悬疑推理‖生死城(十)

图片发自简书App


生死城

一曰天机破,一曰命途丧

恰逢小儿还家日

血溅鸿门两不知


隆冬腊月里,凛冽的寒风将这小城吹了透彻。

各家门前那冰凌子一坠一坠的,生怕掉下来都能把人插死。

那一砖一瓦,脆生生的,像是轻轻这么一掰就能断个两截儿似的。

快要过年了,各家各户张灯结彩,早早的就在门前挂上了喜庆的大红灯笼,那一根根的烟筒都没停下来过,整个生死城弥漫着肉香酒香,经久不散。

过了腊八不多时日,这里便迎来了第一场大雪。

往死客栈也在这一天,住进来七个客人。

他们的到来也使得这客栈热闹了许多。

掌柜的是一个五十来岁的男人,蓄着山羊胡,面色红润,一看就知道精气神儿很好。

他忙里忙外地张罗着过年的事宜,和客人伙计一起把这客栈里里外外都打扫了一遍。

他的嘴角噙着笑意,忙得不亦乐乎。

因为他在国外的儿子要回来过年了,他还特意去张裁缝店里去给儿子定做了两身新衣裳。

大雪封门,整整下了三天三夜。

可往死客栈的门却再也没有打开过。

那七位客人也不知所踪了。


程俞从永生堂出来后便一言不发,只顾闷头往前走。

小水跟在后面,审视着他的背影。

单薄,这是小水首先想到的词语,程俞这身板,像是一阵风就能把他吹倒似的,娘里娘气,太不像个男人。

男人,她脑子里突然想到那个人的身影,不觉心里一痛,便自嘲地笑了笑。

“喂!你往哪儿走?”小水追上程俞,伸手扯他的袖子,也不知是小水劲儿太大,还是这程俞是真的太过于瘦弱,竟拉得他一趔趄。

“往哪走?”程俞也不恼,只是茫然地问她。

她叹了一口气,问:“大掌柜都跟你说什么?一出来你魂儿都掉了。”

“大掌柜说要我们别再去找他了,这事他管不了。”程俞的神情更加失落,而小水却云里雾里的。

“报仇的事儿?他一向这样的。”小水指了指前面,说:“先去吃饭吧。”

二人吃完饭,便直奔往死客栈走去。

客栈大门紧闭,雨水打湿了门框,显得更加萧条。

小水走上前,轻轻一推,门竟然吱呀一声开了,里面没有半个人影,中间的榆木桌上落了薄薄的一层灰。

“他们人呢?”程俞用两个手指抹了一下桌上的灰尘。

他跑上楼去,将二楼所有房间的门都打开了,一个人影也没有。

甚至每个客房里都收拾得整整齐齐的,仿佛根本没人住过一样,楼上的房间也是一样,桌子上也都落了一层灰,看来空了有一段时间了。

“难道他们都离开生死城了?”程俞站在楼梯上,疑惑道。

小水蹲在柜台后面小心翼翼地拉开了那道小门。

“别管他们了,我们还有事要做。”小水招呼程俞下来。

“我之前就发现这儿有问题,没想到真的有地道。”程俞也蹲下来,掏出一个小手电照了照里面。

小水嫌他碍事,推开他自己先钻进了那道小门里。

程俞耸了耸肩,无奈只好跟在后面。

他们刚进去,从后院突然闪出来一个人影,身上披着一件大红色的斗篷,走到柜台后面,将门重新拉上,转身便上了楼梯。

木质的楼梯咯吱咯吱作响,在如此冷清的客栈里回荡着,让人听了只觉得毛骨悚然。

转眼就消失在走廊尽头。


杜警官是在原路返回的途中遇到荒木的。

那时荒木正在寻找不幸碰触到机关下落不明的阿泽,手电的光越来越微弱,背包里的食物也已经吃完了。

荒木在这地宫里第一次感到绝望,绝望之时竟遇到了与他相同境地的杜警官,多多少少让他觉得欣慰许多。虽然两个人在一起也是会饿死的,但至少比一个人强。

而杜警官在看到这么一个大活人出现在面前的时候竟然激动地流下两行清泪。

但当他们听完各自的遭遇以后,便沉默了很久。

这一切,真的太诡异了。

“你说千夏死了?”杜警官目光锐利,一只手撑着墙,背对着荒木,又问:“那这么说,跟你们一起的那个千夏是假的?我遇到的那个也是假的?”

杜警官想不明白的是,假的千夏跟自己遇到了,为什么又失踪了呢?她明明是故意与自己遇到的,却把手电给了他以后不见人影了,是她自己走的,还是这地宫里的别人带走的?

他在石室里见到的那具死去多时的尸体是……

杜警官想到这儿,当机立断,便带着荒木前往那个石室。

荒木被杜警官拉着往前走,不明所以。

“就是这儿了。”杜警官看着自己曾经在墙上所做的标记,转过头对荒木说:“你去辨认一下,你对那具尸体有没有印象。”

等他到了木头柱子那里却傻眼了,不见了,尸体不见了。

灰色的水泥地上,只留了一根弯曲的麻绳耀武扬威着躺在一边。

“杜警官,你说的是什么尸体?”荒木蹲下来看着那根麻绳,放在鼻子前嗅了嗅,浓重的尸臭味涌入他的鼻腔,熏得他头晕,直犯恶心。

“尸体不见了。”杜警官沉声说道。

就这么一会儿工夫,就被人转移了,看来自己的一举一动都在那个躲在暗处的人眼皮子底下。

杜警官环顾四周,冲出石室,两边都是黑洞洞的,什么也看不见,那无尽的黑暗里,藏着的,是恐怖的人心。

荒木依然蹲在原地,仔细地研究着那根木头柱子。

“杜警官,快过来看!”他蹲在地下,盯着柱子下方被木茬勾住的一小搓布料纤维。

杜警官取下来看了看,“红色的?”他用手指揉捏了一会儿,整理着思绪,“我们身上都没有红色的东西。”

“只有……盖在千夏尸体上的那个红色斗篷!”荒木猛地站起身来。

两个人迅速地往石棺的方向跑去,荒木是从一截陡峭的石阶上下来的,再往上爬就得花些力气了。

二人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推开了石棺,里面空空如也。

果不出所料,千夏的尸体也不见了。


下一章    生死城(十一)

目录

上一章    生死城(九)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