孙恩兵败身亡,刘裕再立战功

东晋会稽王的世子司马元显请求兼管徐州,朝廷于是下诏任命司马元显仪同三司,并都督十六州诸军事,监徐州刺史。

吏部尚书车胤因为司马元显过于骄横放纵,去晋见其父司马道子,请求加以管束制约。司马元显听说了此事,但又不大清楚具体细节,便去问司马道子说:“车胤把旁边的人都打发开,跟您说的是什么事?”

司马道子置若罔闻,没有回答,司马元显坚持要问出个究竟,司马道子大怒地说:“你是打算把我幽禁起来,不让我与朝中官员说话吗?”

司马元显拂袖而出,对部下说:“车胤在离间我们父子之间的关系。”于是,暗中派人去训斥车胤,车胤害怕危及家人,自杀身亡。

孙恩从浃口再次返回陆地,进攻句章,没有攻克,刘牢之向他发起了攻击,孙恩又一次逃进茫茫的大海中。

两个月后,孙恩整顿人马又杀回到陆地,向北逼近海盐,刘裕从句章出发抵抗他,在海盐的旧城址上修筑阵地。孙恩几乎每天都来对刘裕的阵地发动进攻,但刘裕每次都把孙恩击败,并斩杀了他的将领姚盛。

虽然连战连捷,但因为城里的部队人数太少,众寡悬殊太大,刘裕设计在夜里把战旗扔得到处都是,让精锐部队埋伏起来。第二天早晨打开城门,让几个老弱残兵登上城楼,叛军一看,远远地向他们打听刘裕到哪里去了,他们说:“刘裕昨天夜里已经逃跑了。”

叛军相信了他们的话,争先恐后地进了城,刘裕突然向他们发动了猛攻,将他们打得大败。孙恩觉得不可能攻克这座城,于是改向沪渎进军,刘裕便也放弃了这座城池,率军追击孙恩。

海盐令鲍陋派他的儿子鲍嗣之率领吴地的一千士卒,请求去做刘裕的前锋,刘裕说:“强盗们的兵力非常精良,吴地人又不习惯于征战,如果一旦前锋部队失利,那么,必定会使我军遭到失败。你们可以在后面制造声势。”

鲍嗣之却不肯听从安排,刘裕只好埋伏下许多战旗战鼓,击鼓呐喊,叛军以为四下里都有军队伏击,才退了下去。鲍嗣之又莽撞地跟踪追击,结果在战斗中被杀死。刘裕一边交战一边撤退,所带领的军卒几乎全部伤亡。

刘裕一直退到刚开始接战的地方,然后命令军卒脱下死人的衣服拿走,用来显示自己的悠闲,叛军满腹狐疑,不敢逼近,刘裕突然高声呐喊,指挥军队回头再战,叛军害怕刘裕的威名,掉头撤退,刘裕这才带兵回去。

三个月后,孙恩从海上发兵,突然出现在丹徒,共有士兵十多万人,战舰一千多艘,朝堂大为震惊,都城建康内外戒严,文武百官全部聚集在台省机构内居住,随时办公。高素等人据守石头城,刘袭带兵用木栅栏将淮口切断,司马恢之戍守在长江南岸,桓谦等人在白石驻防,王嘏(gu)等屯兵中堂,并征召司马尚之来京师守卫。

刘牢之连忙从三阴带兵前来截击孙恩,还没有赶到,孙恩的兵马已经过去了。于是,命令刘裕从海盐迅速赶来援助。刘裕的兵众当时还不满一千人,他们日夜兼程,一路急行军才与孙恩的部队几乎同时赶到了丹徒。

刘裕的兵卒本来就很少,再加上赶了很远的路,已经疲惫不堪,而丹徒原有的东晋守军又没有丝毫的斗志。孙恩率领他的部队一齐高声呐喊,擂鼓助威,登上了蒜山,而当地的居民则拿着扁担准备抵抗。

刘裕率领着手下的士兵向前奔去,对孙恩的部队发动了猛烈的攻击,并把他们打得大败,叛军从山崖上摔下,落入水中淹死的非常多,孙恩也仓皇狼狈地逃回到船上,才保住了性命。

孙恩仗着自己的兵多,很快便重新整顿好部队,避开刘裕,径直向京师开进。司马元显率领部队前来迎战,却屡战屡败。司马道子没有其他的办法,只是每天去到蒋侯庙祭祀祈祷。

孙恩的部队距离建康已经越来越近了,百姓人心惶惶,非常恐惧。司马尚之带着他的精锐部队及时赶到,直接驻守在积弩堂。

孙恩的战舰非常高大,逆风行驶的速度便无法加快,所以几天后才到达白石。孙恩本以为东晋各支部队驻守的地区比较分散,因此打算趁他们没有准备好,发动突然袭击,但是到达白石后,得知司马尚之的部队正在建康,又听说刘牢之已经回军,驻守在新洲,所以,他也不敢继续前进,只好回军,从海路转向北直扑郁洲。

孙恩手下的其他将领攻克了广陵,杀死了三千余人,高雅之在郁洲向孙恩发动进攻,却被孙恩的军队抓获。

荆州刺史桓玄无时无刻地不在磨砺兵器、训练部队,时刻注视着朝廷内部所出现的每一个对自己有利的微小变化。当他听说孙恩逼近京师,便赶紧竖起军旗,集结队伍,向朝廷呈上奏疏,请求带兵去征讨孙恩。

收到消息的司马元显焦头烂额,大为恐惧,正好赶上孙恩的军队撤了回去,于是,司马元显连忙以诏书制止桓玄起兵,桓玄无奈,只好命令部队解除戒备。

当时东晋诸将纵兵暴掠,涂炭百姓,独有刘裕治军整肃,法纪严明,因为讨乱有功,朝廷下诏,刘裕被封为建武将军,并被任命为下邳太守,命他去郁洲继续征讨孙恩。刘裕数战数胜,孙恩的军队大败,势力从此由盛转衰,再一次沿海向南败逃,刘裕紧追不放,不断地向孙恩的部队发动进攻。

刘裕一直追击孙恩来到沪渎、海盐地区,又一次把他们打败,俘虏斩杀的数以万计,再加上饥饿、疾病、瘟疫,部队死了一大半,孙恩无法,只好从浃口再一次远远地逃向大海。

第二年,孙恩又来进犯临海,被临海太守辛昺(bing)打得大败,孙恩所劫掠的三吴地区的男女百姓,经上一年败给刘裕和此战过后,至此死亡殆尽,仅余数千人。孙恩恐怕自己会被朝廷的军队抓获,于是跳海自杀,他的部下党羽以及姬妾等上百人全部都随他跳海而死。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