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欢喜

回来的时候因为天气不好,飞机一直在颠簸,我以为自己要死掉了。不是说飞机会失事,而是在这颠簸里,我的心脏几乎炸裂。

旁边位置的男生极其绅士的询问我是否需要帮助,我摇头,而后把脑袋埋的更深开始流泪。

我想你,很想,非常想。

秦淮河的夜景依然很美,夫子庙的炒年糕依然难吃,我依然恐高。

也依然爱你。

这爱在你结婚的时候,被我努力丢弃过,在你的宝宝出生时,被我努力丢弃过,可它冥顽不灵、油盐不进,我无计可施。

从前在一起的时候就说过,你我有朝一日分手,若你另有新欢,我绝不叨扰。所以,从你在分手后不过月余就匆匆娶妻开始,到现在,我们一直在彼此的各个社交软件的通讯录里躺尸。

可是啊,连回忆都学会了昼伏夜出。

在回忆面前,我是手无寸铁的弱者,时常被伤的体无完肤,于是夜夜难眠……

这地方并没有变,可是无论往后我何时来,如何来,为何来,都不会有你了。所以从前牵着手看过的每一道风景都成了连城暗伤。你只给了我一个四年,可我却要用余下很多个四年去忘记……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2011年9月,笛子终于接受了邹然的追求,于是他们在高中生涯煎熬的最后一年的时间里,选择了携手前行,共同奔赴政治哲...
    小李崽_阅读 206评论 0 4
  • 文/无印随风 踉踉跄跄、蹦蹦哒哒着... 沿着时间的转轴,我走过了风雨,见到过彩虹。 即便是前路漫漫,却也寻着心中...
    无印随风阅读 296评论 3 4
  • 潘国华说道 :“你看过赵本山的小品《捐助》吧,里边的刘能是怎么说的?‘不行,他刨的不深,我得往祖坟上刨’其实我觉得...
    长白居士阅读 50评论 0 0
  • “棒极了!” 极度颠簸的船舱上,阿诺德从“蟹锅”里抓起一只足有一英尺长的火红大螃蟹,露出了满意的笑容。这是他们出海...
    萧以澈阅读 107评论 0 1
  • 风抚过你的脸颊 然后藏于岩石的颜色 季节嬉闹过一条公路 等待的人比急流的江更恒久 山里藏着远古的灵魂 远离喧嚣捶打...
    没什么可叫的阅读 83评论 0 3