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言 章九 牡丹仙子(二)

图片来源于网络

——1——


凡人之上有仙,众仙之上有神,那么众神之上呢?

唯有天道!

天道究竟是什么,并没有定论。有说是秩序,有说是随性,有说是冷漠,有说是善念,但没有谁能够真正证明自己的言论。

众神只知道天道会混乱,一切会崩坏,所有的一些都会被抹杀,随后浴火重生,谓之天道重列。

百花谷的一处竹屋

吕岩坐在厅中喝着茶,脸色有些阴沉,不知想着什么事情。

一声轻微的响声,牡丹仙子从里屋走了出来,比起刚才,牡丹仙子脸上的红晕似乎少了一些。

吕岩看到牡丹仙子急忙一起身,深施一礼:“牡丹仙子,在下.......”

“是我自己想帮她,况且我只能用我的本命花香遮住她的天阴之气,若是邪法高强的修道之人,怕还是瞒不住。”牡丹仙子有些疲惫,自顾坐了下来。

“为一凡人,仙子不惜损耗自身修为,动用本命花香,这就足够贫道一拜。”吕岩说完深深拜了下去。

牡丹仙子用手撑着下巴,有些慵懒的看着吕岩:“蓬莱八仙,若不是放不下人情二字,怕是早就封神了吧。”

吕岩眨眨眼,又露出了微笑:“做神有什么好?一天到晚只知道参悟天道,遵守所谓的天条,每天像机器一样冷冰冰的。”

牡丹仙子轻笑了一下:“不是每个人都可以像你这么有天赋,修酒色财气竟然也可悟出一道,遵守规则其实是最简单有效的方法。”

“仙子若真是这么认为,为何至今仍是仙子呢?”

——2——

牡丹仙子扫了吕岩一眼,转变了话题:“你最近可发现天道的异常?”

说道这个话题,吕岩的表情有些深沉,犹豫了一下,不确定的问:“可是,混乱?”

牡丹仙子点点头,表情严肃:“天帝亲口确认,天道小混乱将至。”

吕岩脸色更加阴沉:“又要杀生应劫吗?”

牡丹仙子点点头,又摇摇头:“确实是杀生应劫,但这次可以不杀凡人。”

吕岩一愣,接着一声冷笑:“不杀凡人?上边那群贪生怕死之辈决定献身了?”

牡丹仙子低声道:“太白金星,不日将陨。”

“太白!”吕岩失声道:“为什么是他?”

“是太白仙长自愿舍身,”牡丹仙子的神色里满是佩服。

“太白,太白,”吕岩有些失神,过了会,又开始放声大笑:“哈哈哈哈,太白!太白!”

牡丹仙子诧异的看着吕岩:“吕洞宾,你这是要发疯吗?”

吕岩一边笑一边摆摆手,又过了一会儿才收起笑声,眼神里有了一丝明悟:“牡丹仙子,你下凡的目的,其实是为了找一个人可对?”

“你怎么会知道?”牡丹仙子惊到。

“嘿嘿,因为我和太白很熟。”

——3——

神是什么?仙又是什么?

对于凡人来说,这是两个很耀眼的字,但是对于吕岩和牡丹仙子来说,这是一个简单的常识。

神也好,仙也好,最初都是人。

每个人生下来,都有着不同的天赋。有一些人的天赋,在于对自然的领悟能力,在于对道的领悟,这些人成为了仙。

又过了很久,一部分仙人突然觉得,天道应该是一种规律,我们应该一直遵守规律。于是这些人通过新的领悟掌握了一种新的力量——神力,进而成为了神,并携手制定了天条。

“太白虽然是星君,算是个神,但你也知道,星宿其实只是挂了个神名。”吕岩给牡丹仙子倒了一杯茶,又给自己倒了一杯:“所以,大部分星君本质上就是仙,还是有七情六欲。”

“所以,太白金星想找她?”

“不错,那个女人是太白还是人的时候认识的。后来太白不忍人间混乱,化身为天上的太白金星,因而不能在与她相守。现在既然连命都豁出去了,自然要见她一面。”

吕岩举起杯子轻抿了一口茶水,有些奇怪的道:“只是,为什么太白不自己下来呢?”

“这个......”牡丹现在有些尴尬:“因为他被留下了。”

“留下?”吕岩先是一愣,紧接着有些愤怒道:“你们竟然软禁了他!太白有大善念且言出必行,你们怎么能担心他会跑!”

“你说的这些我管不了,”牡丹也有些恼怒:“我现在想做的就是找到她,你到底帮不帮我!”

——4——

“我一直想说,太白已经成为星宿上千年了,这会儿即使找到她也是轮回以后了。”吕岩漫无目的的四处看着,他们眼前是一个有些破败的小村庄,兵荒马乱的时候,这种破败并不稀奇。

“太白说要找她,应该也是找轮回以后的她。”牡丹仙子看着周围的景象似乎有些伤感,语气都变得有些沉重:“看来,太白还是凡心未净,所以仍守着这份感情。”

“凡心未净吗?”吕岩轻叹了口气:“若是没有了凡心,我们又算什么吗?”

“当然是仙甚至是神。”牡丹仙子轻笑了一声:“吕洞宾,你也是修道之人,怎么会问出这么幼稚的问题?”

“呵呵,贫道和一般修道之人不同”吕岩也露出一副笑脸:“我修的是酒色财气人间道,我需要的,就是一颗凡人之心。”

“所以我说你幼稚。”牡丹仙子摇摇头:“我们若是不能放下凡心,超凡入圣,怎么能够参悟天道。”

“若是天道就是凡心呢?”

“天道怎么会是凡心呢?”

——5——

两个人的争论没有持续下去,因为他们到了此行的目的地。

看着破旧的房门,两个人对视了一眼,牡丹仙子伸出手敲了敲门。

很久,门被轻轻打开了一道缝,一双眼睛从门缝里警惕的看着两个人:“你们找谁?”

“您是,李闵氏?”牡丹仙子柔声问道?

“老身是,你们是谁?”李闵氏警惕之心反而更重。

“我们是神仙,特来救苦救难的。”吕岩突然插嘴道。

“神仙?”李闵氏冷笑一声:“老身家中已经没什么可骗了,不要再装神弄鬼了。”

“我们不要什么,相反我们会给你东西。”吕岩说着从怀里掏出一小块银子:“老人家,你开门,这块银子就是你的。”

李闵氏狐疑地看着吕岩:“你们到底是谁?”

“你可以叫我散财童子........”看了一眼牡丹仙子调侃的眼神,吕岩老脸一红:“反正我是个神仙,可以给你钱的神仙。”

门里的李闵氏踌躇了一下,最后重重叹了口气,打开了门。

李闵氏并没有迎两个人进门,而是打开门,自顾自地转身向里屋走去。

牡丹仙子一脸的疑惑,迈步进了门。吕岩苦笑了一下,跟着走了进去,回身关上了大门。

“为什么?”牡丹仙子一把拉住要进屋的吕岩:“你怎么知道她缺钱?甚至可以为此放下所有警惕?”

“我算的。”

“胡说,天道混乱,怎么能这么清晰算得出来。”

“.......你没有闻到吗?”

“闻到什么?”

“浓重的药味。”

“药?”

“啊,忘了,神是不需要凡间的药的。”吕岩有些讽刺的说道。

屋内,传出来一阵虚弱的咳嗽声,听起来十分的无力和痛苦。

“这就是原因。”

(未完待续)

【夜言】系列每周一、三、五更新

戳我阅读前文~

戳我阅读后文~

点击下边链接,进入《夜言》目录帖,回顾之前的精彩章节

夜言 目录帖

觉得TA君的文章不错的话,就点个喜欢吧!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1—— 吕岩挑着扁担,扁担两头挑着装满水的水桶。吕岩的步伐看着并不稳,甚至感觉还有些摇晃,但水桶里的水竟未有一...
    TA君说阅读 120评论 3 5
  • ——1—— 时间回到现在,牡丹仙子已经被追杀了整整三天三夜,今日终于被吕岩堵住了。 牡丹仙子很确定吕岩确实想要她们...
    TA君说阅读 70评论 3 4
  • ——1—— 李天赐慢慢坐起来,动作很小心,生怕吵醒了旁边熟睡的柳冰。 走到紫云洞外,太阳半出,意味着新的一天即将开...
    TA君说阅读 155评论 5 4
  • 牡丹仙子发疯似的狂奔着,背上,是面色惨白的小芮。 “就快到了,小芮,坚持住。”牡丹仙子心里焦急,但不敢说话,更不敢...
    TA君说阅读 130评论 9 2
  • ——1—— 青衣道人坐在蒲团上,手中拿着一个有些破旧的账簿,盯着其中的一页发愣。 多少年了?自从自己抛妻弃子,成为...
    TA君说阅读 120评论 5 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