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情故事

爱情故事.jpg

七月三日清晨,苏清远坐在我车里的副驾驶位置上。

我是他的私人教练,当时正在前往高尔夫球场的路上。

从学校经过时,一个女学生将我拦住。

她明眸皓齿,青春洋溢。

我摇下车窗,问她:“嘿,梦姝,今天不是艺术节吗,你怎么不去看?”

她晃着手里的书本,说:“我去图书馆了,晚了一点,没有赶上班车,许老师是要去文化艺术中心吗?”

我说:“不是呢,不过上车吧,我顺路带你。”

她连声道谢,笑着从后门进来。

她说:“真是太幸运了,遇到许老师您。”

我问她:“你去图书馆借书吗?”

她说:“对呀,借了余华先生的短篇,《世事如烟》。”

我说:“余华的书你不是全都看过了。”

她说:“我很喜欢他,所以想要多看几遍。”

我往旁边瞥了一眼,苏清远正注视着车内的后视镜,眼神里蠢蠢欲动。

从后视镜中,可以隐约看到梦姝怀里的书籍。

我对他说:“很少有这么小的女孩子喜欢余华,对吧?”

他急忙点头,说:“是的,太少见了。”

我对梦姝说:“我这个朋友是余华的书迷,余华的书,他看了无数遍,还有亲笔签名本呢。”

梦姝将额前的头发撩拨到耳后,身体前倾,崇拜地问他:“真的吗?你好厉害哦。”

苏清远虽然已经三十五岁,但是性格非常羞涩,甚至有点沉郁。

他点点头,脸上一阵绯红,回答说:“余华厉害,我不厉害。”

从学校到文化艺术中心有半个小时的车程,他们一问一答,逐渐聊得火热,谈的都是余华书里的事,我身为体育教师,也听不懂,所以不再插话,专心地驾驶。

梦姝下车以后,我看见苏清远一脸不舍,故意笑着问他:“我们还去球场吗?”

他愣了一下,点了点头。

一路上,他六神无主,仿佛正在细致地回味。

练了两个小时,他突然问我:“小许,我今天有点累,不怎么想练,不然我们一起——去看看艺术节,放松一下,怎么样?”

我心知肚明,但是没有戳穿他,我说:“可以,我正好也想看。”

驱车往回走的时候,我假装不经意地问他:“你觉得我那个学生怎么样?”

他说:“不错啊,是个文艺的女生。”

我说:“是吗,文不文艺我倒是不清楚,不过她是舞蹈社的社长呢。”

他有些意外,说:“真的吗?没想到。”

我问:“很惊讶吧?”

他说:“嗯,我特别喜欢会跳舞的人。”

我说:“哦,你一说,我倒是想起你提过。不过最厉害的是,她读书也好,听说大一大二,都拿了一等奖的奖学金。”

他说:“这样啊,很不错,多才多艺。”

进入会场时,他心不在焉,总是悄悄地东张西望。

此后两个月,他总是喜笑颜开。

但是好景不长,有一天他突然慌张地给我打电话,要求立刻见面。

我们约在学校旁边一家咖啡店,那里有单独的包厢,方便密谈。

他一来就低声问我:“你最近见到梦姝了吗?”

“见到了,上星期四吧。”

“这星期呢?”

“这星期她好像身体不舒服,请假了。”

他显得十分焦急:“你能帮我找到她吗?”

“可以啊,我有她电话。”

“电话打不通。”

“那我就没办法了,她下星期应该会回来上课。”

他从公文包中拿出一沓钱:“这里是两万块,麻烦你见到她的时候,无论如何,一定帮我拿给她。”

“怎么回事?”

“你别问了,帮帮我。”

过了一个星期,他又给我打电话。

“梦姝来了吗?”

“来了。”

“你把钱给她了吗?”

“给了。”

“她说什么没有?”

“没有,但是……”

“但是什么?”

“但是,她好像……”

“好像什么?”

他非常不安。

“她好像办理了退学手续。”

“啊!”

“听说要回老家了。”

“怎么会!”

我们约在酒吧见面。

他详细地向我讲述了他们的爱情故事。从相识,相知,牵手,拥抱,上床,到她怀孕。他说梦姝怀孕以后,为了不破坏他的家庭,决定和他断绝关系,独自去做了人流。

他一边讲,一边痛哭流涕。

我说:“对不起,我也有责任。”

他说:“不!我要谢谢你,虽然是短暂的缘分,但它值得我一生留恋!”

我问他:“她对你真的有那么重要?”

他说:“是的,她是我此生遇见过的,最适合我的女人,最完美的女人,我唯一爱过的女人!”

我问:“那你妻子……”

他说:“那是个错误。”

道别之前,他给我一张存折,里面有二十万,是他所有的私房钱。他嘱咐我,一定要亲手交给梦姝,作为他不能伴她一生的微不足道的补偿。

他说:“密码是她的生日,她知道的。”

我很感慨,紧紧握住他的手,含着泪看他走远。

夜深以后,我打电话给我的职员小莉,叫她到公寓一趟。

她穿着职业正装,浑身酒气,躺进沙发里,说:“房产公司的丑八怪太烦人了,天天变花样,还觉得很浪漫,他妈的,今天又灌我一瓶红酒。”

我说:“你要耐心一点,陈总是个大客户。”

她说:“你就会说这一句。”

我笑了一下。

她从名牌包里拿出一沓钱,放到我怀里,说:“张教授的,五万,清点一下。”

我没有清点,拉开茶桌下的抽屉,从里面再拿出五万,放在一起扔到她怀里,说:“十万,你清点一下。”

她也没有清点,欢笑着,一叠叠丢进包里。

我拿出扉页写有她名字的笔记本,翻到第八页,划掉了“王伊娜”这个名字,再翻到第九页,划掉了“李梦姝”这个名字,然后翻过第十页,将第十一页摊平,递给小莉。

小莉仔细看着,慢悠悠地念出声:“黄盈盈,大一,羊角辫,安静,贤惠,体贴,喜欢收拾房间,打扫卫生……目标,张明,三十九岁,已婚,喜欢飙车,泡夜店……”

小莉念完以后,耸着肩头,表示不屑。

我说:“我和他约了后天见面,你的打扮要清纯,要朴素。在中山公园门口等我,装作跛了脚。具体时间我会再和你说。”

她叹了口气:“一想到又要演这种,就觉得没劲。”

我说:“你这一群姐妹中,就你最爱抱怨,干这一行的,职业生涯很短暂,你能捞多少,就趁早尽量捞,还以为在玩呢你。”

她皮笑肉不笑地说:“知道啦亲爱的老板。”

我说:“对了,房产的陈总,不像苏清远这样重感情,但他怕老婆,所以你记得多拍照,到时候直接威胁他,能有多少钱,你自己掂量,不用心软。”

她说:“知道啦知道啦。”

我说:“还有啊,你最近表现不错,这单你六我四,别搞砸了。”

小莉说:“你真是啰嗦,爱情这种事,交给我,肯定没差错。”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