虚静自在

虽然语言的波浪永远覆盖着我们,但我们的深处却永远沉静。。          by 纪伯伦

我不喜用饮水机,总是不嫌麻烦地拎个小壶从龙头取净水,然后到炉上烧开,掺入保暖壶中。夏天,这个动作只需每日晨起时做一次,到了冬天,每天反反复复怕是要烧四五壶才能满足一日的饮用。

雨丝 摄

我喜欢这个无聊的工作,喜欢听水壶在炉上叽叽咕咕开水的声音,喜欢看着升腾的蒸汽袅满厨房,再小心翼翼地将水转入保暖壶中,这个过程还挺要求专注,否则滚烫的水花就会泼溅出来,惊得皮肤直跳。在不开锅的时候,这种仪式特别能让厨房充满温柔的生气。

壶中的水多半用来泡茶。本不是嗜茶之人,只偏爱富有天然清香的花茶。深以为以花为茶真是极妙的创造,绽放只能维持一瞬的美物被人在最自在的状态下采摘,干制为茶,曾经娇羞的形态和馥郁芬芳都被都锁在一个精巧的盒子里,只等饮茶人重新将她们捧出,以热水浇灌,很快,花瓣又重新得以舒展,柔软地漂浮在杯盏中。

雨丝 摄

看书写字时急需要这样一壶清茶,盛在一人饮的茶具中,单手可握,随处能提。饮完,又踱步去加水再泡一盅,如此往复,直教花茶清香完全吸入体内,水淡如白,方才止步。从此,心中饱满,帮助一朵娇花完成了她全部的使命,而自身也变得清澈一些,头脑灵活一点。

雨丝 摄
我喜欢生活中这种平淡的仪式感,并有意创造出更多类似的场景。《荀子》有曰:“心何以知,曰虚曰静”。我不能妄言自己对“心知”这件事有任何的了解,如果说生活的核心在一圈层,我以为自己一直住在三圈层之外。这样的生存情形离生活远一些,离美近一些,可以收获从容多一些。


有人发问,如何静心而免于浮躁。我想,此篇可以表明一二体会。(完)

雨丝 摄

— photo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