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童话镇》

或许有一天你鼓起勇气,把心中的一切和盘托出,结果只落得让别人看笑话,因为他们压根儿不懂你在说什么,也不知道你为什么觉得事情那么重要,说着说着,几乎要哭了出来。我想普天下最糟的事,莫过于怀着满腔心事与秘密,却非无人可诉,而是没有人听得懂!—— 斯蒂芬·金 《肖申克的救赎》 ​​​​

不晓得有没有进入盛夏的节气,反正天气热的让人不想活,办公室两个电风扇呼呼的翻滚着,旁边有个死猪般的同事躺在沙发上用沙哑的声音问我,你这今晚炒啥菜呀?思绪飞扬,2017年的日历已经飞快的翻转到了七月份,三毛的孩子转眼已经咿咿呀呀了,样子跟三毛小时候的样子是一个模子里出来,罗二娇的高考时光也一晃而过,相比我那个时候的不淡定,她很淡定的选择了补习,不晓得这份淡定更多的是不甘?还是更多意义上的想重新来一年?年龄这个东西,可以拿来拒绝很多事,可以拿来诽谤很多事,也可以拿来看开很多事,更可以拿来选择很多事。我尽量没用老气横秋的声音来说道我妹,我只想告诉她,那些你用来纠结一切的时间都可以用来选择,而年龄不能说明一切,可也不是用来逃避或者搪塞一切的载体,你唯一能做的是,清楚你的选择,明白你的选择,而为此奋斗,继而选择让你快乐,并且你想过的生活。因为太清楚我们的基因,我希望那些浪漫的,纠结,文艺的东西能在她的脑子存留的时间短点,而是能够多点脚踏实地…像小刚说的那样,太多的弯路,不想让她走…突然想到父母对我们的教育是不是也是这样…总想让我们少走捷径,而顺利到达“成功”的彼岸,可很多事情,唯有自己经历,才会真正明白,我们尽量不重蹈覆辙,可我们也是独一无二

听过陈一发儿的《童话镇》么?一开始听的时候我并没有喜欢上这首歌,注意歌词的时候才发现旋律也蛮喜欢的,有多少歌是因为喜欢歌词而喜欢旋律?

总有一条蜿蜒在童话镇里七彩的河,

沾染魔法的乖张气息却又在爱里曲折…

我的思想一直生活在童话镇里,长大的岁月里所明白的东西没有让我失去善良,我总是在怨恨的门阀处又心软的选择原谅,我不知道我最终原谅的是别人还是自己,我为很多亲近的人在伤害我的刹那寻找着很多不得已的理由。我为自己出其不意去伤害的亲人深深自责,最终,我选择原谅别人也选择原谅自己。

童话镇,依然是美好,而我,虽没有披荆斩棘的走出它,但也深刻的明白,那些用来纠结和踟蹰的岁月,在以后的岁月里都用来行动就可以了,这个世界有很多黑暗和悲凉,但我依然选择善良,噢,对,梁杰说过,善良变味了,还有老实也变味了那都是“傻”。

好吧,我希望我的童话镇它静静的躺在那里,承载着我童年乃至青年最美好的向往,然后清风徐来,我长发飘飘,轻轻关门,缓缓转头,踏上另外一个征途。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