191评论 10 8
  • ——1—— 南窑区是苍南穷人居多的城区,格子路更是贫民扎堆儿的地方。 格子路上都是些很老旧的平房,但建得很规整,像...
    TA君说阅读 200评论 18 8
  • 不知为何,从小就对祖国的边陲产生一种莫名的向往。神秘而又莫名的美丽,让人的心魂忍不住悸动。长大之后,这份心思依然没...
    云姑娘阅读 42评论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