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09-02

掂着俩毛桃子进了门,有种探监的错觉:“吃果子的时间到了。”

三顺瘸着脚欢悦的迎上来。拓哥貌似才从水里打捞起来,浑身汗湿,散发出神奇的味道。

跷脚坐在竹椅里削果子,用那把传说中极锋利的刀。笑眯眯的,像个收租婆监视着苦哈哈的长工。

拓哥一脸富营养笑得迷迷瞪瞪:“昨天花园来慰劳,吃太撑,现在还有点饱。”果然人不能捧,一捧就喘。

多了两个给猴子喂香蕉的人,话里话外都透着炫耀啊。

咱张二庄的人,特能吃的梗破不了。

天太热了,除了山珍海味,啥都吃不下。这逍遥自在的生活,齐天大圣都不换。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