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名草有‘谁’

文\霉霉

今天是2017年7月2日,耳机里来回循环的是陈粒的《小半》,眼瞳里生出氤氲之气,透过浓浓的薄雾,仿佛看到远方的那个模糊的身影。

这句“左顾右盼不自然的喜欢”,是不是只要暗恋,连正大光明都变得那么的偷偷摸摸,待你走过,连回头的勇气都倘然无存,总会有那么多的人说“喜欢就告白啊”“去追啊”真是像极了那句,入局者方知迷雾有多深。

那个他,有着他独一的容颜有着他安慰人的方式。

那个他,有着爱着的她。

将那些偶像剧的烂俗情套搬到现实,立马呈现的便是,去什么的后来者居上,全什么的先到先得,当那个男主第一次打交道的是谁,便决定了最后的结局与谁,仿佛就规定了,先出场的人必定是与之携手终老的另一半。女一的主角光环照在了每一对现实情侣身上,先遇到了在一起了,是不是永远都没有了女二的温存,可,谁不想翻身做女一。

看到他们温情的场面,脚底仿佛生了根,半分不可移动,明明是柔和的室内,光亮却刺痛双眼,没资格没理由,他们本就是一起,学着笑笑就过去了,毕竟是后来者,毕竟你只是一厢情愿,毕竟你只是一个躲在黑暗处的小丑。

第一次的试探着说晚安,轻快的语气诉说着满胸腔的思念,谁为谁的一句“晚安”兴奋到午夜辗转,谁为谁的不挑破的躲避哭的肝肠寸断,一切过去都不复返,回过头来看一看,地铁上的偷偷看,学校内的偷偷跟踪,是那么的一腔孤勇。

当一切错误被揭露,当太阳露出耀眼的金芒遮掉月亮的黯淡,在原地打转的小丑伤心不断,她就是那个坏人,那个破坏别人的第三者,明明她就什么都没有做,不曾说出口,不曾明目张胆的肆无忌惮的交谈,只是小心翼翼的守着她的那一寸方田。

公交上一对大概高中生一般年纪的男女,他们的神态多么像青涩时光里那一对对,所有的一切仿佛都是一个圆,在来回循环。

何必跟自己找难堪,得不到就放手,喜欢的深爱的合乎道德勇敢追求。灰头土脸的喜欢一个人,只是拼着心底那抹说不清是悸动还是喜欢或是爱亦只是一个陪伴,默默付出整个青春,不被看好,不被祝福,只是孤身作战。

那句“你说我在这干嘛”犹记至今,怎么那么白痴的问出一句“你在这干嘛”

是啊,他在这等他女友啊。

“舍弃了,放手了,死心了”不喜欢了,开始慢慢的转移喜欢,自己有什么不好,不如将那些喜欢别人的时间花在自己身上,喜欢什么买什么,不用考虑要省钱给他买礼物,报个插花班,闲时练一练瑜伽,学会善待自己。

同学聚会,他带来了她女友,大家都说着好般配,只有她一语不发,默默的喝着果酒,不知是谁中途提起一句“曾经你们那么好,现在怎么如此疏远”她大梦初醒般,缓缓的举起手中的酒杯,作势,一饮而尽,俩人眼神零交流,她余光看到他女友占有欲很强的扯过他,心中微微苦涩,留下一句“有事先走”便再也控制不过心底的酸涩。

还是会疼的啊,时间怎么才能疗伤,是不是只能很久很久以后,它才能发挥疗效。

她在学着忘记他的时候,看了很多书,走了很多地方,一个人的时候,总是忍不住的想起他,他眼眸徒然睁大的瞬间,小孩子气的撇嘴笑。

最终,他也只是她匆匆生涯的那个过客,不足为外人道的一道伤。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