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男人

图片发自简书App

一个中年男人抱着一桶爆米花,时不时的往自己的嘴里塞上几颗,这怪异的举动引得许多人为之侧目。

定眼看去,一袭黑色的风衣将眼前的男人从头包到了脚,好像要与这世界完全隔绝一般,在男人眼里,这大厅虽然人声鼎沸,但好像只有手里的那桶爆米花,才是真真实实属于自己的。

没有理会周围诧异的眼光,男人自顾自的吃着手里的东西,偶尔朝着远方看一样,好像在等人。

没人知道墨镜下的眼神里隐藏了什么。

再次望了望远方,随着广播的声音,男人走向了检票口,看起来他没有等到自己要等的人,那坚毅的背影像极了一个出征的战士。进到房间后,里面静的连衣角拉在阶梯上的声音都清晰可闻,“难道这儿也只有我一个人?”男人不觉有点落寞,可转回头想想,自己本身就是一个人,又何必去庸人自扰呢?

屏幕上,老旧的电影,90年代的故事题材。

刀削斧凿般的脸庞一动不动。

嘴角偶尔的微笑也不知道在表达什么,而同样让人看不清楚的,还有男人的眼神,那隐藏在眼镜后面的眸子,不知道藏了多少往事。直到电影最后的序幕放映结束,他才走出影厅,带着挂在嘴角的笑容离开。

枯叶如蝶,秋风若刀。

陌生的街道上,男人不急不缓的走着,似乎要走到世界的尽头去,他已经不记得自己失明多久了……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