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世界只贪一个你

01

我叫程茉,C大中文系大二学生,做梦也没有想到,居然能有和暗恋了两年的学霸男神近距离接触的机会。

周一晚上的例会,部长沈铭布置了一项最新任务,校报要开设一个新的版块——【名人风采】,需要定期采访校园里的杰出人物,整理编辑成新闻稿。

部门里有人开始抱怨,“怎么又改版,照现在的模块设置不是挺好的吗?”

“校报不过是校园文化的载体,平时也没什么阅读量,不过是形式需要而已,改来改去多麻烦。”

我偷偷在心里叹了一口气,沈铭估计也不容易,学生会经费紧张,外联部拉的赞助要重点支持有盈利的部门活动,像编辑部这种贴着钱印刷报纸分发给同学们,让他们周末偷偷在宿舍打小火锅有废纸铺桌子的部门,快要撑不下去宣布撤部了。

“我知道改版会耗费大家很多时间,但秘书部已经3次没批我的经费申请了,再这样下去编辑部就要over了,所以我们必须得自己盈利,校园名人是个不错的卖点,这次校报销量能不能大逆袭就靠各位努力了。”

沈铭拍了一下桌子,宣布例会结束,楼下小卖部他请大家喝饮料,想喝什么跟部门小琳报备。

“欧耶,我要喝味全新出的的果汁,是我老公代言的果汁。”小琳一脸花痴相。

“得了吧,看不出李现哪点帅了,你们女人的审美,不敢苟同。”喜欢小琳却不表白,成天和小琳斗嘴的周呈瑞一脸鄙夷。

“哪点都比你帅。”小琳还嘴。

眼看两人又要开始一场唇枪舌战,我赶紧冲出来当和事佬。

“我好渴,想喝蜜桃乌龙茶,小琳你快去买吧。”

收拾桌上的选题资料,整理好放进文件夹,沈铭突然开口道:“程茉,刚忘了说,这个版块就交给你负责,第一期采访陈子木,我已经约好周六下午3点,就在图书馆一楼的咖啡厅,你来做采访人。”

陈子木,我啊了一声,询问他道:“你确定是陈子木?”

“怎么,傻了?”沈铭露出一抹意味深长的笑容说道:“是不是感觉在做梦。”

嗯嗯嗯,我连连点头,问他我不是在做梦吧?

“你是在做梦。”他扑哧笑了,说:“准备一下吧,约他可不容易。”

“部长,多嘴问一句,你怎么约到他的?”我一脸好奇。

“这个,保密!”沈铭拿上书包往楼下走,我小跑着跟上,誓要问出所以然。

“那个部长,你不说我就不采访。”我威胁道。

沈铭开口:“那我换小琳去。”

“别别别,我不问了行吗,我去。”威胁无效,我只好认怂。

专心思考要准备哪些采访问题的我,没留意沈铭嘴角闪过的一丝坏笑。

后来我才知道,这一切是个早设好的局,而我稀里糊涂就做了瓮中之鳖。

02

站在图书馆大门口,我深呼吸了好几口气,才敢走进一楼大厅。

陈子木已坐在角落里的沙发上,手里拿着本《皮肤病常见种类与治疗方法》,正看得入神。

我感慨学霸果然和一般人不一样,像我等人都是玩手机,学霸是时刻不忘充电。

硬着头皮走上前打招呼,我笑着开口道:“陈师兄你好,我是程茉,很荣幸能采访你。”

陈子木放下手里的书,嘴角忽然绽放出一抹温柔的笑意,开口问道:“师妹,我气场有那么强大吗?”

“啊!”我愣了一下,不懂他为什么这么问。

“气场强大到让你这么毕恭毕敬地问好?”他发出了一个疑问的“嗯”,随即笑道:“大家都是同学,没必要那么拘束,请坐。”

我坐在他对面,打开本子开始问问题,他一一回答,发现我记笔记停顿的时候,还会主动解释专有的医学名词。

“脂溢性皮炎,油脂的‘脂’,‘溢’是水太慢溢出来的溢,这种皮肤病主要是内分泌导致的一种皮肤病,以前主要是让病人忌口,如今我们把茶叶里的维生素和酶类提取出来,直接做成药片给病人服用,靶向调节内分泌,就能达到快速治愈这类疾病。”

虽然陈子木说的话,我大都听不懂,但靠着他一字一顿的解释,我还是做满了整整2页的笔记。

采访完毕,我起身致谢,拎上布袋包准备走。

“师妹,辛苦了,我请你喝杯咖啡吧。”

不容我拒绝,他招手示意服务员给份菜单。

“不…用…了,我先回…回宿舍了。”和男神近距离接触的感觉是很棒,但说实话,太紧张了,大脑缺氧心跳加速,我已经结巴了。

“紧张什么,我有那么可怕?”他哑然失笑。

“没没没,我只是没想到能采访到师兄。”

“以后你还想采访,随时都可以,加个微信吧,到时提前说一声。”他合上菜单,转头对我说。

我受宠若惊,不敢置信他居然让我随时采访,还主动加了我微信,身为C大医学院的传奇人物,他可是个大忙人。

为了掩饰我的尴尬,我只能一直傻笑,他把菜单往我面前递:“别笑了,快看喝什么?”

我点了杯焦糖玛奇朵,他问:“不吃点什么,采访了2小时应该饿了吧。”

说句实话,我的确是饿了,但不好意思让他破费,便说不用了。

他把菜单递给服务员,说:“一杯黑咖啡,一杯焦糖玛奇朵,再来一份草莓松饼。”

咦,他怎么知道我喜欢吃草莓松饼,我心下疑惑,但没有表现出来。

图书馆的松饼做得很一般,饼底烤得很硬,涂抹的草莓酱过于甜腻,我吃了2口,便没再继续。

走出图书馆,陈子木提议送我回宿舍,我下意识婉拒,他扑哧笑了,问我:“师妹你紧张什么,我又不是坏人。”

我心下暗想,你的确不是坏人,可我脆弱的心脏真的受不了今天一连串的甜蜜暴击。

我滴天,太不真实了。

03

我严重怀疑,陈子木是不是24小时盯着微信。

一个多月了,每次我一发朋友圈,他都是秒赞秒评论。

说好的高冷男神呢?

关键是,他从不找我私聊,就朋友圈评论一句话,我回复,他又继续评论。

好吧,他成功引起了我的注意。

“师兄,最近做实验次数不多吧。”我编辑好消息,点击了发送。

“在写学术论文,所以都没去实验室。”

“???”他又发了3个问号。

“没什么,就觉得做实验应该腾不出手玩微信。”我发了个呲牙的表情。

“哦,那是看人来的,对一些人,再忙都是有空的。”

虽然隔着屏幕,但这句话还是让我老脸一红,这也太太太太太撩了吧。

找不到话回,我索性不回复。

过了一会,他问我:“师妹,周六有空吗?”

哟,莫不是他想约我,天啦,那我要穿哪件衣服,化橘色系妆还是粉色系妆呢?

短短几十秒内,我脑子里已经想完了整个约会前该做什么准备。

结果他接下来的话,表明我真的想太多。

“我最近在研究雪积草对肌肤的滋养修复作用,做了个护肤系列,想邀请你过来看看,哪种包装女孩子会比较喜欢。”

得了,是我自作多情没救了。

反正周六也没事,索性去呗,还可以看看他又研究出了什么爆款产品。

忘了说,陈子木研究出的护肤品,已经申请了国家专利,品牌名叫“颜木”,市场销量简直称得上是拉动经济增长的一架马车。

“应该是有空的。”我回。

“好,那周六下午2点,医科楼3栋205见。”

04

看过陈子木新研发的护肤品,我惊叹,OMG,这是什么神仙产品。

从外观包装到产品抹在皮肤上的质地,都无可挑剔。

说是让我建议选哪款包装,其实我根本没帮得上忙,反而临走还白拿了一套护肤品。

我很不好意思,说不然我把钱转你吧,师兄。

“谈什么钱,你给我当小白鼠试用产品,我还没付你试用费呢。”

我知道他研发的产品,肯定早就做过了上市前的试用检测,这么说只是为了让我心安理得接受他送的礼物。

“那啥,真的过意不去,我也帮上忙。”

“真的过意不去的话,就请我吃饭吧。”他说。

“好。”我也不磨叽,说“就现在请吧,想吃什么。”

“米其林三星可以吗?”他低声轻笑道。

“可以哈哈。”我回答,“吃完留下来刷盘子抵饭钱。”

“走吧,逗你的,就随便吃个食堂好了。”

我坚持请他在学校旁的小餐馆吃了顿饭,毕竟收了人家那么贵重的礼物,请吃食堂也太不厚道了。

吃饭的时候,我一直闷头吃,不说一句话。

气氛有些尴尬,但原谅我真的不知道说什么好。

陈子木率先开口:“舌战群儒的茉小姐,也有沉默的时候?”

我“啊”了一声,惊讶他怎么知道我的贴吧昵称。

“你怎么知道我网名?”我直接发问。

“哦,你网名吗?我不知道啊,随口说的。”他装作随意地说。

“不,你就是知道,包括上次在图书馆知道我喜欢吃草莓松饼,师兄,你该不会是……”我适时打住。

“不会什么?”他反问。

“不会是喜欢窥探隐私吧?”

他扑的一声差点喷饭,“窥探隐私?喜欢吃什么不算隐私吧,再说谁把隐私大喇喇写在简介里。”

听了他的话,我已经无比确定,他看过我的百度贴吧,我的昵称是茉小姐,简介是茉小姐最爱草莓松饼和雨后阳光,是又甜又暖的味道。

“师兄,你成功引起我注意后,又引起了我的好奇心。”

他意味深长地“哦”了一声。

“你怎么会知道我的贴吧?”我直接发问。

“《男女双方该不该婚前同居》这个贴吧热门话题,你的回答可是让人惊呆下巴。”

我想起不久前在贴吧话题下随口留的一个评论,“女孩婚前同居为什么是不自爱,恰恰相反,这还是自爱的表现,难道等到结婚后才发现夫妻生活不和谐最后无奈离婚,或者发现男的居然是gay,这岂非耽误了自己一辈子的幸福,都9102年了,思想还这么封建我还以为穿越到古代了呢……”

同校可能认识的人推荐,无意看了一眼,只能说,师妹思想很紧跟潮流。

我都快想找条地缝钻进去了,只好嘿嘿笑着还好,还好。

05

和陈子木暧昧的过程还挺好玩。

我也不知道我们之间是怎么开始的,他隔三差五约我一起吃饭,周末去看电影,偶尔借口送我小礼物。

我们开始每天都聊天,哪怕话题仅限于无聊的今天吃了啥。

我不抵触他的接近,反正我本来就很喜欢他,只是偶尔我会纳闷,他怎么会对我与众不同。

论长相拼不过校花,论身材拼不过追过他的司仪队女孩,论成绩,算了,不提这个伤心话题。

我知道他会成为我男朋友,他也知道我会是他女朋友,但我们就是都不去捅破那层窗户纸。

恋爱中最美的时光,就是朦胧的暧昧阶段。

正式确定做彼此男女朋友的那天晚上,我们一起看了电影。

走出电影院,盛夏的晚风里还夹杂丝丝热气,我们并肩走在青砖小道上,不经意的手指触碰,灼热的体温将我的心烫了一个洞,我无比确定,里面住进了一个叫陈子木的男孩。

他乘势握住了我的2根手指,然后试探性地,牵了我的手。

心上泛着微微的甜蜜,当手掌感知到他的体温,那甜蜜便随着温度的上升,被酝酿得愈加甜蜜。

我低头不语,他试探性地开口:“小茉。”

“嗯。”我应声。

“别再叫我师兄了,你见哪个女孩称呼男朋友为师兄的。”

男朋友,哈哈,我心想着厮终于忍不住了,那我就顺水推舟吧。

“那你想让你的女朋友怎么称呼你啊。”我反问。

“叫名字吧。”他捏了一下我的脸。

“陈子木?”我试探性地叫了一声。

“不够亲近。”他摇头。

“子木。”

“乖。”他摸了摸我的头,表示很满意。

06

回到宿舍,我坐在电脑前想到刚才的一切,莫名其妙发出痴汉笑。

“你怎么了,程小茉,发春啊。”小琳凑到跟前,“老实交待,和陈子木是不是有了飞速的进展啊。”

小琳和我同专业同宿舍,在学生会还是同一个部门,我们之间可以说得上是无话不谈的好姐妹。

之前和陈子木暧昧的时候,我对她感慨这男人太闷骚了,一直玩暧昧但就是不捅破窗户纸。

小琳安慰我:“没事,他想玩就奉陪,who怕who?”

“没啊。”我矢口否认。

“程小茉,你是瞒不了我的,你不说我就去问部长。”

她发觉自己似乎说错了话,赶紧捂住嘴。

我纳闷:“你问部长干嘛,他又不知道。”

等等,为什么你会问部长,我总觉得哪里不对劲,包括和陈子木认识的过程,也太顺利点了吧。

小琳作势要走,我拉住她:“老实交待前因后果。”

“就是陈子木在贴吧看见你,后来知道你是编辑部的,正好他又认识部长,就让部长牵了个线,我也是那天买完饮料,无意中偷听到部长说话才知道的。”

“我滴天,薛琳琳你可以啊,瞒我这么久。”

我气不过挠她的腰,挠的她求饶才罢手。

正式成为陈子木的女朋友,感觉还不赖。

有一天我们窝在长椅上,打开手机看电影,女主看一眼男主就坠入爱河,我觉得剧情好假,突然想起一个问题,他为什么会喜欢我。

“哎,陈子木,问你个问题。”

“你问。”

“你为什么喜欢我啊。”

“哪有那么多为什么,就是感觉对了呗。”

“好虚的回答,感觉果然是万能答案。”我撇了撇嘴。

“那你要我怎么回答,夸你貌若天仙温柔善良单纯可爱……”

“得了,我赶紧打住他,虽然我优点很多,但被你这么说出来,怪不好意思的。”

他无奈抚额。

“哎,不过为什么是我,你说追你那些女孩,每一个都比我漂亮比我身材好比我优秀。”

“别比了。”他打断我,她们再怎么好,都不叫程茉,顿了顿,他舔了一下嘴唇说:“我就是喜欢程茉。”

哎呀妈呀,心底怪甜的是咋回事,但我还是嘴硬地说:“世界上有那么多好女孩,鬼知道哪天你会不会爱上别人。”

“傻瓜,世界上是有很多好女孩,但属于我的只有一个眼前这一个,全世界,我只贪一个叫程茉的女孩。”

传说中的高冷医学生陈子木,说起情话来还是蛮撩人的,回答满分,那就奖励他本姑娘的香吻一枚。

我侧过头,轻轻吻了一下他的脸,赶紧坐直身体装作什么也没发生。

“傻瓜。”他倾身靠近,唇瓣与唇瓣碰触的时候,我的大脑一片空白。

和男神谈恋爱,不是心动死就是苏死。

后记

陈子木公开在朋友面前介绍我是他女朋友的时候,沈铭笑得最欢。

“怎么样,子木大医生不感谢一下我这个牵红线的媒人?”

“必须谢。”陈子木倒了2杯茶,把其中一杯递给沈铭,“明天还有实验不能喝酒,那就以茶代酒敬沈大媒人一杯,才让我成功脱单。”

对了,还没跟沈铭算账,自作主张就把我卖了,虽然被卖得挺开心,但这不能抵消他和陈子木设局让我入瓮的债。

“部长,我要退部门。”我给他发微信。

“怎么了,你不是挺喜欢写稿的吗?”

“忙于恋爱,无心写稿。”我傲娇地回了八个字,叫你自作主张,姑奶奶作为编辑部的一支好笔杆,退部的话,有你好受的。

“得,姑奶奶我错了,你说什么我都答应。”他哀求。

就是要这个效果,我装作心软道:“哎,也不是不能原谅你,请喝一个月饮料。”

“喝3个月都没问题。”

嘿嘿,捡了个男朋友,还得了张一月奶茶抵用券,我程小茉的春天,终于来了。

洋芋丝丝,一个满脑子稀奇古怪想法的元气少女,一支笔写人生情感,始终相信,在虚假的世界里,总有那一份真存在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