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园】小跟班的爱情(72)

字数 5318阅读 85

【校园】小跟班的爱情(68)

【校园】小跟班的爱情(69)

【校园】小跟班的爱情(70)

【校园】小跟班的爱情(71)

(1)

体育馆里,比赛继续进行着。

欢呼声、尖叫声不绝于耳。韩晨却一点都听不进去,他抢球、运球、投篮,很快就将比分拉开。

范逸轩心里担心着苏小小,这分散了他的大部分注意力。而韩晨似乎完全不受影响,反而战斗力更强。

毫无悬念,A大赢得冠军,而且比分超出C大20多分,这几乎完全是韩晨的功劳。范逸轩这一战几乎是惨败,但他已无暇顾及这么多。

比赛一结束,韩晨都顾不上领奖,就直接奔到休息区换衣服,拿手机。范逸轩也是如此。

体育馆门口围了很多的媒体和记者,他们都等着采访A大篮球队,采访韩晨。韩晨不顾记者和观众的围追堵截,直接冲了出去,随手拦了一辆出租车就坐了上去。

范逸轩紧随其后也坐进了车里。

韩晨回头看了他一眼,没说什么,继续打电话。过了一会电话才接通。韩晨焦急的声音响起:“姐,找到小小了吗?”

韩雪儿在电话那头顿了几秒钟,才缓缓答道:“找到了。”

“那太好了。”韩晨难掩心中的激动和兴奋,继续问道:“你们在哪?我现在过来找你们。”

韩雪儿再次静默了,沉重的呼吸声隔着听筒传到韩晨的耳朵里,他感到莫名的难受,心也提到了嗓子眼。他就像自我安慰似的说道:“小小是不是先回学校了?”

韩雪儿艰难的开口,嗓音低哑:“她现在正在市一医院……抢救。”

“抢救?”韩晨不可思议的重复了一遍,脸色也瞬间变得惨白。后座的范逸轩听到后也是瞪大了眼睛,自言自语道:“怎么会这样?好好的一人怎么突然间抢救呢。”

“你不要担心,我找了B市最好的医生,她会没事的。”韩雪儿安慰道。

韩晨静默不说话,过了很久才憋出几个字:“我马上过来。”说完挂掉电话,对着司机师傅说道:“以最快的速度去市一医院。”

司机师傅似乎也感觉到了事态的严重,立马答应:“好。”然后脚踩油门,车蹭的飞速往前开去。

(2)

郑美丽站在落地玻璃窗前,她看着楼底下车水马龙,人来人往,似乎这个白天再正常不过。她听着徐月在向她汇报一些事情。

过了一会,她拿着手机走回客厅,坐到沙发上,语气严厉的开口:“给我盯紧那个男人,别让他捅出什么幺蛾子。必要的时候再多给他点钱。”

“好,我知道了。”徐月迟疑了一会,还是忍不住开口问道:“照片和文章还发吗?”

“发,当然发。但不是现在。等这件事情过了之后再发。要是现在发,韩晨肯定会抓到蛛丝马迹,到时候我的计划就全泡汤了。”郑美丽端起茶几上的咖啡抿了一小口,继续说道:“你这段时间不要和我联系,也不要再待在B市了。过段时间,我自会联系你。”

“好。”

“先这样。”郑美丽挂了电话,删除和徐月的全部通话和短信。其实这些天来,她知道有人一直在跟踪她,她也知道这应该是韩晨派过来的。所以她就将计就计,用高价收买了那个跟踪她的人,所以汇报给韩晨的她的一切行踪汇都是她精心安排的。

车子还没停稳,韩晨就急不可耐的跳了下去。范逸轩付好车费后,也火速的追了上去。两人冲到五楼时,韩雪儿、周若云等人都在手术室门口焦急的等待着。

韩晨一个箭步冲过去,抓住韩雪儿的胳膊,问道:“姐,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还不是很清楚。等我赶到手机定位的地址后,就看到苏小小被抬上了救护车。然后我们就立刻跟到了医院。”韩雪儿解释着。

“你们是在哪发现小小的?”范逸轩走上前问道。

“是在郊区的一家小旅馆里。肯定是哪个王八蛋把小小抓过来的。”汪洋一脸愤怒的咒骂道。

周若云脸上也是焦急万分,她靠在墙边始终没说过一句话,神情呆滞,内心在不断的责骂自己:要是你不计较那么多,和小小一起过来,所有的事情都不会发生。小小也不会躺在这冰冷的手术室里这么久都不出来。

范逸轩看见周若云神情有点不对,他走到她面前,安慰道:“小小一定不会有事的。”

周若云本来一直憋着想哭的冲动,这下范逸轩一安慰,反而使得眼泪不听使唤似的刷刷往下流。她抽泣着说道:“都是我不好,我应该陪她一起来的。”

范逸轩轻轻拍了拍她的后背,柔声安抚:“这不是你的错,你不要自责了。小小也不希望你这样。”

周若云不再说话,只是眼泪流的更凶了。范逸轩轻轻揽着她,以示安慰。

其他人也都情绪低落,没有人说话。全场瞬间安静的可怕,只有周若云极小的啜泣声。

韩晨的脸色更是史无前例的平静,没有一丝波澜。他静静的矗立在墙边,眼睛一眨不眨的盯着手术室门上的灯。

(3)

突然,手术室的灯灭了,韩晨立马走上前去,门被推开了。一名儒雅的中年医生走了出来,其他人听到动静也都围了过来。

韩晨第一个开口问道:“小小怎么样了?手术成功了吗?”

医生摘下口罩和手套,缓缓开口,脸上也露出笑容:“手术很成功。她的头被撞破了,流了很多血,还好送来的及时,不然后果可就不堪设想了。”

医生说完后,众人都松了一口气,连忙对医生各种感谢。韩晨的脸上终于有了一丝血色,眼神中也露出了不易察觉的笑意。

他握住医生的手,非常郑重的说了句:“医生,谢谢你。谢谢你。”

医生看到韩晨脸上有一种劫后余生的喜悦,也变得动容起来:“这是我们医生应该做的。我也很高兴救回了你最重要的人。我没说错吧?”

韩晨看着医生,笑了,点头说道:“对,她的确是我这辈子最重要的人。”

过了一会,苏小小被推了出来,她头上缠着厚厚的纱布,脸色很苍白,眼睛依旧闭着。韩晨跑过去抓住她的手,手很凉,就像是长时间泡在冰水里一样。

医生继续说道:“手术虽然很成功,但一时半会还不会醒,醒了之后也得在医院至少住上一两个星期。她伤的是头部,所以必须仔细观察。”

韩晨一直专注的看着躺在病床上的苏小小,眼神流露出深深的心疼。他没有理会医生的话,而是对着一旁的护士说道:“给我安排你们医院的VIP病房。”

“这些我都安排好了。你们赶紧把她送过去,我公司还有事情,我先回去。有什么事情联系我。”韩雪儿走到韩晨身旁,看了一眼苏小小,然后又把目光移到韩晨身上。

韩晨回头看着韩雪儿,淡淡的说道:“姐,你先去忙吧。今天谢谢你,还好有你在。”

韩雪儿拍了拍他的肩膀,淡笑不语。沉吟片刻后,再次开口:“我忙完了再过来。”然后就转身离开了。

其他人一起把苏小小送到了VIP病房。

(4)

汪洋看着豪华的像酒店一样的房间,感叹道:“这VIP病房也太好了吧。简直就像是住五星级大酒店啊。”

他东摸摸,西看看,一脸震惊,然后在宽大舒适的真皮沙发上一趟,自言自语道:“太舒服了,搞的我都想在这里住一晚上了。”

周若云、范逸轩、宋泽三人看到这气派宽敞明亮的病房也着实震惊了一把,但都表现的很淡定。

宋泽突然想起篮球赛的事情,开口问道:“A大赢了吗?”

“是啊是啊。你不说我都忘了这件事。”汪洋跳起来说道。

周若云则别有意味的看了一眼范逸轩。韩晨还没回答,范逸轩先开口:“我们输了。”他神情坦然,似乎对这个结果不是很在乎。

汪洋、宋泽心里虽然高兴,但是在范逸轩面前又不敢表现的太明显,而且落井下石也不是他们的风格。

汪洋压抑着兴奋,走去过拍拍范逸轩的肩膀,安慰道:“没事,你们去年不是赢了嘛。风水轮流转,今年当然是我们A大赢了。”

“有你这么安慰人的嘛。”宋泽噗嗤一笑,“你还是别说话了。”

“你们不用安慰我,我输的心服口服,韩晨确实很厉害。”范逸轩说话的同时瞟了一眼坐在病床前的韩晨。韩晨也看了他一眼,然后目光重新锁定在苏小小身上。过了一会,范逸轩接着说道:“不过如果是一对一PK,谁输谁赢还不一定呢。”

韩晨淡笑不语。

周若云走到床边看了看苏小小,又快速扫了一眼韩晨,此时韩晨的眼神尤其复杂,有愧疚,有心疼,有愤恨,有怜惜,有悲伤,有欣喜。

周若云明白韩晨此刻的心情,想要开口安慰,但终究不知道说什么好。

现在苏小小脱离了险境,所有人悬着的心都放了下来。但苏小小还在昏迷中,所以他们也不知道接下来要做什么了。

(5)

汪洋虽然很享受待在这堪比五星级宾馆的病房里,但是房间里沉默尴尬的气氛让他很不自在。他忍不住开口说道:“你们说小小是怎么受伤的?我们要不要去那个旅馆调查一下,把抓小小的那个人找出来好好教训一番。”

宋泽附和的点点头,赞同的说道:“必须把那个人找出来。”

范逸轩和周若云对视了一眼,然后又转头看了一眼韩晨。

韩晨背对着他们沉默了一会,然后转身朝他们走过来,语气平静的说道:“我大概知道是谁做的,但是还不能百分之百确定。我会找人去调查清楚,绝不会放过任何伤害过小小的人。”看似波澜不惊的嗓音里透着少有的狠厉决绝。

周若云听韩晨这么说,心里也猜出了个八九,忍不住问道:“难道是郑美丽?”

韩晨看了周若云一眼,没说话,算是默认。

汪洋却瞪大了眼睛,一副不可思议的震惊表情,大声说道:“郑美丽。不是吧。她为什么要这么做啊?小小和她无冤无仇的,没道理呀。”

宋泽听到郑美丽的名字也很意外,但觉得他们这样说绝不是空穴来风,肯定是有一定的根据的,他稍稍思索了一会,然后又意味深长的看了一眼韩晨,缓缓开口:“女人的嫉妒心是很可怕的。”

“嫉妒心,她嫉妒小小什么啊?小小有什么好让她嫉妒的?”汪洋连珠炮似的表达着他的疑惑。

周若云白了他一眼,无奈的摇头,扬声说道:“你会不会说话,小小哪里比不上郑美丽了。”

汪洋马上意识到自己说错话了,他刚刚也只是随口一说,于是赶紧解释:“我不是那个意思。我只是觉得郑美丽和小小八竿子打不着,为什么会无缘无故的嫉妒小小呢?”

范逸轩走过来拍拍他的肩膀,然后瞥了一眼韩晨,汪洋也不明所以的看了看韩晨。过了一会,突然明白过来,脸上写满了恍然大悟,后知后觉的震惊感,张开嘴自言自语的大声嚷道:“郑美丽也喜欢韩晨?”

“这么明摆着的事实你想半天才明白,我真是为你的智商着急啊。”宋泽微笑着讥讽道。

范逸轩虽然对郑美丽不是很了解,但也有耳闻,他听到韩晨和周若云都猜测这件事与郑美丽有关,心里也有了几分思量。这次苏小小因为郑美丽受了这么严重的伤,虽然还不清楚具体发生了什么事,但是受伤却是事实。

他担心还会发生什么更可怕的事情,而这都是韩晨间接造成的,所以静默片刻后,他大声质问韩晨,语气里充满了愤怒:“小小自从和你在一起之后,接连受伤,这次竟然还被绑架到偏远的小旅馆。他们想做什么你应该知道,小小受伤肯定是因为强烈反抗。这次,小小能够逃脱算是幸运。但如果下次再发生这样的事,怎么办?”

韩晨立刻打断,强势说道:“绝不会再有下一次。”

范逸轩冷笑一声,淡淡道:“这种事情怎么保证得了,上次小小被关,你也说绝不会再有下一次。可是结果呢?你也看到了。”

周若云、汪洋、宋泽三人看着韩晨和范逸轩的争执越演越烈,想要去劝阻,但是碍于两人的人气场太过强大,又不敢掺和进去。所以只能惴惴不安的站在一旁看着。

韩晨坐回床边,看着苏小小苍白的脸色,心就像被人狠狠揪了一下,疼的厉害。面对范逸轩的控诉,他无法回答。如果真的是郑美丽所为,那他就是那个间接伤害小小的人。

韩晨陷入了深深的自责,但转念一想范逸轩对苏小小的心思,而现在他质问他到底是什么意思。

韩晨再次站起来,走到范逸轩面前,眼神凌厉迫人,嗓音疏淡清冷的说道:“郑美丽的事情我会解决。小小是我的女朋友,我会保护她。你用不着担心。”

范逸轩明白韩晨话里的意思,这不就是向他宣誓主权嘛,提醒他:苏小小是韩晨的女朋友。

但他就是无法不担心苏小小,哪怕是作为朋友,他也要用自己的方式关心她。沉默了一分钟后,他回击道:“既然你是小小的男朋友,就更应该保护她让她不受伤害。而你根本就没有尽到一个男朋友的责任。”

韩晨压抑住内心的愤怒,问道:“你到底想说什么?”

范逸轩其实也没什么别的意思,只是看到苏小小因为韩晨而频频受伤就觉得很生气,很愤怒。

他深呼吸一口气,逼自己冷静下来,认真思索了一会之后,他注视着韩晨的眼睛,无比真诚严肃的说道:“如果你连基本的安全感都没法给小小的话,你就不适合和她在一起。”

范逸轩说出了他的心里话,说完后依旧目光坦然的看着韩晨。

韩晨微微一怔,随即嘴角绽放出一丝冷笑,嘲讽道:“我不适合,你适合是吧。”

范逸轩不理会韩晨的讥讽,淡淡道:“你不适合,自然有人适合。”

周若云实在看不下去了,也担心两人会打起来,大声说道:“现在是说这个的时候吗?你俩幼不幼稚啊。”

汪洋和宋泽异口同声的附和:“冷静,冷静。”

但韩晨和范逸轩只是扫了他们一眼,就继续争执。完全当他们不存在。

韩晨毫不留情的说道:“我适不适合,轮不到你说了算。就算小小曾经喜欢过你。但那都是过去式了。你别妄想她会再次喜欢上你。”

韩晨的话深深刺痛了范逸轩的伤口,他一直很后悔自己没有早点抓住苏小小的手,而现在韩晨竟然拿这点来刺激他,挑衅他。瞬间所有情绪涌上头淹没了他的理智,他一个拳头狠狠打在韩晨的脸上。

韩晨没有想到打范逸轩会突然动手,结结实实挨了一拳,嘴角也顷刻间淤青一片。他用手揉了揉嘴角,正想打回去,突然一只手被轻轻握住了。他瞬间心头一软,立刻转头,就看见苏小小睁开眼睛看着他。

此刻他所有其他情绪都消散,只剩欣喜和怜惜,他反手紧紧握住苏小小的手,俯身到床畔,柔声说道:“谢天谢地,你终于醒了。还有没有哪里不舒服?”

苏小小还是很虚弱无力,她没有说话,只是颇为艰难的摇了摇头。眼中的泪水却无声的滑落。

韩晨用手轻轻拭去她脸上滚烫的泪水,温柔安抚着:“别哭,有我在,你不会有事的。我会一直陪着你,你不要害怕。”

其他人也都围了过来,脸上也都洋溢着浓浓的喜悦,苏小小目光扫过每一个人,心中趟过一股暖流,温热无比。她笑了笑,望着众人,无声的告诉他们:我很好,你们不用担心。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