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A(一)

    折原临也做了一个梦,梦里汗液与精液的味道混乱地交织在一起,还有信息素的味道,除了他自己的柑橘味,还有一股辛辣的薄荷味。这味道真是熟悉到令他作呕,他努力从缺氧的喘息中挤出一丝思绪,然而并不容易,快感像堵密不透风的墙把他困在中央,唯有身体内部的撞击是他在地狱一般的混沌中能抓到的唯一真实感。终于,他颤抖着迎来墙的倒坍,墙外照耀进耶和华的圣光,一片圣光中他看到熟悉的金发。这味道是谁呢?啊对了,是小静啊。

    那个Alpha,平和岛静雄。

    折原临也猛地坐起,睡裤里下身一片黏湿,黑暗与寂静中只有他自己剧烈的喘息声。房间没有开窗,密闭空间里信息素的柑橘气味浓到窒息。


    “味道好重,”波江走进事务所时忍不住皱了皱眉,同为Alpha她对自家上司的信息素味道自然也没有什么好感,“你昨晚带了Omega在这里乱搞?”

    临也面不改色地在心里骂了句,他已经开着窗户通了一早上的风了,也四处喷扫过空气清新剂,大概是习惯了自己的味道,所以自己觉得已经淡到没有味道的时候,另一个Alpha却能敏感地感到排斥吧。

    “今天没有什么工作的心情,波江小姐今天可以提前下班哦,那么就从现在开始吧。”

    心情已经糟糕到不能工作了,都怪小静。

    “刚刚赶过来就听你这样说,即使是放假也很不爽。”

    麻烦的女人。

    “今天诚二君要和张间小姐一起看电影哦,看完电影后又会做什么不可描述的事情呢?波江小姐确定要坐视不管吗?”

    坚信没有什么比弟弟重要的波江“砰”地一声摔门而出。

    一提到弟弟倒是变得好懂起来,爱情还真是可怕,舒服地向后倚在宽大的办公椅背上,临也随意地抛接着一枚棋子,心思却完全不在手中的棋子上。


    自称深爱着全部人类的情报贩子此刻在想什么呢?令人变得冲动又好懂的爱情?落地窗下的街道上行走着的全世界都随处可见的人类?最近与那些黑色或灰色的组织的合作?在新宿与池袋布下的神秘棋局?还是说,他的犬猿之仲,平和岛静雄呢?

    糟糕糟糕,这样的话可不能乱说呀。看你一脸疑惑的样子,居然不知道吗?在折原临也面前说起什么有关平和岛静雄的事情,可是会遭到情报屋的反感的,如果还想和这个在全东京的地下世界举足轻重的Alpha合作的话,这一点可要牢牢记住呢。

    居然连平和岛静雄也不知道吗?那可是被称为“池袋最强”的Alpha,能够徒手把自动贩卖机扔出去哦。什么,不相信吗,不相信就跟我一起往下看吧,只要跟着折原临也,一定能看到平和岛静雄哦,毕竟是据说折原临也一出池袋站就会被发现的拥有不可思议的直觉的男人呢。


    良久,折原临也仿佛从梦境中醒来一般伸了一个懒腰,而后精神抖擞地蹦了起来,随手捞起放在一边的外套:“阳光这么好,不如去池袋干掉小静吧。”

    哎呀哎呀,如此轻松愉悦的样子,怎么看也不会让人觉得是要去见自己的犬猿之仲啊,临也君。

——————TBC——————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