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去执戟经万里,归时仍存少年意

“本文参加#未完待续,就要表白#活动,本人承诺,文章内容为原创,且未在其他平台发表过。”


图片发自简书App

我们总在感慨时间行走的太过缓慢时惊觉时光荏苒,一个不小心,史可非的大学生活已过了四年。人一生于历史的长河只如白驹过隙般短暂,而四年于人一生也只不过惊鸿一瞥!翻开入伍第一天写下的日记,记忆的碎片就开始自动组合,过往逐渐明晰起来。

壹.初遇-灞桥柳,他乡客

史可非是一个很简单的人,简单到他从小学到高二的十多年用四个字就可以完全概括--“浑浑噩噩”。活的很没心没肺,天真而欢乐,直到高二分文理科一个月后的某天,一名叫苏小的女同学找史可非求教关于地理老师安排的PPT作业的相关问题,故事很俗套,作业完成的很完美,史可非和苏小也迅速熟络,那时的苏小是文科年级排名前十的优秀女同学,面容精致,身型小巧,性格也是极温和,很是讨人喜欢。而那时大混子史可非的情况就很不乐观,除了他感兴趣的文综和语文比较强势之外,数学英语是经常性不及格。正值青春期,小胡须也开始往外冒,加之不善打理,让本就看起来不咋精神的人更加邋遢。他们完全就是相反的两个极端或者就像两条平行的线,但熟识之后,史可非却多了很多莫名其妙的想法和小动作,连他自己也想不明白。直到那次因为顶撞了班主任,被班主任一气之下撕了书本让他滚蛋,那天史可非很难受,晚自习的时候从后面传来纸条,让他自习后去操场,那天的史可非颇有悲情英雄的模样,各种听着牛掰实则幼稚的话硬是把苏小唬的一愣一愣的。次日,当史可非踩着上课铃回到学校时,发现桌兜里粘贴完好的书本时,便很不硬气地去找班主任服了软!

再一次期末考试,史可非的进步出乎了所有人的意料!

当一个春天追上了一个冬天,这个冬天又牵手另一个春天之后,六月来了,高考如期而至。苏小考去了山东的大学,史可非则去了西安,在那个柳絮已飘过,满目垂柳枝的季节,史可非挥手致意所有恭贺的人然后再告别。不多久,苏小也拥抱了亲近的所有人,踏上了东去的火车,史可非和苏小转过眼就都成了他乡客。

第一次自个儿出远门晚上十点多才抵达目的地,军校的一切对史可非来说都是新奇的,面对来接自己的中尉警官,因为那警官太过年轻,史可非一度以为那人是大学生代职的并非干部,直到正式编建,那个中尉成了他的指导员时,史可非才相信了这一切。为期三个月的新训正式开始,手机早已在入校时被收走,但没人因为这个而感到痛苦,因为跑步、器械、射击、战术、队列等等各色科目带给人生理上的感受更加刺激,第一次跑完三公里时的感觉到如今仍记得清楚,因为由于腿疼上楼梯不方便的各种滑稽样儿太过生动。

当起床哨敲开耳门,只能不情愿地同厮磨了一夜的床被暂作告别,穿衣、出操、早饭、叠被,史可非觉得这一切的动作很机械同时很自然都不用大脑过多指挥。转眼间到了第二个柳枝抽芽的时节,凑巧不巧,苏小感冒了,听到消息的史可非着急的要死却除了问候再无能为力,网购了许多疾病疗防的药品,躲在厕所用偷藏的手机陪苏小聊到半夜。史可非的心里很难受,有些自责,但实际忍受病痛的却是苏小,无力改变!当淘宝信息显示药品已到达目的地时,苏小的信息也来了

“我搭了晚车,刚到西安。”

史可非的脑子短路了好几分钟,下一刻就满脸通红地去找指导员慌说了病假,苏小用导航找到了史可非学校的所在,当史可非出门时,一眼就看见了苏小,不由分说,拉着苏小就去了诊所,查来查去半天,医生说没啥毛病,史可非却固执地要求再查查,这时的苏小早已在旁边笑成了一团,苏小让一头雾水却满脸严肃的史可非凑过来,说

“病昨天好了,哈哈”

史可非听完,很开心的在临走时买了几大盒山楂丸,以表达对大夫工作打扰的歉意,然后拉着苏小乐呵呵的走了。

新训的时候时间太过紧凑,史可非都没来得及好好看看这个位于有“灞桥伤别”名号的学校详细的面目,转眼大一已到期末,按规定要搬去校总部。对于史可非,除了比较熟悉的老团长和年轻的指导员以及百十来号兄弟,还有在不知不觉中拥有的许多基本军事技能外,竟然再没有别的感想。所以在初听到搬离命令的史可非并没把这怎么当回事,史可非原以为“铁打的营盘流水的兵”说的是部队铁的纪律,直到物资统一装车,史可非背起背囊走向大巴,落座后才知道自己有多不舍,那一到初秋便熟的石榴和黄橙橙的枇杷,那晚秋可啖的金黄柿子,那一棵棵年岁悠长的老梧桐,那一间间曾住过的宿舍,那曾因委屈或无能为力而落过泪的角落……。

直到现在,灞桥一别再未曾去过,偶尔从战友发来的照片中瞥见过几次,时常在梦里重回,往事历历在目,旧居模样仍新,我折一枝柳,再挥手。

图片发自简书App

贰.归来-安康行,平利驿

前脚刚搬到校总部,物资还未规整就匆匆踏上了去安康的列车,此一行是完成暑期下基层部队实习的任务,这多少让早已习惯了正常假期的史可非有些不适应,想着早已商定好同苏小去穷游的计划已经泡汤,史可非在一阵苦闷中沉沉睡去。在列车员的吆喊声中苏醒的史可非感到腹中饥饿,眼睛直勾勾的盯着车上叫卖的大米饭……。水足饭饱后的史可非鼓起勇气发出了那条早已写好的短信,然后用一种视死如归的姿态准备迎接来自苏小的雷霆大怒。到安康教导大队时已是晚上十点,困乏的史可非稍作收拾后就上床休息了,早上五点左右被短信铃吵醒

“没关系呀,我挺开心的,因为你终于失信了一次,嘿嘿,这也就是说你以后得还我更多呢!所以呀,其实是我占了便宜吃亏的是你呀!你个笨蛋……好久不见,很想你呢,你可照顾好自己,你不能陪我我够难过了,你再不好好照顾自己,我可不饶你……”

也幸亏是有短信这东西,就算流泪了也不会被对方看到,但可以想象见不到史可非的苏小是怎样一副梨花带雨的模样。

第二天午餐后史可非被送去了平利中队,基层的一切与院校全然不同,什么都必须严要求高标准的完成,无论内务卫生还是军事训练,刚开始时这多少让史可非有些吃不消,但很快也就适应了。一个月在养猪站哨,帮厨种菜中悄无声息的过去了。在离别时刻,史可非在日记中这样写到

“在这一个月中,我的军事素质和军人意识都有了很大提升,我感谢组织,感谢实习单位的领导关怀,但在实习过程中也更深刻地认识到自己在学校因为放松要求导致基础不牢而造成在实习中有些工作不能做的得心应手,对母校和师长说一声抱歉,但感谢这一路有你。”

图片发自简书App



叁.归来-未央雪,工大夜

当史可非收拾行装准备返回学校时,苏小的假期也结束了,史可非在回程的火车上打电话给苏小时拍着胸脯说

“你来,千难万险我也去接你!”

命运弄人,当苏小按约定的时间到达车站时,史可非所乘返校的车晚点了,急急打电话相互联系时已到傍晚,此时苏小已去找了相好的女同学借宿。史可非很是懊恼,因为大学规定要加强人员管控,取消外出!还好天公作美,大学医院里的一名战友因新近动了手术行动不便,正好需要一名陪护,史可非二话不说就申请去了,这个举动里头当然有他的私心,史可非在出校门的第一时间给苏小发去消息

“你在,赴汤蹈火我也去陪你!”

原想着安顿好战友就去陪苏小,可去了才发现战友情况的确不容乐观,压根就离不了人。此时的史可非距苏小远也不过五公里,就是跑过去,也不过十八分钟的路程,但去见苏小的这个五公里史可非却连参加的机会都没有!苏小也没再联系史可非,后来从苏小相好的女同学那里得知,那晚苏小整夜未眠,眼眶红了整宿,史可非感觉自己的心变得忽轻忽重,一个不小心就会跌落碎掉,但能有什么班法呢,身为一名军人,当战友有难,还哪有资格去谈什么儿女情长呢!大学的教育像幻灯片一样闪闪停停,怎样努力也赶不出脑海。苏小第二天天未亮就独自离开了!

当战友病情好转后史可非回到了学校,时值初秋,夏暑尚未全消,万物初熟,经不住秋风的树叶已黄了大半儿,知了声不再听着聒噪,“嘶嘶”声像是要叫尽余欢。夕阳将落,止剩半边仍挂天边时,不自由的小情侣不安分地在林荫道上走走停停,想要牵手却又迟疑,突然一声哨响,就好像犯了错的孩子似的急急散去。清扫校园的老大爷坐在回收站前的树荫下悠闲的吃着西瓜,理发室的老板同超市大娘正聊得欢,很快,日头完全隐没在了西边,入夜了,史可非自己也不知道已经跑了多少圈,此时只是觉得小腹微痛,口也渴的厉害。到现在,苏小同史可非已整整三周不曾联系。

当余暑消尽后,西安迎来了第一场雪。

晚点名后的史可非鼓起全部勇气发了条信息给苏小,之后便换了作训服赶去操场,又开始了一圈接一圈的疯狂。那漫天飞舞的雪花让他羡慕极了,羡慕它们的毫无心事!此时的校园除了依稀还亮着的几颗路灯以及覆满大地的白雪外再无其他,不见星光,也没有明月,史可非越跑越感到孤独,他甚至有想去拥抱自己影子的冲动。回宿舍的那段路史可非觉得是真长,长到他一步不差的走完才能看到心上人的回复,那段路又太短,短到如果心上人没有回复,那到达的下一步就会是失落的深渊,史可非像个微醺的企鹅,左摇右晃,三步一停。

“我和你一样,但我怎会好!”拿出手机的史可非先是心中一阵暗喜,紧接着又是一阵心碎,暗喜的是苏小回复了,心碎的是苏小若真同这段时间的自己一样,她该有多难过。再往下翻,还有一条未读彩信,打开看却全是文字,内容都是些温暖而琐碎的问候或是关于季节更替时的叮嘱,正当史可非感到莫名其妙时,苏小的信息又来了

“你不联系我的这段日子我每天仍像以前一样写问候你的信息,不同的是我不敢贸然发给你,怕失落更怕失望,后来攒的多了,就自动转成彩信了,我们多少天没联系,这就是多少条问候呀!”

还不及仔细读完,史可非早已泪流满面,他以为那段时间的自己是这世界上最孤独无依的人,却不曾想到远在另一个异乡的苏小更加脆弱。外面的雪下的更大了,整个未央为白色覆盖,史可非开始变得清醒,在他内心沉睡的某些东西也渐渐苏醒,此刻,工大进入深夜,这夜是包容的夜,这夜是希望的夜,这夜如苏小,是无尽的温柔!

几天后,苏小收到了来自史可非的快递,那是他的日记本,关于那段不曾联系的日子的记载,字字叹惋,句句懊悔!此时苏小才真正明白了史可非的那颗心,多情而温暖,虽然远隔千里,但他们的灵魂一直都在紧紧拥抱啊!

某位新娘抛我束捧花吧,我要把幸福带给我的新娘啊!

图片发自简书App



肆.腾飞-周至役,手足情

在刀郎的歌声中洒泪送别即将毕业的离校的学长,他们去的地方就是战场,他们都是祖国的脊梁。我最亲近的人啊,泪水早已哽住了我的咽喉,我感到窒息,请让我再拥抱你一次,我们只是挥手,不说再见!

很快,一年之后就到了史可非面临毕业离校了,在去训练基地的军车上,史可非看着身边陪伴彼此四年的战友,竟然也不觉得即将要面对的强训有多可怕,毕竟几十号大老爷们儿有什么事扛不住呢!

强训的训练强度远远超出了史可非他们的预期,每一个科目都让他们感受着心理和生理上的双重煎熬,就拿新增的木马训练来说,刚开训就有一名战友骨折,加之这个项目要求在十五天内完全掌握,其困难程度由此可见一斑。那段时间,每个人脸上都写满了焦虑与不安,但没人放弃,都在咬牙坚持,毕竟已经努力了四年!

很快,考核开始了,各个科目都进行的很顺利,现在只剩下最后一个武装五公里越野了,所有人都信心满满,毕竟走过了整个长路,曙光来临前的黑夜还算什么黑夜呢!随着一声哨响,柏油路瞬间被迷彩色占满,步伐稳健,呼号震天,所有人都在为着理想和明天而奋力奔跑!

“啊”

忽然一声痛苦的喊叫传来,一名战友的脚崴了,此时他们距离终点还有一公里,就在这时,急速前进的队伍突然停止了,跑在前面的战友开始往回赶,没有人下口令一切都在悄无声息中完成。经过情况核实,在确认了这名受伤同志是平时跑步训练有名的飞毛腿后,考官迅速做出反应,同意帮扶!自信心又重新回到了每个人都脸上,一群糙汉子帮拿装具的拿装具,搭手抬人的抬人,如果有幸在场,你会看到这样的情景:全副武装的一群人合力抬着一个人没命的奔跑,在他们的脸上只有自信,看不出一丝疲惫。全部到达终点后,紧张的精神放松了下来。

“真他娘累啊!”

不知人群中是谁说了这么一句,如果恰巧路过,你会目睹这样的情景:一群二十二三的汉子正抱成团痛哭,哭的豪迈无比。这哭声全是关于勇敢和汗水,听不出一丝胆怯或退缩。考官宣布:全部通过,成绩优秀。军旅这条路很是孤独,没有女人和酒的岁月有我陪你,而今日之痛苦都是明日或将辉煌的阶梯,唯愿多年以后不忘记你还有个兄弟是我。

图片发自简书App


伍.后记

当史可非将捧着毕业证穿着学士服拍的照片发给苏小时,苏小的工作也已签了下来,一身职业装很是惊艳,史可非暗暗吃惊那个曾因为自己训练蹭破点儿皮就哭哭啼啼的小姑娘此时竟出落的这么成熟优秀,苏小发来信息

“傻大黑,看你的毕业照你白了不少嘛,是不是偷偷拿美白软件处理过,嘿嘿,不管黑白我都恭喜你呀!我的准军官男朋友,我工作签好了,这几个月本姑娘包养你可好,始终为你骄傲!”

整整四年的军校生活彻底改变了那个当初书生气满的史可非,在离开的前夜,史可非决定再好好转一转,走在这片摸爬滚打了四年的土地上,史可非的心很平静,眼前的障碍大棚、器械场还有体育馆都比先前又旧了些,长在路边的国槐树也像多年的老友一样让人倍感亲切,正借着微分超他挥手作别。此一别,再来却不知在何年月,但请别老得太快,好让再见也容易些。我踏沙执戟来去万里,守土卫疆不负祖国不负你,唯愿归时仍存少年意,与卿重剪西窗烛。

                                                      全篇完

                                        二零一七年六月三十日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