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道轮回】第二十二章 临江城巧入王府

96
唐妈 48d31e61 a03c 4506 81a2 d224ac0a2d8b
2015.10.12 23:01* 字数 3021
第二十二章

文/唐妈

墨谷一把拉住了黎丘:“黎丘,你干嘛?”

黎丘被墨谷吓了一跳,回过神才发现自己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走出了客栈,而指尖化出的剑气已经指向了那个猥琐世子的后背。他惊出了一声冷汗,愣愣地看着墨谷。

“还不快收回来?你中邪了啊!”

黎丘这才无力地垂下了手臂,呆呆地看着那个人的背影。

“你这是怎么了?”墨谷被黎丘忽然的动作吓坏了,如果不是刚刚自己拦住了,现下那临江王世子就该去阎王爷那报道了。黎丘身上的杀意隐了起来,却笼罩上了浓浓的悲伤。

“那是我爹娘。”

黎丘盯着临江王世子,咬着牙说。

“啊?”

“你知道我是怎么被师父收为徒弟的吗?当年爹和娘带着我在黎丘山觅食,就遇到了昔日的东海郡王今日的临江王外出狩猎,他为了给他的妃子做一件狐裘,射杀了我的爹娘,如果不是师父出手相救,怕是今日你看到的就是我的皮毛而已了。”

墨谷吃惊地看着黎丘:“你说你是……”

“对,我真身就是白狐,那废物身上那件狐裘正是我爹娘的……”黎丘声音有点哽咽,大大的眼睛蒙上了一层水雾。

墨谷想着自己第一次见到黎丘是就觉得这孩子长得美艳不可方物,还暗地里腹诽他是狐狸精,没想到竟是一语中的。人是父母生养的,狐也是,黎丘这会儿的心情无异于看到杀父弑母的仇人手提亲人的头颅在街上耀武扬威。他抓着黎丘胳膊的手紧了紧:“黎丘,你被冲动。千万别为这样的人毁了你百年的修为。”

修行之路上最忌杀生,天道轮回,终有定数,况且这血海深仇本就是临江王犯下的,人间说父债子偿,可是,他们是修行之人,最是知道因果报应这回事,实在鲁莽不得啊。

黎丘紧了紧拳头:“嗯,我知道。”心中却是鲜血淋漓。爹,娘,孩儿不孝,眼睁睁地看着仇人在这里,却不能为你们报仇雪恨。你们等着,我定让他血债血偿。

墨谷心知黎丘定然不会这么放过仇人,又眼见临江王世子已经吆喝着家奴把那姑娘抢回家去,不由义愤难平。这是什么世道,光天化日,就强抢名女。这让百姓如何安居,如何乐业啊。

黎丘也依旧冷冷地盯着那人,忽然挥开墨谷的手拦在了那世子面前。

“你这狐裘我要了。”黎丘淡淡地冲那人说。

这临江王世子姓赵名赫,是临江王府的独苗,从小就被娇生惯养,任人见了他都是俯首称臣,还从未有人对自己如此无礼过,一下子愣在了当场。反应过来之后立刻火冒三丈。眼前这小子个子还没自己高,一身粗布长袍,头上连个发饰都没有,一副穷酸样子,竟敢这样跟自己说话。张嘴就要自己最喜欢的狐裘,这可是母亲送与自己的。

“小子,你是要找死吗?”

赵赫抬起下巴,冲黎丘吼道。

墨谷有点紧张地站在黎丘旁边,怕黎丘一剑把这臭小子劈成两半。

“我说,我,要,这,件,狐,裘。你是傻的吗?听不懂人话。”黎丘一字一顿地说道。

赵赫从未受过这样的屈辱,脸都涨红了。他冲身后的家奴吼道:“还愣着干什么!给我狠狠收拾着不知道天高地厚的臭小子!往死打!打死算我的!”

黎丘身量不高,脸又看着年轻,乍一看,就是个没张开的少年而已。这些凶神恶煞的赵府家奴作威作福惯了,端得是个嫌穷爱富欺软怕硬的性子,一看黎丘这弱鸡的模样,嚎叫着扑了过来,只剩下两人还押着那被劫持的姑娘。

墨谷不担心这些凡夫俗子能伤到黎丘,只是怕黎丘把这些人伤的太厉害,太张扬,对之后的行动实在是大大的不利啊。他在黎丘耳边低低地说:“拿了狐裘就走,尽量别伤人知道吗?”

黎丘没有应声,挥手就把扑过来的一群奴才掀了个跟头,一群人你压我我踩你,摔成了一团,哎呦哎呦地喊成了一片,却都不知道自己是怎么摔倒的。站在一边的赵赫却是看得清清楚楚,他在家跟着一位师父学了几日法术,刚刚明明看到黎丘挥出了一片淡绿色的光,然后那帮没用的奴才就倒了。自己那号称是吕洞宾传人的师父法术已经让自己觉得出神入化了,眼前这小子不过轻轻一挥手,就把这么多人掀翻在地,那法术得有多么高强啊。赵赫看着黎丘一步步朝自己走来,走得不慌不忙,害怕的同时却是满心惊喜:父王正是用人之际,若有这样的高人帮助,那父王的宏图大志就指日可待了啊。

别看这赵赫世子不学无术,却对自己爹爹的梦想很是崇拜,这性命攸关的关头,还想着为父亲网罗人才呢。

黎丘片刻间已到了赵赫面前,依旧冷冰冰地:“把狐裘给我。”

赵赫被黎丘的气势压得弯下了腰,忙不迭地解下那件狐裘递了过去:“英雄,您喜欢拿去就好。哈哈,刚刚是小人有眼不识泰山,唐突了高人。我家府上就在前面,您若不嫌弃,到我府上歇歇脚可好?”

黎丘接过那件狐裘,手都在抖。是爹娘的味道。黎丘把脸埋进狐裘里,深深地吸了口气,爹,娘,孩儿来晚了。

赵赫却是吃惊地看着黎丘的动作,长大了嘴。这高人都有此等怪癖吗?

墨谷听了赵赫的话却是心生一计,已经迎了上来:“既然世子邀请,我二人盛情难却,就恭敬不如从命了。”

赵赫上下打量了墨谷一遍,这人倒是生的体面,可是,这少年有天大的本事,你个不知打哪里来的家伙,有什么资格上临江王府做客?

黎丘却在这时抬起了头:“蘑菇,我不去。”

墨谷把黎丘拉到一边,低声解释了起来:“黎丘,这是我们混入王府的好机会。”

黎丘盯着墨谷看了好一会儿:“蘑菇,我发现你好阴险。”

墨谷哭笑不得:“好好好,我阴险,那你去还是不去啊?”

“去,正好可以离那人近一些。哼,自己送上门来,就别怪我不手下留情了。”

赵赫伸长脖子想听一听那两人在说什么,见两人返回来,立刻换上了一副谄媚的笑容:“两位不知商量的如何了?”

黎丘看着那人的嘴脸,一阵恶心,把头扭向了一边。墨谷却是笑着拱了拱手:“那就有劳公子了。”

赵赫一听答应了,心花怒放,哎呦,只要能把这高人请回去,父王可就是如虎添翼了。

“我有个要求。”黎丘忽然冷冷地说。

赵赫一愣,立马笑嘻嘻地问道:“高人请讲。”

“把那姑娘放了。”黎丘朝被押着的姑娘指了指。

“好说好说。”赵赫心想这还不简单,不过是个女人罢了,改日里再找几个就是,这临江城别的不多,美女却是最多的。边想着边朝家奴喊道:“还不快把那位姑娘放了。哎,开个玩笑的。姑娘,你别介意啊。”

黎丘一直看着那姑娘踉踉跄跄地跑远了,才收回了目光,却是看向了手中的狐裘,不作声了。

墨谷淡淡一笑:“那就烦请公子带路吧?”

赵赫往旁边让了一让,朝黎丘微微欠了欠身:“两位,请。”

墨谷和赵赫并排走着,黎丘抱着狐裘跟在后面。

“还未请教两位高姓大名?”赵赫边走边问。

“哦,鄙人姓林,单名一个谷字。我这位兄弟是……”

“白,丘。”黎丘忽然抬起头,清晰地说道。

赵赫被黎丘忽然冒出的冰冷的声音吓了一跳,连忙应声道:“林兄,白兄。在下临江王府赵赫。”

“原来是临江王府的世子,刚刚我二人真是失礼了。白丘最爱这些个白色的东西,刚才多有得罪了。”

“哪里哪里,白兄喜欢,拿去就是了。”赵赫有点肉疼地说。听父王说那狐裘可是黎丘山上最后两只白狐的皮毛做的,还真是有点心疼啊。

临江王府修建的颇为气派,门前是一个宽阔的广场,中间是一方大影壁,上面竟是琉璃九龙。墨谷皱了皱眉,这临江王已经如此嚣张了吗?

进了朱红的大门,经过一段湖面上的回廊,几人终于到了这王府的前厅。应该是早有机灵的家奴回来打过了招呼,前厅里首座已坐了一位老者,下座也坐了几个人,其中一人身着道袍,倒是还有点修为。墨谷和黎丘被赵赫带着进了前厅,赵赫立刻指着黎丘,朝老者道:“父王,这就是儿臣说的高人。”

黎丘当年见到的临江王尚是壮年,虎背熊腰,现在却已经须发皆白,不过精神矍铄倒是了。所谓仇人见面分外眼红,虽然在场的只有黎丘知晓这其中的缘由,但是,那锥心刺骨的恨意还是把黎丘定在当场,只剩下冷冰冰的目光,死死地钉在临江王赵晋脸上。

好,很好。你欠我爹娘的,我定一样一样冲你讨回来。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仙侠|六道轮回
仙侠|六道轮回
24.8万字 · 11.4万阅读 · 62人关注
Web note ad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