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灵异】左眼日记 --毛笔(5)

 “圣哥,圣哥。。。。”我迷迷糊糊的好像听见有人叫我,感觉像在梦里,我都不知道自己是否真的睁开眼睛,只觉得眼前模糊的一张大脸都快贴到我脸上,我本能的一推,发现自己正躺在床上,人也马上清醒了许多,只见老蔡正一脸兴奋的样子站在我面前,“老蔡?怎么是你?”,“哎呦,圣哥,你总算是醒了,急死我了,你都睡了一天了,喝点水吧。”老蔡边说边端起桌上的水递给我,我打量了一下周围问道:“老蔡,这是哪儿啊?我这是怎么了?我不是下山叫人。。。”我话还没说完,老蔡就贱嗖嗖的说:“是啊,要说还是我圣哥牛逼,就没有搞不定的事情,”这时走进来一个中年男子,老蔡见到这个男人好像很熟的样子,兴奋的喊道:“呦,钟哥来了,圣哥,我给你介绍一下啊,这也是咱的恩人啊!这是老钟哥,就是他发现的你,然后又去找人救的我们。”老蔡这么一说我更是一头雾水了。“你醒了!”钟哥见到我微笑道,这人走近点我才发现,这个男人我见过,“哦!原来是您啊!我想起来了,您就是那个叫大黄给我带路的上山的大哥。”钟哥笑着点了点头。“钟哥,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啊!我这兄弟给我说的也是乱七八糟的,我也不明白到底发生啥事了?我这到底在哪啊?”我看了看老蔡又看了看老钟大哥。 老钟大哥面带微笑坐到床边,老蔡马上递了只烟给老钟大哥点上,“咳,其实也没啥,我这人起的早,那天一早我起床开了院门,大黄也像往常一样,一见开了院门就跑出去放风,我院子还没扫完,这大黄就跑了回来,在我面前一直叫,边叫边往院子外面走,我一看大黄这反常的举动这就是有什么情况啊!大黄一路就把我引到了齐福海家,我一看你正好躺在老齐家的院门口,怎么叫也叫不醒,我一边叫你一边拍打老齐家的院门,可是半天也不见应声,我一想你昨天不就要上山找老齐去了吗,这一大早的又在老齐家昏迷不醒,估计老齐可能也出事了,所以就叫了几个邻居上山找老齐,果不其然,你们还真遇到了麻烦。”一旁的老蔡赶忙说:“老钟哥真是料事如神,你要是不带着人去找我们啊,我们就被这鬼打墙害死。”老钟笑着说:“哪里有什么鬼打墙啊!就是这边山上树木茂密,经常起雾,你一个外乡人不熟悉而已。只是这老齐有些奇怪,怎么突然犯了羊角风啊?以前从未听说过他有这个毛病啊!”老蔡拍着大腿说:“可不是嘛!我也不知道老李有这毛病,不过哪有这么巧的事情,两人同时犯病,传染?”我看了一眼老蔡,心想这小子是真傻还是假傻?“老蔡,咱现在这是在哪儿啊?老钟哥家?”我问道。“不是,这是齐老板家!”老蔡叼着烟卷说。他这么一说我突然想起老李和齐老板。

  “哎,齐老板和老李怎么样了?”

  “你放心吧圣哥,都好着呢!你去下山找救援的那天晚上,突然又是狂风大作,我当时觉得那个那个破草房都快被吹翻了,可是没多久风就停了,后来到了后半夜我就听到齐老板和老李有动静,俩人哼哼唧唧的有了反应,过了没多久俩人就开始要水喝,我这忙活着照顾他俩,不知不觉天就亮了,没多久老钟哥就带着村民上山找到了我们。”

  老蔡这么一说又提醒了我那晚发生的事情,看来不是幻觉,全能对的上。正说着话,门又开了,我一看进来条狗,正是大黄,大黄身子还没全进来,一旁的老钟哥就骂道:“嘿,你个小畜生,几天没打胆子就肥了,怎么还敢进屋里来了,去去去。”说着站起身来把大黄轰了出去。同时给我们打了个招呼,说有什么事情需要他做就招呼他,老钟哥跟着大黄一起走了。看到大黄我突然想起,那晚遇到的那个黄大仙,她话里无意中带出,她们这类东西怕狗,所以我能上山找到齐老板的那个做笔的小作坊,可能就是因为大黄带路,莫非破了这些大仙設的迷阵?

  “圣哥,想啥呢?再躺下休息会儿吧”一旁的老蔡打断了我的思绪。

  “不躺了,老蔡有吃的吗?给弄点吃的,饿了!”

  我话刚说完,门又开了,只见老李和齐老板俩人端着盘子和碗走进来了!“嘿!圣哥,瞅见没,这就是有福之人啊!想啥来啥!”老蔡又开始臭贫了。

  “我可不是什么有福之人啊!被你俩诓到这里,差点丟了小命。是不是啊老李?”我这话一说就见老李尴尬的笑了起来,一旁的齐老板脸上也是红一阵白一阵的。毕竟不熟悉,齐老板和我简单的打了个招呼就离开了,这时屋里就剩下我,老李,老蔡,我们三个人了,我边吃边说:“行了,现在就咱仨了,都别装样了,老李,你那货咋样啦?凑齐了吗?咱啥时候撤啊?”

  

  “齐啦!齐啦!咱明天就走,圣哥,这次受苦了,回去我好好款待,表表我的心意!”老李说这话一脸的惭愧表情。

  “老李,别老整这虚的哈!请顿饭可不行,这次的货是不是得给我俩提点,我们这功劳苦劳可都有啊!你看看给圣哥折腾的”老蔡一旁添油加醋的羞臊着老李,弄得老李更加尴尬,一直不住的点头迎合着。

  “行了老蔡,一天到晚的没个正经时候,都是在一起做生意的朋友,不说这些,不过说真格的,这里不是久留之地,咱们早点离开,省的再出事端。”

  我吃过饭安排老蔡和老李去请齐老板,我只说有话要对齐老板讲,老李明显有些顾虑的表情。

  “老李,你放心,我不抢你的行,和你们生意之间的往来无关,只是一些其他的事情,放心吧!”我这话说完,老李表情马上不一样,可能也是因为我猜到了他的心思,老李明显踏实了许多。

  没多久齐老板进了屋,一进来就满是感激的话,客套话翻来覆去说了好几遍。“齐老板,现在就咱俩人,客套话就不必了!我有些话想问你啊!”

  “您别客气,想问啥?尽管说,只要我知道的,我肯定说。”

  “我就想知道你这本是个细水长流的生意,为何到最后非要做成了杀鸡取卵的买卖呢?”

  “圣哥,这话是什么意思啊?我怎能没搞明白啊?”齐老板一头雾水的看着我说道。

  “齐老板,山上滴水洞里的贡品不是你下的药吗?”齐老板一听我这么一说,惊的人立马从凳子上站了起来,一脸惊恐的表情看着我。

  “你是谁?你怎能知道滴水洞的事情?”

  “齐老板,干嘛这么紧张啊!来,坐下说,就是洞里的那个青衣长衫的尖鼻子老太太告诉我的啊!”我这么一说齐老板更惊讶了!

  “谁说的?滴水洞里的黄三太奶?这不可能,你到底是谁?怎么会知道这些?”

  “天机不可泄露,我和这老太太有缘,你最好说出实情,别忘了前两天你的小命可差点丟在这山上。”

  齐老板愣了一下神,突然跪倒在地,“大仙啊!饶命!饶命啊!”齐老板如鸡喯碎米一般冲我磕着头。

  “齐老板,快起来,我不是什么大仙”我上前扶他起来。

  齐老板坐下来稍稍平复了情绪,唉声叹气的说“唉!我就知道这事情早晚要遭报应的!这都是我那个儿子惹的祸啊!我们齐家几代做笔,到我这里就只有这么一个儿子了,我儿子书念的不错,他是不想继承祖业继续以制笔为生的,我也希望他能有出息做些大事,也算光宗耀祖了。不要一辈子窝在这个小山村里。他也算争气,考了大学,在城里找了个体面的工作,那几年我这日子过得也是舒服,这村里人都羡慕我养出个有出息的儿子。可就从去年开始,儿子交了女朋友说是准备结婚,需要买房子,谁知道这城里的房子会这么贵,我一个做笔的农民,哪里有那么多钱,所以就开始做一些高档笔,而且做的量也变得越来越大,那这制笔材料需求量也就更多,我和儿子说了很多遍祖上是有规矩的,这事贪不得多,为此我和他还争执了一场,谁知这小子赌气,把下了药的贡品送到了滴水洞,为这事我还动手打了他,可是这事已经发生了我能怎样?”

  “能怎样?齐老板,据我所知,下毒可不止一次吧?你就不怕报应?”我看了一眼面前的齐老板。

  此话一出,面前的齐老板马上又紧张起来,两只手哆哆嗦嗦的不知道放,突然自己抽起了大嘴巴,“圣哥,都是我的错,是我太贪了,要是黄三太奶怪罪,就报应我吧,千万别难为我儿子,他还小!”说着话又跪倒地上冲着我磕起头来。

  “要是不想遭报应就照实说,最好别再叫我多说一句废话,站起来说话!”没想到看着老实巴交的老齐,还说起假话了,我态度强硬的吼了他一嗓子。

  “是,是,我照实说,是我太贪了,后面的毒是我放的,我想要更多的钱,我就想着反正已经得罪了,那就来个彻底,我当时真的被钱冲昏了头脑,儿子真的需要钱买房子,最后就差那几万块钱了,我没有别的本事,只能这么做了,想着做完这些就离开这个地方,以后再也不干这行了,可是谁成想会这样啊?现世报啊!您一定要想办法救救我!”

齐老板说完居然呜呜的哭了起来,可能也真是生活的无奈,想想一个小村子里做笔为生的小老板,能给儿子在大城市凑个首付已经不容易了。

  “齐老板,事情已经这样了,我也不知道怎样才能救你,但是我想黄三太奶毕竟是有道行的仙家,你只能去滴水洞虔诚悔过一下,祈求人家大人大量,少降灾秧吧!”

  “一定一定,我肯定会去的,只要不难为我儿子,对我怎样惩罚都行。”

  “齐老板,我还有件事情想弄明白,你做的这点雪笔有什么玄机吗?为什么在材料上有这么苛刻的要求?不就是一支写字画画用的毛笔吗?”

  齐老板稍稍犹豫了一下说:“这毛笔的学问还是挺大的,不同材质的毫做出来的笔确实在使用上有所区别,写字画画的效果也确实不一样,笔触,笔锋各有不同,能够满足那些专业画家或者书法家的要求,但是我只知道这点雪笔在一些特殊人手里还有其它特有的用处。”

  “嗯?你指的这些特殊人是什么人啊?”我好奇的问。

        齐老板故作神秘的压低声音说道:“我只是听长辈说过,一些会玄门之术的人可以用点雪笔呼风唤雨,更厉害的还可以。。。”话还没有说完突然门开了,老蔡走了进来。

  “圣哥,咱们明天一早出发,你现在这身子状况能走吗?”

  “嗯!可以,没问题。”

  “哎,齐老板,你去找下老李吧!他刚才说了,有事要和你商量。”齐老板应了一声走了。

  我看了眼老蔡说道:“这老李找齐老板啥事啊?”

  “嗐,他能有啥事,无非就是再聊聊那些笔价钱的事情呗,圣哥,据我所知啊,老李这次的买卖可没少赚啊!咱俩可不能便宜了这小子,差点小命都没了。”老蔡又一副嫉妒的表情,没好气的说。

  我随便应了老蔡几句,感觉头还有点晕,找借口把老蔡轰走了,自己又躺下,迷迷糊糊的睡着了,这一夜是一点都没有休息好,乱七八糟的梦作了一宿。

  吃过早饭,齐老板又给我准备了些路上的吃的,送我们到村口,上车的时候齐老板到我身边悄悄的说道:“圣哥,你要想知道点雪笔的秘密就留意李老板吧,我想他比谁都清楚这笔的用途。”

  上车后我转身看了看还在车站冲我们招手的齐老板,模模糊糊的看见他身后有团淡黄色的雾气,我心里默默的祈祷,希望他能少受些惩罚吧!他的所作所为也是因为爱子心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