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章  给人们一个看世界的新视角

认知新奇事物是人类赖以生存的技能。经过训练,我们的头脑会不断追逐精彩、新颖、出类拔萃和怡人的事物。

——布拉德普(A. K. Pradeep),《买入性头脑》(The Buying Brain)作者


我即将呈现给你们的一切,都不在我学生时代的教科书里。

——罗伯特·巴拉德(Robert Ballard),泰坦尼克号沉船残骸发现者、2008年TED演讲嘉宾

深海探险家罗伯特·巴拉德带领TED观众踏上了一段17分钟的旅行,去探索占地球面积72% 的海洋世界。他说,“认为复活节兔子会把所有资源都放在欧洲大陆上的想法实在太天真了。”巴拉德喜欢刺激的探险,尤其热衷于破解超过人类极限的谜团。他也喜欢挑战,他曾对我说他喜欢做TED演讲,因为可以借这个机会充分挖掘他讲故事的潜能。

巴拉德是这个时代最勇敢的探险家。1985年,在波士顿以东1 000英里,当时还是海军情报官的巴拉德,在大西洋2.5英里深的海底发现了泰坦尼克号沉船残骸。巴拉德因此出名,此外,他还组织了120多次海底探险,探索构成海洋世界的不为人知的物质。巴拉德告诉我,无论做什么演讲,包括TED演讲和学校演讲,他的任务都是传授、教育和启发。“走进教室,你有两项工作:一是教育,二是吸引里面的每一个人加入追求真理的队伍。”巴拉德说道。

演讲中,巴拉德提出一个问题:我们为何会忽视海洋?他说美国国家航空航天局(NASA)一年的预算相当于美国国家海洋和大气管理局(NOAA)1 600年的预算总和,而这仅仅是巴拉德众多引人入胜的见解、研究和观察结论之一。其他的还包括:. 我们将要探讨的一切不过是冰山一角,因为这就是我们看到的全部。

. 美国的50% 躺在海底。

. 地球上最雄伟的山脉位于海底。

. 地球的大部分区域处于永恒的黑暗中。

. 在一个本不该存在生命的世界里,我们发现了大量的生命。

. 深海所包含的历史,比全世界所有的博物馆加起来还要多。

演讲快结束时,巴拉德展示了一张照片,照片上的小女孩张着嘴,睁大双眼,一副惊讶的表情。“这正是我们想要的,”巴拉德说,“这个小女孩不是在看足球赛或篮球赛,而是在观看数千英里之外的探险直播,她正在逐渐理解她看到的东西。在吃惊的同时,她也会学到很多知识。我们可以把如此大量的信息输入这个头脑,它处于吸收模式。”演讲结束时,巴拉德获得了经久不息的掌声。演讲中,他引导人们由下往上观察世界。他的演讲成功地传递了信息,引人入胜,鼓舞人心。

【秘诀4】给人们一个看世界的新视角将用不同方式编排的全新信息呈现给观众,或者为老问题提供新鲜、新奇的解决办法。

这个秘诀有效的原因在于,人类的大脑喜爱新奇的事物。演讲中不寻常的、与众不同的或出其不意的元素会激发观众的好奇心,使他们跳出思维定式,拥有一个看世界的新视角。

[图片]“贪婪”的好奇心

若不是巴拉德发现了泰坦尼克号的残骸,史上最成功的电影之一《泰坦尼克号》(Titanic)就不会问世。“好奇心是你拥有的最重要的东西。”詹姆斯·卡梅隆(James Cameron)在2010年2月的TED演讲中说道,“想象力是你表现现实所能凭借的重要力量。”

演讲中,卡梅隆很少谈到电影制作,却谈了很多关于探险、创新、创造力和领导力的信息。作为执导《终结者》(Terminator)、《泰坦尼克号》、《阿凡达》(Avatar)等成功影片的导演,他的演讲可谓出其不意。

卡梅隆15岁时拿到了潜水证书,海洋探险激发了他的想象力。他解释说,在为《泰坦尼克号》寻找投资商时,他告诉制片人这部电影是“像《罗密欧与朱丽叶》(Romeo and Juliet)一样凄美动人的爱情电影”。事实上,卡梅隆还有一个不为人知的动机。

潜入海底,探寻真正的泰坦尼克号残骸,那才是我制作这部电影的真正目的。这是我的真心话,电影公司并不知道。我说:“我们要潜入海底,拍摄真实的画面,在影片首映式上播放,这是个很好的噱头,对票房有好处。”接着我又说服他们为这次海底探险提供资金,虽然这个做法听起来很疯狂,但电影公司真的同意出钱了,这就是“想象力创造了现实”。6个月后,在大西洋2.5英里深的海底,我在一艘俄罗斯潜艇内透过观察孔看到了真正的泰坦尼克号。这不是电影,也不是高清影像,而是实物。

卡梅隆的电影作品让我着迷,尤其是《泰坦尼克号》。每次我看到露丝把“海洋之心”抛入大海,听到随之响起的主题曲时,我都会落泪。《泰坦尼克号》的剧情我早已烂熟于心,但卡梅隆的演讲仍然给我带来了一些新的信息,他这则逸事给所有渴望发挥自己全部潜能的人上了意味深长的一课。卡梅隆用这种方式启发观众,让他们有兴趣继续听他的演讲。卡梅隆就这样抓住了观众的心,如同他当年说服电影公司投资一样。

人类是天生的“探险家”。我们大部分人都和卡梅隆一样,有永恒的关于探索、学习和发现的渴望。事实上,我们天性如此。

一些调查结果显示,人们对公共演讲的惧怕胜过死亡。我曾问过罗伯特·巴拉德,待在狭小封闭的潜艇内下潜到海洋深处2.5英里的地方,和发表18分钟的演讲相比,哪个更让他焦虑不安?他说,在深海里生死难料,远比演讲可怕!如果你面对观众时感到紧张,就想想他说的话吧。正如杰瑞·宋飞(Jerry Seinfeld)所说,宁可为别人念悼词,也不愿成为躺在棺材里的那个人。

[图片]学习是一种快乐

2006年,音乐家彼得·盖布瑞尔(Peter Gabriel)出席TED大会,他对一位电影制作人说:“接触有趣、新奇的创意,是我最大的快乐。”他没有开玩笑。学习是一个充满快乐的过程,会让人“上瘾”,而且人类的进化也与学习密不可分。

当你找到一种解决老问题的新方法时,实际上是利用了人类几百万年来不断适应环境所积累的智慧。如果原始人没有好奇心,恐怕人类早就灭绝了。华盛顿大学医学院发展分子生物学家约翰·梅狄纳(John Medina)认为,地球上99.99% 的生物都灭绝了,正因为人脑能够适应恶劣的环境,所以人类存活下来了。梅狄纳说:“战胜残酷的环境有两种方式:一是变得更强大,二是变得更聪明。而人类选择了后者。”

梅狄纳说我们是天生的探险家,有着永不衰减的求知欲。“初生的婴儿强烈渴望了解周围的世界,在逐渐长大的过程中他们始终保持着这份好奇心,积极探索这个世界。这种探索的需求与他们的人生体验紧密地联系在一起,一些科学家称之为内驱力,如同饥、渴和性一样。”梅狄纳认为,我们的求知欲并不会随着我们的成长和成熟而减弱。

巴拉德和卡梅隆用从深海得来的知识满足了我们的渴求。观众渴望知识,哪怕他们对你的演讲主题只有一点儿兴趣,但只要你传递给观众一些对他们的日常生活有用的新信息,观众的心就会被你“捕获”。

为英特尔公司做沟通培训时,我给这个全球最大的微处理器制造商出了一道难题,要求他们把公司的技术和日常生活联系起来。例如,公司推出了“英特尔睿频加速技术”,它指的是“通过动态控制中央处理器的时钟频率,使处理器能够超出其基本运行频率运转”。这个定义你能看懂吗?也许它对你来说什么也不是,至少不能吸引你去买一台新的装有英特尔芯片的笔记本电脑。如果我换一种描述:独一无二的英特尔睿频加速技术能够记住当前任务(玩游戏、看视频等),还能根据你的需求调整运行频率,从而延长笔记本电脑电池的寿命。后一种描述传递出新的信息,即新产品会如何提升你的生活品质。相较之下,后一种描述更能吸引客户。每当英特尔发言人使用这种把技术和日常生活联系在一起的描述方式时,都会有媒体争相引用他的话,而几乎没有哪个记者或博主会选择使用那个专业的定义。

[图片]大脑中天然的“保存按钮”

美国西北大学副教授玛莎·伯恩斯(Martha Burns)认为神经科学有助于教育工作者更好地完成教学工作,这一观点也解释了为何我们能够从学习中得到乐趣。学习新知识就像吸毒和赌博一样能够激活人脑中的奖励区域,“至于为何有的学生能够记住你教授的知识,而有的不能,这在很大程度上取决于大脑中的一种叫作‘多巴胺’的化学物质,它能够帮助儿童(或成人)记忆信息”。

多巴胺是一种充满魔力的化学物质,一段新的感情能够刺激多巴胺的分泌(一段时间后多巴胺的分泌量会减少,这就是专家建议结婚后要想办法让感情“保鲜”的原因)。玩电子游戏时闯关成功、赌博时听到老虎机里硬币的叮当声或吸入可卡因,都能够刺激多巴胺的分泌。

毒品和赌博都属于外界刺激,而且会导致严重的后果。有没有什么无害的方式也能够让人兴奋呢?肯定有。在伯恩斯看来,学习让人眼前一亮的新知识时,就会刺激多巴胺的分泌。这种方式健康多了!伯恩斯写道:“对许多学生和我们成年人来说,学习新知识就像探险,让人受益良多。在这一过程中,大脑中多巴胺的分泌量增加,有助于我们记忆新信息。我觉得可以把多巴胺比作大脑中的‘保存按钮’。在做某件事的过程中,如果大脑释放出多巴胺,我们就会记住这件事;反之,就可能什么都记不住。”

下一个逻辑性问题是:如何刺激多巴胺的分泌?伯恩斯认为,答案非常简单,即传递新奇有趣的信息。例如,她说,最好的老师总在思索传授知识的新方式。“这就是你期望学校更新教材的原因——新的教材内容让你有机会采用新的授课方式——新教材能够激发你和学生的热情……增强教学的新颖性,增加学生的多巴胺分泌量……多巴胺有成瘾性——作为老师,我们的目标就是让学生对学习上瘾。”

多巴胺具有成瘾性。每当我听到启迪人心、催人奋进的话语时,就会情绪高涨,现在我知道原因了。近几年来,我每年都陪我的兄弟及几个朋友到加州参加一年一次的贝克斯菲尔德商务会议,当天可以听到多场讲座。虽然门票昂贵、路途遥远,但是演讲者的表现值得观众为它付出时间和金钱。

贝克斯菲尔德会议的形式类似于TED大会。每个演讲者的发言时间不能超过20分钟,他们来自政治、商业和艺术领域,其中既有知名人士也有不为人熟知的人。主办方安排他们做演讲,是因为他们能够向观众传递新信息——解决老问题的新方法。每次会议结束后,在驱车回家的路途中,我都感觉自己能够拥抱整个世界。我对学习新知识上瘾,我不仅愿意承认这一点,还为此感到庆幸。

[图片]用统计学重塑你的世界观

汉斯·罗斯林(Hans Rosling)是TED演讲嘉宾里的“摇滚明星”。2006年,他的演讲独领风骚,18分钟的演讲视频获得了500多万次的点击量,他也因此成为网上的“风云人物”。音乐家彼得·盖布瑞尔称那是他最喜爱的演讲之一,也是最令他“惊叹”的TED演讲。演员本·阿弗莱克对此持相同看法,他评价“罗斯林是世界上最具创造力、最有趣的统计学家”。美国时代华纳公司前首席执行官史蒂夫·凯斯(Steve Case)也很喜欢这个演讲,说它是最令他“难忘”的三个演讲之一。TED大会请比尔·盖茨评选出他最喜爱的TED演讲,虽然盖茨认为从众多优秀的演讲中做出选择很难,但他最喜爱的无疑是罗斯林的演讲。罗林斯的演讲之所以大获成功,是因为他分享的数据正如他的演讲题目所说,能“重塑你的世界观”,他传递信息的方式令人耳目一新。

罗斯林是瑞典斯德哥尔摩的一位卫生学教授,专注于国际卫生和贫困趋势的研究。通常,大多数研究者发布这种数据时,都给人非常枯燥的感觉,而罗斯林用Gapminder (一款他与别人合作研发的在线动态图表数据软件)赋予了数据生命。根据网站的介绍,Gapminder这款软件可以“把无趣的数字转变成有趣的动态画面,展示数据的魅力,让我们更好地了解世界”。

在演讲的第三分钟,罗斯林展示了一张生动的幻灯片,那是一张图表,上面有一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