韦庄:画船听雨眠,杏花吹满头

文/四月默

若说诗词的含蓄轻艳,缠绵凄婉,莫若花间词派,他们情意深深,委婉含蓄,将女子的惆怅和离愁写得淋漓尽致,有时候甚至比女人更加懂女人心,可以用现代的话戏谑为“妇女之友”。作为花间词派代表人物之一的韦庄便是一个集浪漫与才华于一身的男人,不管是潇洒走天下时还是物是人非时,他的词作读起来始终让人觉得舒服,没有矫揉做作的扭捏,也不是辞藻堆叠的空话,字里行间总能吸引人眼球,让人不禁为之点赞。

韦庄是大诗人韦应物的四世孙,看起来出身不凡,可是到了那个时候家境已经大不如从前,他父母亲去世的早,自幼丧母丧父的他算得上是一个小小可怜人,韦庄早早就见过世间冷暖,见过险恶与黑暗,他在仕途上走得不算顺利,磕磕绊绊尝试过很多次才稍有起色。传奇诗人的出世大概都要经过一番磨难,他并不温暖的童年、一点也不顺利的仕途才造就了他后来别与常人的名气,因为有了这些人生经历他和花间词派鼻祖温飞卿并称“温韦”,是花间派的代表人物之一。

烟雨蒙蒙、山清水秀、青砖黛瓦的江南是所有文人墨客永恒的梦,梦中有杏花微雨,有小桥流水,有炊烟袅袅,比起别处的战火纷飞、尸横遍野,江南是静谧而安宁的,一到江南人们浮躁不安的心就莫名其妙的静了下来,只想沉醉在江南的风中,闻着江南青苔的气息,一步两步三步步步走遍大街小巷。

韦庄爱江南就如同爱他自己的故乡,他为江南写过许多首词,每一首都美得让人心醉。他写道:“人人尽说江南好,游人只合江南老。”江南的美是口口相传,是人人皆知,是无人不知无人不晓的,来过江南的人总会对这个地方念念不忘。“春水碧于天,画船听雨眠。”一江春水,比天空更加清,落雨时歇在船坊里,听淅淅沥沥的小雨格外惬意。有良辰美景如斯,是谓人生一大乐事,而在这样自然美、景色美中还有婀娜的美人出现,“垆边人似月,皓腕凝霜雪。”江南的女子肤如凝脂,巧笑倩兮,仅仅见上一面就足以叫人过目不忘。这样的江南让人魂牵梦绕,让人牵肠挂肚,让人心驰神往。

“红楼别夜堪惆怅。香灯半卷流苏帐。残月出门时。美人和泪辞。琵琶金翠羽。弦上黄莺语。劝我早归家。绿窗人似花。”江南的一切都是美的,晓风残月美,杨柳依依也美,红楼往事历历在目,香灯半卷犹如昨日,流苏帐的清香,犹抱琵琶半遮面的美人,美人弹琴键声音缓缓而出,如黄莺啼转,江南的美人是温柔的,哪怕明明内心舍不得他,却还是温声细语地提醒他早早回家,不要让家人等得太久。在韦庄心中江南让他心醉,无处不让他惊喜,这种惊喜是其他地方不曾有过的,天下之大,唯有江南可以带给他这种独特的感受。

一个浪漫主义者,哪怕行过许多的城,看过许多的人,喝过许多的美酒,依旧会有一个地方让他最为挂念,在韦庄的心中,这个地方就是江南,等到他老了他依旧在想江南。他说:“如今却忆江南乐,当时年少春衫薄。骑马倚斜桥,满楼红袖招。翠屏金屈曲,醉入花丛宿。此度见花枝,白头誓不归。”彼时他是鲜衣怒马,英俊潇洒的少年,多少美人对他投怀送抱,可他不肯多看一眼,若是在现在,他定要与亭亭玉立的美人来一场浪漫的邂逅,谈一场风花雪月的的恋爱,他会一直陪伴那位美人在江南直至走到人生的尽头。很多感触是经历过才会有的,很多情怀是碰见过遗憾才会产生的,于韦庄来说江南是他永恒的梦,是他愿意一辈子待在的地方。

一个浪漫的人写出的情诗千百年后读来也让人拍手称赞,身为男儿的韦庄有一首词名叫《思帝乡·春日游》,这首词写尽了女子的所愿所想,将女子那种娇羞与坚定展现的淋漓尽致。“春日游,杏花吹满头。陌上谁家年少,足风流。妾拟将身嫁与,一生休。纵被无情弃,不能羞。”

待字闺中的少女在春光明媚、鸟语花香的日子里出游,杏花飘落香气沁人心脾,也不知道在哪个地方遇上了让她一见钟情的男子,那男子玉树临风、风流倜傥,忽地就再也移不开眼,娇羞的少女鼓足了勇气热烈而大胆的说出自己的心意,古人常说:男追女隔层山,女追男隔层纱。这个女子打定主意了,她就是要轰轰烈烈的表白,哪怕她还不清楚这刚刚遇上的男子品性究竟如何,就算将来喜结连理后被抛弃她也不怕。她只想好好抓住这次机会,淑女形象、矜持她通通抛之脑后,那一刻她只想拥有眼前的男子,其余一切都是虚无的。因为有的人一旦错过就不会再相见了,只要鼓足勇气开口,就还有可能的机会。空气中氤氲着花香,周身满是暧昧的气息,大胆的女子与英俊的男子结局是如何,谁也不知道,但就是这样一首诗,代代流传,成为了女子主动表白的名句,羞涩又美好,朦胧又直白,那些羞羞涩涩的小心思通通都写得极好。

无从得知,韦庄是否遇见过一个让他想了一辈子、念了一辈子,让他奋不顾身想要得到的女子,但是他词中相思之情、表白之意却无不让人动容。也许他这是他亲身经历,他便是陌上的少年,也许是他见过的美好故事。无论是哪种,都是一段朦胧而又美好的故事,经由他的笔,一切都变得缠绵悱恻了起来。

同为花间词派的词人温庭筠曾写过:“玲珑骰子安红豆,入骨相思知不知。”相思之苦,只有陷入爱情中的人才会懂得,相思无解,除了朝朝暮暮再也没有别的办法可以缓解。而在韦庄的笔下相思也是极苦的,他说:“夜夜相思更漏残,伤心明月凭阑干,想君思我锦衾寒。咫尺画堂深似海,忆来惟把旧书看,几时携手入长安?”

一年三百六十五天,他每一个夜晚都陷入思念中,思念那个远方的人直到深夜,几乎是辗转难眠,干脆站在月下,看着月光,想着对方与自己共一片月色,他想远方的她定然也在月下思念着他吧。月色清凉,锦被寒凉,心中更是凄凉。数着时间一点一点过去,熬不下去时翻翻曾经一起看过的书,书中还残留着她的气息,某一页她曾经翻阅过,只是不知道哪年哪月哪日可以再次见面呢,多希望一起入长安,长长久久的待在一起,朝朝暮暮他都不会腻。

情深意重、缠绵柔婉,韦庄的词作细腻又深刻,字字句句扣人心弦,让人读后久久不忘,他身上的浪漫主义气息更是伴随着他从生至死,一首首让人读来上乘的佳作,一句句直击心底的词,都散发着缠绵浪漫的味道,一如其人。

很多很多时候,我们说思念、道相思时,不妨来一句韦庄的诗词说给远方的那个人听,让她知道,你在想她,无时不刻不在想她;很多时候爱在心口难开,不如吟诵一首韦庄的词,不必说多余的话,对方便已明了,说不定一切恰如你所愿。潺潺流水,细细密密的小雨,漫天飞舞的杏花,有人在船坊里等你。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