终局为始(3)

第一卷 我被选中了

目录:连载逼真外企职场小说

3.人挪,挪活

刘松的建议,确实让我兴奋了好久,我在永驰公司工作了8年了,到现在还是个小销售。虽然赚钱不是什么难事,但也赚不到什么大钱,毕竟级别摆在那里。我平时嘻嘻哈哈,花钱大手,内心还是很在乎别人高看我一眼。不说远的,3年前,我介绍我的大学同学小康进永驰的服务部,他现在都已经混成了东区的片区经理了,手底下也有10个工程师。周边的跟我同期或者比我晚进公司的,现在想想似乎都混个一官半职了,只有我不思进取的,还整天开着我那个别克乐风小破车,想想都焦虑。

我都35了,不能整天还在外面跑一线吧,再过两年跑不动怎么办?看看新进公司的这些小伙子,比如陈果,工作3年,精力旺盛,也能跟客户会吃吃喝喝,第二天照常上班,只要客户电话咨询,立马跑过去跟人交流,他是在事业的上升期。我现在就是老油条,并且是那种颜色有点黑油,有点干瘪的样子。酒不能喝,一般客户不愿意跑,就靠着CTC这样的老客户,以及守着东莞这样的风水宝地——混。

我老婆跟我结婚后都不工作了,女儿上的私立小学,还有每个月不算多的房贷,艹,想想未来的压力就大。我也不想混,可是现在的状态就是提不起什么激情,对我这种能力不差的老员工,我估计老板对我也发愁,想办法怎么激励我?想到这,我自己“呵呵……”冷笑了一下,我想多了,我所在的区域客户资源这么好,老板看不到他想要的大幅增长,未来一定会慢慢的分给其他同事的,哪有什么激励,不找我困难谈话就不错了。

展会结束那天,按照惯例我们南区销售和服务同事一起聚餐,晚上大家开车去东莞一家专门吃羊肉的店,这个地方还是我选择的,我是这个团队中年纪最大,工作资历最老的了,所以吃饭这个事大家往往会咨询我。这家羊肉店很有特色,关键是地方也大,我们12个人坐两桌,服务和销售拼着坐,我跟我老板南区销售总监唐波坐一起。我跟唐波是老乡,他就是一个“黑蛋”,说他“黑蛋”,一方面是他确实黑不溜秋,另一方面他个子165公分的样子,但是很胖,所以私下里,我就叫他“黑蛋”。别人不知道的是,他能到这个位置完全是因为他老子的关系 ,再加上他那些官僚和爱拍马屁的国企作风,深得公司总部领导的爱戴。说实话,我瞧不起他,但他是我在直属领导,面子还是要给的。

“来来,大家辛苦了啊,多喝点,一年难得有这么个机会聚一下,大家都放开一些,销售的兄弟们多跟服务的兄弟们喝酒,你们的设备安装可都指望他们呢。 ”做领导的就要把气氛搞起来,笼络兄弟们,这是管理者必须要能做到的。唐波先挨个跟服务的同事碰杯喝酒,毕竟这两桌子他的级别最高了,大家都站起来,毕恭毕敬的跟这个销售总监喝酒。

“徐总,我就靠你生活了,你在东莞多卖几台设备啊,不然我就被安排到其他区域装机,老出差,老婆都不高兴了。来来,我敬你。”说话的是负责东莞装机的同事,平时帮我不少忙。

“胜利啊,老徐啊,东莞这个区域可是咋们南区70%的订单产地啊,怎么样啊,马上年底了,还有30%的差距能不能赶上来了,我今年能不能拿到奖金,就全靠你了。”唐波,转身跟我喝酒。他跟大家喝一圈下来,本来不大的眼睛,还眯着跟我说话,手搭在我的肩上,我知道他喝酒就这个德性。

“唐总,你一句话,明天我就拿两个订单,不就是30%吗?包在我身上,我现在就是跟现在SNC拼的比较厉害,他们也TM的到处降价。说实话,他们的设备在客户心理档次还是比咋们公司高一些的,如果我们的价格不能跟SNC拉开差距,太难做。老唐,我CTC的案子,那个“鸟人”吴迅,还老让我降价,要不这两天你有空吗,我们一起去拜访一下,你去搓搓他的锐气。”我举着杯子,半醉不醒的样子跟老唐抱怨着,我就抓住一点,爱哭的孩子有奶吃。

“老板,东莞生意是多一些,你也知道都是些私人老板,而且台湾佬多,各个精的不得了, 上次东震的那个老板,设备都装机了,非要我再送2千块钱的刀片,不然就拖着那40%的尾款不给 。如果尾款拖着超过账期了,公司都不算我业绩,我就白忙活了。最后,还不是我自己掏钱给他买了,太难做了。” 生意确实不好做了,不过在南区,东莞这个区域也确实是个产单子最多的城市,我不能告诉老板,我这个区域确实好做,没做起来都是我懒,所以我就举例说明,好区域竞争也大,客户要求也多,不好做的。

“老徐,老徐,来来喝一个。我来永驰你帮我不少,这杯我敬你。”陈果,凑过来,3两的白酒杯一口干了。

“老徐,我广佛好像有些什么大企业,不过都不怎么买设备,我不是很忙,你东莞有项目做不过来,给弟弟,让我帮你跑跑……浪费就不好了。”艹,醉翁之意不在酒啊。

“胜利,我觉得可以,你手头上的大项目在跟,如果有小项目你做不过来,你就给小陈跑跑看,你多带带他,赢单了年底你们一起分成嘛。”唐波,紧跟着陈果的话说。

“小陈,你赶紧跟老板喝两杯。”我把手中的酒也一口干了,然后拿着酒瓶看着他们两个,准备给他们倒酒。

“必须喝两个……,小陈老板看好你哦。”TM的,你不是能喝吗?我给你他们两个都满上,小陈用手挡了挡,还是跟唐波一口干了。我又给他们倒满,这时候陈果没有马上喝,而是坐到唐波旁边,手里颤颤巍巍的,撒出了很多。而老唐也拿着杯子跟陈果,一会碰一下,一会又碰一下,两个人悄悄了说了一些话。

“明白,明白,好好干,你把酒干了……”唐波催他赶紧喝了

接下来就是轮番的销售和服务的同事过来找唐波喝酒,我也就拿着杯子去另外一桌找大家喝酒,给他们让个位置。

“这帮年轻人真能喝啊,我们都老了,来老徐,我们也喝一个。”周敏是我们南区服务团队的主管,比我大1岁,人很不错。我们平时管他叫敏哥。

“是啊,敏哥,你们搞技术的,越老越有经验的,我们销售的老了都不行了,喝酒都喝不过年轻人,迟早被他们淘汰了。”喝了半天都没怎么吃肉,来跟敏哥聊会,才感觉找到同类人,吃点肉填填肚子。

“唉,什么经验不经验的,混不到领导位置,还不是要干活啊,公司也整天催我们的个人复合利用率,现在我们每个人都是120%的工作状态,兄弟们很辛苦。”敏哥笑着说,敏哥一向为人低调诚恳。

“恩,是啊,敏哥说道我的痛点了。”敏哥的话着实戳中我这个焦虑的心。

“不行自己干吧,那个老袁做地不错,不是吗?做代理也不错。”其实敏哥不知道,代理要做好,除了跟客户关系要好,能垫钱,一定还要笼络好厂家的关系,没有我,老袁哪有什么生意。

那天晚上,我还是喝多了,其实酒没喝多少,但是就像喝多了那样,吐了一地,趴在桌子上睡了好久,等大家要走了,同事叫我起来,帮我叫了个的士。

第二天,我给我的师傅打了个电话,他是我入行的老师,我非常尊敬他,每次回总部,我都会带点广东特产给他。我把SNC刘松的邀请以及这两年我在南区的表现和我的担心给师傅讲了一下,师傅听完了,在电话里就问了我一句:“你想要什么?哪边能给你?”

“我想要赚钱啊,但是现在我更想要一个地位。”我脱口就跟师傅说。“如果能我过去,做他们的南区销售总监,那真的太好了。”说这话的时候,我的手有点发抖,心跳加快,腿有点麻麻的感觉。

“恩,永驰这边确实没什么机会给你,你既然决定了就去了把,你这个年纪是应该提升一下了。去了那边有这么个位置,确实难得。”师傅年长我很多,他的话,让我做决策很安心。

“那刘松不做华南区总监 ,他升职全国销售总监?这个不太可能吧 。”师傅听出了一些端倪

“恩,我也不知道,他没跟我说,肯定是升职了,做什么还不清楚。其实一开始,我觉得刘松在开玩笑,原因就在这里-我看不到他有什么职位可以高升,他不升,这个位置是空缺不了的。

行,师傅,我在问问,如果都是真实的,那我就试试。”

“恩,这是个机会。老话说的好:人挪,挪活;树挪,挪死。有机会就去外面看看,这个我支持你。”师傅还是很肯定地支持我去闯一下。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