迪伦和崔斯坦的故事

他就在那里等着她

这是一个为爱而勇敢的女孩和男孩的故事。

迪伦,一个叛逆的女中学生,5岁父母离异,独自跟着母亲生活,母亲因对父亲深深的爱而父亲却离开了自己,一直对父亲不满,并一直阻拦她与父亲联系,但是经过迪伦长期的软磨硬泡,母亲终于将父亲的电话号码告诉了她,结缘迪伦打给父亲的这个电话,父亲给迪伦买了一张去他那里的火车票,好让他们更加的了解和缓解过去十几年的相思之苦。

虽然经历了一点波折,但是迪伦顺利的踏上火车,火车在进入一个隧道之后,灯光熄灭了,声音炸裂了,世界终结了。

他,崔斯坦,一直在隧道外面的小山坡上等着她。

所以,当迪伦终于睁开眼,终于逃离了那片废墟,终于看到光亮,目之所及,除了荒野,便是他,浅黄色的头发,钴蓝色的眼睛,精致的五官。

上一秒才经历了生死,下一秒就能看见一个和自己在一片地方的人,迪伦在心里小小的兴奋了一下。

可是,周围除了他俩便是荒野,冷风吹过后的寂静让人全身发凉。

接下来,该怎么办?

“跟我走。”崔斯坦突然以一种自信且不容商量的口吻对迪伦说。

“可是,我们不是应该在这里等着警察和救护人员来救我们吗…也许,那个,车上的其他人可能在隧道的另一边,要不我们…穿过隧道到那边看看?”迪伦想着刚才穿过隧道的恐惧,心里不禁打了个冷颤,但是现在和这个人一起,应该会好点吧。

“不在了,一切都不在了。”崔斯坦冷漠的说。

“什么?”迪伦歪着头问。

“你要是不走,就一个人待在这好了。”说完,崔斯坦就大步流星的走了。

“我…”迪伦说什么也不想一个人待在这赤裸裸的荒野里,犹豫再三,还是向崔斯坦的方向追去。

这一路,他们要不停的爬山、下山,山坡陡峭,碎石遍野,还要穿草地,过沼泽。不一会儿,迪伦的裤脚湿了,鞋子也磨损的很严重,就开始大发牢骚,不停地催促崔斯坦走慢点,崔斯坦的态度比之前的缓和,在前面说:“如果我们不在天黑之前赶到小木屋,我们会很危险的,现在天就快黑了,你再坚持一下。”他自己也知道迪伦现在很疲倦,但是,他们必须在天黑之前赶到小木屋。所以,他不能放慢脚步。

“什么危险,有狼吗?”迪伦顿时就紧张起来了。

“别害怕,我不会让它们伤害你的!”崔斯坦转过身来说,又马上转过去并加快了脚步。

天慢慢地黑了,就那么突然的,迪伦听见了很多很多动物的哀叫,声音越来越响,离他们越来越近,可就是看不见。

“崔斯坦,他们是什么,到底发生了什么?”迪伦惊恐的大喊。

“迪伦,握紧我的手,快跑。”崔斯坦不等迪伦反应,就拽着她的手赶紧跑了起来。

黑暗中,一个阴影穿过迪伦,迪伦感觉一支箭穿过了她的身体,刚刚握着崔斯坦的手也抽回来捂着腹部,想要找到伤口或破洞,却什么也没摸到。

“迪伦,不,不要放开我的手。”崔斯坦惊恐的叫着。

紧接着,成千上百只手利用这空隙抓住了迪伦,那些手无影无形,轻如风烟,但力道又极强,把迪伦往下拉,迪伦能感觉到它们在自己的胳膊上、腿上,穿过了她的肚子,甚至爬到她的脸上,它们触碰她身体的各个部分,火辣辣的…

迪伦的意识越来越弱,她感觉自己的身体正在下降,穿过地面,岩石和尘土不想它们看上去那么坚固。

“迪伦···”崔斯坦的声音从很远的地方传来。

“崔斯坦,救命!”她的声音有气无力,感觉有人把她的精力全部抽干了,那一双双手拖曳的力量越来越大。

突然,一只手从她的正面粗暴的抓住她的外衣,然后把她往上提,往上,往上,好像穿过地面后,另一只手跨过她的膝盖,然后,迪伦感觉自己被人抱了起来,向前奔跑,一直到了那个小木屋里自己才被放下来。

等情绪缓和下来了,迪伦盯着一直看自己双手的崔斯坦,平静的说:“我死了吗?”

崔斯坦点点头,不敢让自己说话。他知道每个灵魂都很难接受自己已死的事实,但是,他看见迪伦的那双眼睛,出奇的平静,跟之前他渡过的那么多灵魂很不一样。

迪伦早有这个意识了,从隧道出来后的这一路充满了太多的不合理、不对劲,只是她不愿意承认,她不愿意承认自己已经离开了她的爸爸妈妈和好朋友们,可今天晚上的经历让她不得不接受这个事实,本来她应该哭的,可是转念一想,哭有什么用啊,不如想开点。

此时,迪伦心里充满了太多的疑问,“那我们现在在哪里?”

“荒原,位于两个世界的中间,而你必须得穿过它。”

“那你是什么人?”

“我是摆渡人,帮助灵魂穿过荒原,保护他们免遭恶魔毒手,我告诉他们真相,然后把他们送到他们要去的地方。”

迪伦似乎明白了一点:“刚才那些都是恶魔,一点都不会手下留情的大恶魔。”

迪伦平静地接受了她已死的事实,第二天一早,他们继续赶路,恶魔仍在他们身边盘旋,但是在光亮的地方,他们力量很弱,不会贸然进攻。

“如果我被它们抓住了,会怎么样?”迪伦问。

“我也不知道,可能会变的和它们一样。”崔斯坦答道。

“额,”一想到要变成他们那样,迪伦就一阵恶心。

“迪伦,” 崔斯坦突然面对着迪伦。

“嗯”

“我不会失去你的!”崔斯坦一脸严肃的说,从看见迪伦的第一眼,他心里就有这个意识,他不能失去她。虽然摆渡人不能百分之百帮助这些灵魂度过荒原,但是崔斯坦自己也不明白为什么会对迪伦有这个意识,这还是他帮助成千上万个灵魂渡过荒原里头一遭出现的。

“嗯,”迪伦低下头,脸红了,这个年龄看起来跟她大不了多少的男孩让她心生阵阵波澜。

迪伦和崔斯坦一路跋涉,并要不停的与恶魔相斗。

在路上,崔斯坦给迪伦讲他之前渡过的灵魂们的事,出乎他意料的是,迪伦常常会问及他的感受,而以前的灵魂只顾悲叹自己的死亡,从来没有关心过自己。

一路上,经历了重重磨难,终于快到边界了。

迪伦一想到就要和崔斯坦分别了,之后就是自己一个人了,心里就难过不已,“崔斯坦,我,我不行,我…,”迪伦喃喃的说着,抬起头来看着崔斯坦,眼神既期盼又恐惧。

“什么意思?”

“我自己一个人是不行的,不管是走完这段全程,还是做什么别的事,只要是我一个人,我都会害怕的,我…我需要你。”最后一句话是难以启齿的。“我不能和你一起留在这吗?”迪伦怯生生的问,从声音听得出来没有抱多大的希望。

“不可以的,你留在荒原,恶魔会把你抓走的,这太危险了!”崔斯坦说,“虽然我很想你留下。”

“你希望我留下吗?”迪伦脸上露出喜色。

“可是你不得不继续走下去,那里才是你该待的地方。”

“崔斯坦,我不行,我一个人做不到。”迪伦哀求着。

崔斯坦面露痛苦,“那我……陪着你。”

“真的吗?可你好像不能越过边界啊。”迪伦脸上的喜悦出现又消失。

“迪伦……为了你,我愿意试一试。”崔斯坦知道自己不能跨越边界,但此时为了让迪伦继续走下去,他不得不这样说,即使以后迪伦会痛恨自己,但是,现在也没有更好的办法了。

迪伦笑了,伸手去握崔斯坦的手,握的紧紧的。

到了边界前,迪伦对崔斯坦说:“你走在前面。”

“不,迪伦,你必须自己跨过去,我在后面跟着你,我保证。”

迪伦看了看崔斯坦,然后走到那条线前,转过头来又看了一下崔斯坦,崔斯坦对她笑了一下,她放心的回过头来闭着眼睛,深吸一口气,然后就跳了下去,本来想着会有什么巨变,可实际上也没什么不同,然后回头看崔斯坦,刹那间,脑袋哄的一响,后面什么都没有,然后呼吸变得急促起来,迪伦转过身,想回去,可是,摸到的却是一堵无形的墙,迪伦哭喊着捶着那面墙:“不,不要,崔斯坦,崔斯坦……”

此时,崔斯坦看着结界那边的迪伦痛哭喊着自己的名字,他的心里充满了羞愧、自责、绝望和痛苦,眼泪也顺着他的脸颊滑落,“对不起,”他喃喃自语,他的眼睛贪婪的盯着她的脸,尽力的记住她的每一个细节,最后,迪伦开始慢慢的淡出他的视野,“别了。”崔斯坦的脚步开始去迎接下一个灵魂。

迪伦在那个结界里找到了另外一个和她一样的灵魂,她希望这个灵魂可以帮助她见到崔斯坦,结界这里虽如天堂,还能慢慢的等着自己的亲人来和自己相会,但是迪伦此时心里、脑子里全都是崔斯坦,她心里清楚崔斯坦骗她,是为了让自己顺利的跨过边界,而且在他心里一直都认为他们不可能在一起,可她就是想和他在一起,非常非常的想和他在一起。那个灵魂看到迪伦如此坚决,还正因为崔斯坦曾经也是自己的摆渡人才来找自己的,所以就帮她认识了一位老者,这个老者告诉她这里的灵魂是可以重新回到荒原,可以有机会再次见到自己的摆渡人的,但是,没有了摆渡人的保护,灵魂回到荒原是很容易被恶魔抓住的,而且还不一定能遇见自己的摆渡人。

迪伦下定了决心要和崔斯坦在一起,所以她,重新回到了荒原,一个人对付着之前她和崔斯坦两个人都招架不住的恶魔……痛,但还是坚决的坚持着。

之后,迪伦终于在他们之前待着的小木屋见到了崔斯坦,崔斯坦虽然不高兴,但也无可奈何,最终在迪伦的建议下,两个人决定试试回到迪伦之前的世界,崔斯坦之前也没有试过到底可不可以回到那个世界,但是他说,为了迪伦,他愿意试一试。

……两个人又回到之前一起和恶魔相斗的日子,不同的是,这次是迪伦引着崔斯坦。很快的,他们来到了这一端的结界。

然后,迪伦再次睁开眼睛,看到了很多穿着马甲的男男女女——消防员、警察还有医护人员。

“嗨!”一个阳光帅气的大男孩走过来对着她甜蜜的笑。

“嗨,原来你在这里。”迪伦轻声回了一句。

“嗯,我在这里。”

(全文完)♬

我一直努力,是因为我期待,你也是一个优秀的人!

注:上文故事出自  [英]克莱儿·麦克福尔  著,付强 译 的《摆渡人》,作者对人物心理活动描写的非常细腻,是一本名副其实的大作。上文只是摘取了部分情节及全书的浓缩,更多更好的精彩还是在原著中!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