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天之骄子落水死亡看变味的“保护”

图片发自简书App


2017年1月12日星期四 9点14分

“10日凌晨,有两名大学生在工字厅北面的水木清华荷塘落水,经救助,其中一名清华大学本科生获救,另一名学生不幸溺亡,溺亡者为复旦大学一本科学生。”

这是网上新近发布的消息,资料称,两个天之骄子在冰面上行走,不慎坠入水中,结果造成到清华探访的复旦孩子溺水死亡。

此类事件,并不少见。2013年内蒙古一大学的孩子到水边玩耍,其中一位落水,其余十一位施救,结果等到120等救援人员赶到时,已经有四个孩子溺水死亡;时隔两天,湖北六个孩子在水边闲游,两个落水,其余四个立即抢救,结果五个溺水死亡,另外一个下落不明。

据中国卫生部发布的信息称,中国每年因溺水事件死亡的人数达到57000人,相当于每天有150多人溺水死亡。

到乡村一级的学校问问,孩子中可以在江河中游泳的,几乎没有了,青少年时期曾经在江河中戏水的老师也已是凤毛麟角。

孩子不会游泳,一则是因为江河水质令人担忧,更关键的是处于安全考虑,无论是家长,还是学校,都不会鼓励孩子去江河中游泳。天长日久,就出现了必然的尴尬,守着江河,我们都成了旱鸭子。

读初中的时候,学校前面有一条河,每到中午时分,我们就跑到河里洗洗澡,游戏一番,惬意得很。我小时候没有学会游泳,到了河里不敢到深处,同学就将戴的帽子吹起来交给我,一手一个,成了救生装置,也可以到略深处扑通一番。

我们守着江河却不会游泳,我们守着冰雪却不会滑雪,我们守着山峦却不去攀登,这就是现实版的社会怪现状。

没有办法,一提到安全,大家都不寒而栗,谁也不敢去触碰有可能带来危险事件的活动。

我读初中时,根据学校的要求,每个孩子都要到山上挖细辛,而且有最低的数量要求,以班级为单位分好组,我们就几个人一组各自行动了。莽莽的大林子,我们几个伙伴彼此照应着,磨炼的不止是胆量。

1990年,我上班后,学校那些年办学经费还很紧张,我们常常在学校的统一组织下,或步行,或乘车,到很远的地方开展勤工俭学活动。有时一干就是好几天,师生说说笑笑,也不觉的疲劳,反而成了愉快的经历。

待到2009年,我们清理学校后山的校林地时,一些年轻教师连最基本的劳动工具也分不清了,更别说指导学生有效地完成任务了。

正不正常呢?正常,我们很多人已经脱离了农村,脱离了最基本的劳动,这些工具于我们而言,意义不大了,不认识也无妨了。

曾经很让师生牵挂的春游、竞技性运动会等,也渐渐地走出了师生的视野。安全啊,一旦举办这样的活动,势必要担安全的风险,谁愿意去冒这个险呢?

我们把大门紧紧地封闭起来,采取严格的出入登记制度,本也无妨,但我们怎么可能挡住孩子未来人生路上遭遇的风雨呢?

日本,我们的近邻,一旦谈论起来让我们觉得情感复杂的这个民族,看看他们是如何做的呢?

图片发自简书App


“日前,一则来自日本的新闻引起诸多争议:熊本县人吉市的一家幼儿园在仅有4摄氏度的天气中,组织园中的儿童举行裸体路跑比赛。事实上,这种对儿童近乎残酷的磨炼在日本已有100多年的历史。这是一个以欧式斯巴达教育为父,日本本土所谓武士道精神为母,以近代日本军国主义化为助产士而共同催生的社会现象。

日本自古以来便有以苦修磨炼意志的传统。民间的天台宗、净土宗等佛教派别的僧人都有通过禁食、禁水、长途跋涉、冷水浇身、艰苦劳作等方式来达到锻炼身心、拒绝诱惑的课程。而自平安时代以来频繁的内战,也让讲求忍耐、坚定、忠诚等品质的武士道精神在处于统治阶层的武士中大行其道。为了培养这样的品质,武士修炼中不乏冥想、熬夜、雪地赤脚行走、疼痛不得叫喊等具有极大折磨性的手段。官方和民间的苦修传统,成为日本近现代磨炼教育的内在基础。”

面对现实,我们是躲避?还是采取积极的措施去学习,从而增强最基本的生存能力?任何清醒的人都会选择后者,“适者生存”,不会因为社会经济的日益富足而更改。

孟子在《生于忧患,死于安乐》中写到:故天将降大任于是人也,必先苦其心志,劳其筋骨,饿其体肤,空乏其身,行拂乱其所为,所以动心忍性,曾益其所不能。

先贤的论述,我们不能视而不顾,历史的教训我们不能抛之脑后,那么,我们到底应该怎样保护我们的孩子,保护我们民族的未来?

中国梦,是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梦,实现这个梦的最根本的前提就是要培养合格而优秀的公民,使全体公民肩负起人生使命,以应有的社会担当励精图治,齐心协力,共谋民族大业。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